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6.第626章

    “所以说你太聪明,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司徒乾知叹息一声摇摇头,“不错,我之前虽然被送去师父那边学艺,但每年总还是会回来一趟,后来我知道了司徒安和母后的事,一时不能接受,所以我就不再回来了。”

    “那一年,你十三岁,是吗?”

    司徒乾知默认了。

    就知道是这么回事,上次他说白皇后在他十三岁之前会让他们兄妹三人每年见上一面,而十三岁之后不见面的原因却是语焉不详。

    当时的聂风华就已经有所怀疑了,难道不见面仅仅是因为天裕帝的病吗?

    看来现在一切都已经有了答案。

    聂风华盯着眼前这个男人看,其实她对他,还是有很多方面都不了解。

    比如,明明他为她做了那么多事,但又为什么选择不让她知道?

    “因为我不希望你是因为感激而跟我在一起。”司徒乾知似是知道她的想法,“如果我们两个坚持,那么,不管是什么艰难险阻都应该一起去克服才对,不是吗?如果你是因为我做出了牺牲才对我感激涕零,那样的感情,不要也罢!”

    原来如此。

    聂风华深吸口气,忽地笑了起来:“可是怎么办呢,我已经知道了呢,以后恐怕不得不对你感激涕零了。”

    司徒乾知知她开玩笑,忍不住瞪她一眼:“有时候真不知道你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这种时候居然还能开玩笑。”

    聂风华笑意更浓:“难不成你还需要我跪的地上,捧起你的脚表示感激吗?”

    司徒乾知忽然上前一步,右手食指勾起她的下巴,一双妖娆的美眸盯着她的脸:“不,我什么都不需要你为我做,你要做的,只是一辈子都不能离开我。”

    他的声音忽然变得低沉黯哑,眼神深邃,几不可见底。

    聂风华的笑容僵在了脸上,其实她不相问,也算是一种逃避,开玩笑,同样也是一种逃避。

    原因也只不过就是不想面对这种太过深情的表白,因为她实在不知道该如何接招才好。

    特别面对的是这个她一样也会心动的男人,但又想保住自己的最后一口气护心脉,实在是一件难之又难的事情。

    “答应我!”他的脸越来越近,近得她无处可逃。

    “好,只要你不赶我走,我这一生都不会走。”聂风华深吸口气,终于还是回答了一句。

    终其一生,要遇到和自己这么有默契的男人太难,如果他不开口赶走她,那么,她这一生就在他身边过吧。

    这样的决定似乎也挺让人愉悦的,但愿他们可以一直这样愉快地生活下去吧。

    “你放心,终其一生,我都不可能会说出赶你走的话!”司徒乾知将她搂进怀里,“你是我的女人,不管富贵也好,贫穷也吧,就算我病得起不了床,我也要把你绑在我身边伺候我一辈子。”

    聂风华忍不住推了一下他的胸膛:“你倒是挺自私的!”

    “同样的情况如果发生在你身上,我也允许你绑住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