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2.第1062章 大结局

    已经准备了几个月了,特别是司徒已诚到达之后,更是紧锣密鼓地准备了一个月,也该是让事情有个尘埃落定的时候了。

    毕竟聂芳儿都已经举行婚礼了呢,其他的事情他们并不在意。

    “这是朕和天裕皇帝签的协议,我们大润和天裕是百年友好邻邦,朕和天裕皇帝又是亲兄弟,所以我们协商一个月之后达成了共识,打算两家合一家,两国合一国,亲上加亲!”

    这消息一出,整个殿上的大臣都懵了,半晌都没人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了之后,齐刷刷就跪了一地:“皇上三思啊,三思啊皇上!”

    司徒乾知和司徒已诚对视一眼,笑意盈盈:“朕已经三思过了,众位爱卿不用劝,这是决定,亦是通知,两国合并之意已经通报其他几国,云迟国和流烟国率先已经送来了贺礼,礼品还在路上,礼单昨日已经到朕手上了。”

    原来竟然有这么多国家支持,若是他们都反对,恐怕这三个国家联合起来对付大润也是有够大润受的。

    这些大臣已经接受过祥王的当初的洗牌,中间安插了很多聂风华他们的人,现在这些人趁机游说身边的人同意这件事,不然恐怕是三国大兵压境。

    “要是朕不同意呢?”外面忽然响起声音,龙撵就这样直直被抬了进来,文帝半躺在上面,显然气若游丝,但还是用最后的力气吼出了这句话。

    众人都直直看着他被抬进来,司徒乾知整个过程都保持着笑容,等他到了面前才淡淡地道:“我一直很清楚你会有几个死忠的臣子在身边,所以也想到你会到,正好,坐下看戏吧。”

    司徒乾知挥挥手,很快有人搬了张躺椅出来,看来真的是早有准备。

    文帝愣了一下:“你不怕?”

    “走到这一步,我若没有做好万全的准备,我敢坐在这里宣布这件事吗,我的父皇?”司徒乾知笑,又看看司徒已诚,“我们继续吧。”

    “住手,住手!”文帝拍着躺椅扶手,但他的声音居然无人理会,只有他身边几个侍卫从腰间抽出软剑攻向司徒乾知。

    但是很快,就有人出来,二对一,会武功的人都能看得出来,文帝身边的人都是武艺高强,但司徒乾知身边出来人武功都和他们不相上下,所以如果二对一的话,司徒乾知这方有十分的赢面,那么文帝这边就只有五分的赢面。

    双拳对四手,赢面本来就不大,何况对面两个人和自己武功只高不低。

    “果然准备很充分。”文帝挑了个眉,“看来这几个月你们都没闲着,是朕失算了。”

    他的眼中光芒慢慢淡了下去,渐渐如死灰一般,再无任何神采。

    这一场仗,他输得彻底。

    他以为那个位置一旦他的儿子坐上去了,就一定会发现它的美妙之处,没想到几个月之后,司徒乾知好不犹豫地将它拱手让人。

    他赌上一辈子,牺牲自己最爱的女人,和自己的亲生儿子一生都没有见面,最后让儿子恨了一辈子,为的就是保住那个位置,他最看重的那个位置,原来竟然如此一文不值。

    他以为他儿子坐上那个位置之后就会理解他,但现在他发现自己根本不理解他的儿子。

    司徒乾知已经拿出了玉玺盖到了协议上,一切尘埃落定。

    所有想要反抗的臣子也被控制了起来,现场没有人反对。

    文帝一脸的颓然,却是无可奈何。

    聂风华坐在后堂等丈夫归来,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有些像前世萧齐带着聂菲儿朝她走来的场景,但一切都变了,她现在的心情是那般笃定,就算再出现萧齐那样的情况,她也不会再去恨了。

    恨一个人太累,她独立又自强,现在身边有无寂和崇文,她爱一个男人,但却不会只为一个男人而活,这才是爱一个人的真谛。

    她三世为人,到了今天才彻底明白这个道理。

    然后,她看到了那个男人,脱下了龙袍,换了一身白衣,就仿佛那****初见时的模样,一个白衣小道士,笑眯眯地看着她,跟着她,“调戏”她。

    天气晴好,有阳光普照,身边的无寂已经冲了出去,叫的不是父皇,却是:“爹爹!”

    白衣男子笑呵呵地抱起无寂,用胡子扎他的笑脸,逗得他呵呵直笑,然后他走到她面前,冲着她伸出手:“走吧,以后你想去哪里,我都陪着!”

    她笑起来,将手放入他的大手掌心之中。

    如果一个男人爱你,他永远都有办法空出一只手来牵住你的手,不管他有多忙。

    她感受到了,心中早已被幸福填满。

    这三世,她等的就是这一刻,一切值得,一切圆满。【全文完】

    【花花番外】

    床上的贵妇已经奄奄一息,残留着最后一口气,眼中带着某种祈求,强烈的希翼。

    “砂儿,能不能原谅娘?”这是一国之后,在儿子面前却没有自称母后。

    因为她的儿子十二岁带着妹妹离开的时候,她还不是皇后,她只想让他记起那一切。

    花玉砂就坐在她的床头,脸色沉静,良久开言:“我不恨你,谈什么原谅。”

    床上贵妇——银月国的皇后花鸿雨某种的光彩一黯:“你终究还是恨我。”

    “娘,哥哥他不恨你,他刚才说了,所以他原谅你了。”一直在一旁站着的花玉心有些急了,心中想着,不管之前发生过任何事,可眼前的妇人就快不行了,无论如何,花花都不应该如此绝情。

    但花鸿雨只是叹了口气,摇摇头:“不是的,他恨我,一直恨我,心儿,你年纪太小,当年的事情都不记得了,你若是记得也会恨我的。”

    花玉心摇摇头:“不会的,血缘关系就是血缘关系,我现在也当娘了,我明白亲娘不可能去害自己的孩子,就算真的不小心害了,也肯定不是有心的。”

    “玉心,当年发生什么事你知道吗,什么血缘关系,你是谁啊,管我们家的事?”花玉砂怒了,一下站了起来,对着花玉心怒目而视,口不择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