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第4章 既然重生了,就不打算再放过谁1

    “她不是皇后,她只是一个贱人!”萧齐却还在继续说,“去,把她的尸体砍成数快丢到乱葬岗喂野狗,这样歹毒的女人,不光算计自己丈夫,藏着自己真实的容颜,还想害死她的亲生妹妹,实在太可恶了!”

    聂风华疯了一样冲过去要掐住萧齐的脖子,却发现自己不过一团虚无飘渺却带思想的空气,她根本无法将眼前这个男人怎么样。

    凭什么,凭什么她一心一意为了这个男人,却落得如斯田地,她不甘心,不甘心!

    ----

    痛……

    浑身酸痛酸痛的,似乎一丝力气都没有,聂风华使尽全身力气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格外熟悉又陌生的场景。

    她躺在紫檀木的雕花大床上,紫云雾纱做的帷幔,是这个时代最上等的布料,只是床位处的帷幔上有一道不太明显的缝合痕迹,缝合的人针线功夫了得,不知道的人一般都看不出来。

    而聂风华之所以看得出来,那是因为,这是她的床!

    准确的说,这是她出嫁之前睡了十五年的床,那些,无一不是她所熟悉的。

    此刻她所在的房间,床边放着一张梳妆台,中间放着一张花梨大理石案台,墙上挂着一幅江南烟雨图,出自前朝画圣之手。

    不过,那是张赝品。

    真品早在她十岁那年被四姨娘换走了,母亲一直不敢说,她也就装作不知。

    “风华,你总算是醒了!”若不是听到声音,聂风华还真没注意她床头居然坐了一个人,这人是她的继母王氏,是她亲生母亲的亲妹妹,是她父亲聂鹤远的续弦。

    一直以来,她在聂家的存在感都非常低,而且最大的问题是,她不是早就死了吗?

    聂风华皱了一下眉头,心中打了个大大的问号,她在大润皇宫做了十几年的鬼,难道碰到了另外的鬼?

    “母亲。”她下意识地叫了一声,这个人,算是前世唯一一个真心实意对她好的人了吧?

    “身子可舒服了吗?”王氏看着她,微笑。

    聂风华皱了一下眉头:“母亲,我以为你早就去投胎了,怎么会在这里?”

    王氏愣了一下:“你不是烧糊涂了吧,净说傻话。”

    “我不是死了么?”聂风华开始感觉不对劲。

    “不过是发个烧而已,怎么能死人,可千万别咒自己。”王氏赶紧捂住她的嘴,一边叫道,“童言无忌,童言无忌。”

    发烧?

    聂风华忽地想起来,她从二十一世纪穿越过来的时候,不正好是聂家大小姐发高烧过世的时候么?

    难道她做了十几年的鬼,又回到了十四岁的时候?

    “母亲,我今年……几岁?”她一把拉住王氏的手,急急相问。

    王氏上下打量着她,奇道:“这孩子,你真是烧糊涂了,你今年十四岁,难道也不记得了?”

    果然。

    看来老天也不忿她的遭遇,有意让她重活一次,这一次,她绝不再做前世善良过度的聂风华。

    “怎么了,孩子,你没事吧?”王氏有些紧张地看着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