636.第636章

    “所以这次你是故意做给我看的?”司徒已诚这才醒悟过来,“我以为设了个陷阱让你往下跳,事实上,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我以为你是螳螂,其实你是黄雀,而我就是那只无知的蝉。”

    司徒乾知大笑起来:“这个比喻倒是很恰当,那么,司徒蝉,你现在是不是应该履行承诺了呢?”

    “噗!”聂风华刚想插话,就听到“司徒蝉”三个字,一时忍俊不禁笑出声来。

    司徒已诚的脸色自然是相当难看,不过随即他就正了正脸色:“好,愿赌服输,你要的东西,我帮你看着,到时候等你凯旋归来的时候,完璧归赵就是了。”

    “这还差不多。”司徒乾知满意地点点头,“就这么定了,我相信你会办得十分漂亮的,我最爱的司徒蝉弟弟……”

    千言万语,在司徒已诚喉间只化作了一个字:“滚!”

    狼狈为奸的两口子笑得一脸得逞,相携离去。

    一旁的侍从看着司徒已诚:“主子,看来二殿下夫妇真的不好对付。”

    “跟之前得到的消息一样,有什么好奇怪的!”司徒已诚瞪他一眼,随即冷哼一声,回房去了。

    侍从摸摸后脑勺,喃喃自语:“主子的心情可不太好,我得去跟其他人说,今天千万不要踩了火药罐子了。”

    至于善德王府的两位主子,一整天心情都格外好。

    “让他懒,逍遥了几年也该干点正事了。”司徒乾知乐呵呵地翘着二郎腿,吃着刚才从慧哲王府顺来的葡萄,“这葡萄比咱们府上的好吃,这小子是最知道享受的,他们家的东西一定不会差。”

    说着,他剥了一颗葡萄往聂风华嘴里就塞了一颗。

    “饱满多汁,入口香甜,好葡萄。”聂风华也是赞叹一声,“明日就要出征了,一切都准备好了吗?”

    这话题转的完全不搭边,但司徒乾知却能迅速进入状态:“母后说明日会为将士们送行,还有份大礼送给我。”

    “什么大礼?”

    “不清楚,不过今日她宣了司徒安进宫。”

    聂风华眯起眼睛:“总不至于这份礼物是司徒安的人头吧?”

    “我倒是想呢,不过死了一个司徒安,必然会造成天裕各地守军哗变,母后不会这么轻率。”

    “看上去,你们母子二人的感情似乎好了很多。”

    司徒乾知叹口气:“不管怎么说,这次为了让我们得到兵权,确实把母后也算计了一把。”

    “母后未必不知道我们的计策。”姜还是老的辣,白皇后心思老辣,又怎么会看不清他们的想法?

    只是眼前的终究是自己亲生儿子,多少还是有些偏私的,也不知道明日她的大礼到底是什么,看今天的情况,多少是和司徒安有些许关系的。

    司徒乾知此刻听了聂风华的话,沉默良久:“我也只想她能记得自己除了皇后之外还是个母亲,其他的,我并不做太多想法。”

    聂风华走过去拍拍他的肩:“大战在即,不要多想了,明天一早就知道答案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