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1.第1041章

    就在那一堆墓碑之中,一个衣衫褴褛,满脸胡茬的男子跪坐在某处墓碑前,他的双腿只能跪着行走,所以永远保持跪拜的姿势,即使那双腿早已溃烂,并且化了脓血,浑身散发着一股子恶臭。

    他的目光早已呆滞,任由谁在这里被挖去髌骨,捆绑双腿长袖跪在墓碑之前都会疯掉的。

    “他是?”花玉心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年少时候的女子,喜欢的肯定是精神又俊朗的少年郎,现如今这般邋遢的男子哪有半分值得怀春少女喜欢的模样?

    “他就是!”聂风华给她肯定的答案。

    花玉心叹了口气,原本脑海中所有的幻想都灭绝了,看到墓碑上刻着一行字:妹,锦儿之墓,姐,风华立!

    鼻尖一酸,她眼中瞬间流下一行清泪。

    没有什么比这个更让她感动的,她的姐姐,即使在她死后依然待她如此情深。

    “给他个痛快吧,他不配跪在我到墓前!”玉心擦干眼泪,声音格外清冽。

    她的话终于让那个跪在地上的疯子有了几分动容,他缓缓抬起头看着眼前的女子,眼中由呆滞变得疑虑,然后慢慢转化为最深沉的恐惧。

    即使天天和墓碑墓穴为伴,他也从未见过真正的鬼。

    而眼前这个陌生女子刚才说的话是“我的墓前”?

    什么意思,这话听上去太过阴森恐怖。

    “看来他不认识你了。”聂风华有些感叹,相爱的人,就算改了面目也应该还认识啊,可惜,玉心不认识眼前这个男人了,而眼前这个男人显然也已经不认识昔日爱得让他犯下滔天大错的爱人了。

    花玉心蹲下身子定定地看着他:“木头哥。”

    丁万木的身子狠狠地震动了一下,这样的称呼太过熟悉,而这世上只有一个人才会如此甜滋滋地叫他,但今日的语气却不同,带着几分冤魂索命的架势,吓得他拼命地往后躲。

    只是双腿早已没有力气,双手也并不健硕,最后只落得真个人倒在了锦儿的墓碑之前。

    然后花玉心站了起来,叹口气:“前尘往事,总算是忘干净了。”

    聂风华笑:“是不是觉得自己当年很傻?”

    这种感觉她最清楚不过了,就如当年她和萧齐。

    一心一意地为一个男人付出,到最后换来的总是背叛。

    到了第二世,才明白爱原来是平等的,而不是单方面一味地付出,也许真的是需要经历过,才会懂得这么多道理。

    “若是没有他,今日我也当不了一国之后!”花玉心笑,并没有再多看丁万木一眼。

    而此刻的丁万木眼中似有什么东西闪现,然后再次黯淡了下去。

    那个侯府的小丫头,如今光芒万丈,竟然已经成了一国的皇后,造化果然弄人。

    聂风华找了赵殇来处理丁万木的事情,她和花玉心还有下一站地方要去。

    崇文是和锦儿在她的生命里同时一起消失的,所以他们有必要见一面。

    崇文已经回来了,他当然已经不记得锦儿了,即使记得也不可能认识花玉心,但无所谓了,旧识既然难得在一处出现,当然应该好好见一面,叙叙旧。

    指不定这一许久,崇文就能记起一些什么来了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