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4.第1044章

    这天裕皇后的怀缅方式太过奇怪了,睡在死人曾经睡过的床上,这聂家对锦儿的东西躲还来不及,居然有个一国之后还想着天天睡在那地方。

    她不会做噩梦吗?

    “不做亏心事,不怕夜半鬼敲门。”花玉心却给了他们一个脸由绿变白的机会,这句话一出,在场没几个人脸上挂的住了。

    这大宅院里,多的是魑魅魍魉,谁没做过几件亏心事呢?

    “姐姐,走吧。”花玉心拉着聂风华的手,径直往堇怡院方向而去。

    聂鹤远兄弟二人又是对视一眼,良久,在一旁阴着脸许久不曾说话的聂尚礼却悠悠开了口:“你们不觉得这位花皇后对咱们聂家好像很熟悉似得,走路好像完全不需要别人带路。”

    这话倒是真的,看花玉心拉着聂风华的样子,她倒好像还在前面带路,完全不是聂风华走在前面啊。

    聂鹤远和聂鹏举眯起了眼睛,聂尚礼的话倒是真的提醒了他们,看那位天裕皇后的样子,好像真的对聂府太过熟悉了,进来走路都是熟门熟路的,就算是进过一些小门侧门也是清楚得很,好像很自然地提早就往门的方向靠去。

    之前的时候并没有留意,因为她可能也就提前了那么一点点时间,现在想起来,好像那些反应都太过了自然了一些。

    “有没有觉得这位皇后娘娘很眼熟?”有个年长的丫鬟忍不住先叫了起来。

    聂鹤远转头看她:“你认识她?”

    “奴婢只是觉得,这位皇后娘娘很像以前大小姐身边的那个丫鬟。”

    “谁?”

    “花花。”

    花花?

    对,之前聂风华身边除了从小一起长大的锦儿,后来又收了个丫鬟,就叫花花。

    聂鹤远经这么一提醒倒是想起来了:“还真是十分相似。”

    花玉心和花玉砂原本就是双胞胎,容貌十分相似,当年花玉砂又是男扮女装留在聂风华身边的,所以没人知道他男子的身份,现如今五年过去了,花玉心因为昏迷的关系成长发育比较慢一些,现在的样子确实酷似五年前男扮女装的花玉砂。

    不过这样一想,之前的种种倒也可以解释了。

    “天裕国的皇帝,居然娶了个丫鬟当皇后?”聂鹤远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这种偏远小国,肯定是没有尊卑上下之分的。”聂鹏举冷哼一声。

    他们完全没有考虑到,就在不久前,他们口中的“偏远小国”还出兵帮他们解决了一次军事上的错误决策,将大润的残兵败将解救出来,将大润的败军之将,端王殿下安全送回帝京。

    不过他们心中一向不存在任何感激之情,别人不管为他们做什么事都是应当应分的,这很符合他们做事的逻辑,并没有什么好值得奇怪的。

    而堇怡院内,聂风华已经让人将锦儿的床放到了自己房内,姐俩就这样在院子转了老半天,屏退了所有人后,花玉心笑起来:“还真是一件都不留呢,难为锦儿只是个丫鬟而已,她的东西都没扔,留给别的丫鬟用了。”

    “你当聂家真的多有钱,不过是个空壳子罢了,丫鬟的东西与他们不相干而且又不值钱,所以能省便省了,至于我的东西看得碍眼得很,自然是变卖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