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5.第505章 谁笑到最后?【1】

    聂风华说着拿出几枚银针往天裕帝腰上扎了下去,下手快狠准。

    “父皇这几天吃了很多药膳,气息都存在体内,现在我帮你通个气,马上就会感觉到双腿有力气了。”聂风华将银针在他腰间转动一阵,去听得外面有人传道:“皇后娘娘觐见……”

    天裕帝抬抬手:“让她进来吧。”

    刚说完,白皇后已经率先走了进来,看看聂风华道:“善德王妃,你跟本宫打赌的时限已到,皇上并没有下地正常行走,你也应该愿赌服输!”

    聂风华笑:“母后,时辰未到呢。”

    说着,她将银针从天裕帝身上拔走,对他道:“父皇,请下地走走看?”

    天裕帝将信将疑地看着她,单手扶着床沿,忽然感觉原本软绵绵的身子忽然充满了力气,十分轻快敏捷地就下了地。

    “不错,不错!”已经有十几年不曾这么轻快走过路的天裕帝大喜,又有些紧张地问道,“以后朕都可以这样走路吗?”

    “只要父皇按时吃儿媳准备的药膳,再配以一些药物,不要让自己过度劳累,每天适当地锻炼运动一下,不要过暖也不要着凉,基本上可以长期保持这样的状态。”

    “也就是说,朕可以和正常人一样了?”天裕帝看上去十分兴奋。

    “大概是这样。”聂风华也笑了起来,也不看皇后,只盯着他问道,“那么,儿媳和母后的这场赌约,现在应该由父皇定夺,到底儿媳是赢了还是没赢呢?”

    “当然是赢了!”天裕帝想也没想就应了一句,如果聂风华输了,那她就会被砍头,到时候谁给他治病,谁给他做药膳?

    白皇后脸色微变,不过很快镇定下来:“既然皇上都这么说了,那臣妾只能是输了。”

    “哎,你们都是为了朕好,朕心里明白,不过这种赌以后还是少打为妙,毕竟这可是你的亲儿媳妇,她若是真的背砍了头,最伤心的人莫过于乾知。”

    白皇后看似有些不服,但看看聂风华身边的司徒乾知,随即笑着扶住天裕帝:“皇上教训的是,臣妾铭记在心。”

    “行了,朕也没有教训你,不过有时候做事不要太过冲动。”天裕帝看看外面,“难得今天天气好,梓潼就陪朕去外面走走如何?”

    白皇后点点头:“也好,不过你的乖儿媳可是说了,不可过度劳累。”

    “行了,朕心里有数。”

    司徒乾知见此场景,赶紧抓紧时间行礼:“既然父皇母后还有正事要办,儿臣等先行告退。”

    天裕帝点点头:“去吧,这些天你也挺忙的,有空多陪陪善德王。”

    “是,多谢父皇。”聂风华立刻点头称是,跟司徒乾知二人缓缓走出了忘月居。

    外面看热闹的人围了一群,见他们全身而退不由都张大了嘴巴。

    “二嫂,我刚才看到父皇母后走着出来的,父皇是不是真的会走了?”首先问话的尸首司徒灵,见她忽闪着一双大眼睛,天真烂漫的样子,倒不似作假。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