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7.第297章 皇后之病【3】

    “娘娘是担心……皇上?”最后那两个字,聂风华说得很轻。

    皇后叹息一声:“天威难测啊。”

    其实从她四十岁寿诞那日文帝在殿前为了萧齐发难开始,窦家的危机感就已经出现了。

    或者更早一些,皇上已经在布置了,只是一直到那一天才发作。

    但正因为如此才可以肯定,皇上手中一定已经有了一些筹码可以对付窦家,不然他应该还会再隐忍多一段时间。

    这种担忧在窦皇后的心中一定存在了非常长的时间,而那股邪风,这场风寒不过是一个诱因罢了。

    都说春雷声中天地变,今年这一声春雷,怕是又让她忧虑更深了吧?

    聂风华悠悠叹口气:“越是如此,娘娘才越不能在这个时候病倒,若是娘娘真的一病不起,将有多少人会趁机踩着娘娘往上爬啊。”

    窦皇后看她一眼:“你这小小年纪,倒是懂得挺多。”

    “我这番话,是我的意思,却也是母后和我父亲的意思。”

    “什么?”窦皇后愣了一下。

    “他们都会支持娘娘,娘娘难道还不明白么,有这么多人支持着,就算皇上真的想要动太子殿下,也必须有足够的胜算,娘娘这一病,等于就是给了别人大好的机会啊。”

    窦皇后沉默良久,一直不曾说话。

    聂风华看她一眼,转身到桌上写了一张药方:“方子我给娘娘开好了,心病还须心药医,这药方子也是治标不治本,娘娘你若是能想得明白,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若是想不明白,我也只能落得比韩院政还要惨下场。”

    窦皇后抬眸看她一眼:“韩院政?”

    “娘娘不会不知道韩院政是皇上一手扶植起来的人吧,他将母后的药换了,但母后现在还不适合与皇上闹翻,娘娘你知道我在说什么的。”

    窦皇后皱起了眉头:“韩院政……哦,本宫明白了,他是皇上的人,那就难怪了……”

    聂风华笑一声:“言尽于此,娘娘珍重,告辞!”

    说罢,她行一礼,转身出了凤仪殿。

    她前脚走,白太宗后脚就跟了上来。

    “你不会是正好做完了法,所以跟上来了吧?”

    白太宗笑得一点都不尴尬:“是啊,就是这么巧。”

    “任何时候都这么巧,真是难得。”聂风华忍不住想到了进宫之前想到的那些场面,顿时有些没好气。

    “是啊,这说明我跟大小姐有缘。”

    “你应该是跟任何人都很有缘吧?”聂风华出言讽刺。

    白太宗一愣:“你真这么看我?”

    “白道长每日这么忙,整日像只花蝴蝶一样在各种人面前飞来飞去,想来也挺累的。”

    “我只是要和他们打好关系。”

    “所以跟我打好关系也是其中一项任务。”

    “你错了,只有对你,我从来没当做是任务!”他这话几乎是在低吼,有种被人冤枉的委屈感。

    然而聂风华并未再多话,只是上了轿子往宫门口而去。

    白太宗看着她轿子远去的方向,苦笑一声叹口气。

    对她,确实好像只是任务……但是,似乎又不是任务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