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第49章 及笄宴上毁她名节【7】

    “老……老夫人,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不知道他怎么会在我的院子里,肯定……肯定是他走错了。”二姨娘有些慌了,她看不到那纸条上写了什么。

    老夫人冷哼一声:“走错了,那这个不会错了吧?!”

    她把纸条丢到二姨娘面前,二姨娘赶紧捡起来看,只见上面写着一首诗:花明月暗笼轻雾,今宵好向郎边去。划袜步香阶,手提金缕鞋。畅音南畔见,一向偎人颤。奴为出来难,教郎姿意怜。

    “好一句畅音南畔见,这摆明了就是说你会在畅音阁等他!”

    “不是啊,媳妇冤枉啊!”二姨娘大叫起来,“这纸条不是我写的,真的不是。”

    “哼,你爹是私塾先生,你的文采一向不错,能写出这种诗来根本不是难事。”老夫人一门心思认定了就是她了。

    二姨娘毕竟还是有些头脑了,见老夫人目光犀利,反倒渐渐冷静下来:“媳妇真的不知道这是谁写的,也不知道这个男人为什么会出现在畅音阁,但如果真的是我约的她,那我又为何约着老夫人来抓人?”

    “二姨娘,有句话叫做贼喊捉贼,这种事我可见得多了。”孙夫人现在大概明白发生了什么事,若是这个男人这副模样在堇怡院发现,那她外孙女一辈子的名誉就全毁了。

    本来她毁了容貌就很难嫁了,若是毁了清誉……

    她不敢往下想,心中对二姨娘的怨恨也就越深,落井下石是她现在必须要做的事。

    “可以对笔迹啊。”二姨娘叫起来,“我平时也喜欢练字,房中就有不少平日练的字,可以让人拿来比对。”

    老夫人看看孙夫人,见她并不说话,这才对贴身的嬷嬷道:“你去拿来。”

    “是!”嬷嬷进了畅音阁主房,很快拿了一些写了字的宣纸出来。

    老夫人摊开几张,细细比对笔迹,想了想,递给孙夫人道:“老生是看着有些不同,不过还是夫人看一眼才可定夺。”

    孙夫人点点头,发现纸条上的字和二姨娘平日练的字果然不太相同,不过她到了现在,不知道是谁想还她外孙女就是傻子了。

    所以她索性不置可否地说了一句:“这字条的是蝇头小楷,平日里二姨娘练的字大,这大小放一起,可不好比对。”

    二姨娘忙道:“老夫人做主,这字明显不是媳妇写的。”

    “那你怎么解释人在你院子里发现?”孙夫人冷哼一声,“就算他不是来找你的,也是来找你畅音阁的人,你也要背一个治下不严的罪名!”

    二姨娘见不是套在她身上,自然能推就推:“老夫人,孙夫人说得没错,可能是媳妇治下不严,是身边的人做出丑事,请老夫人给媳妇一点时间,很快就能查出是谁干的。”

    “那要是一直都查不出来呢?”孙夫人没打算放过她。

    二姨娘咬牙:“不出半个月,我一定给老夫人一个交代。”

    “依我看,用不着半个月。”孙夫人浅笑,老夫人忙道:“夫人有何办法?”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