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3.第1003章

    京郊,风很大。

    聂风华在山坡上站了很久了,一言不发。

    司徒乾知小心翼翼地跟在身后几尺开外的地方,一时也找不到合适的话题。

    夜色降临了,司徒乾知脱下外套披在她肩上:“天冷了,早点回去吧。”

    聂风华脸色如墨,终于开口:“所以,是你的亲生父亲杀了我弟弟和锦儿是不是?”

    “风华……”

    “回答我!”

    “……是,这就是我一直不敢告诉你的原因,但你要相信我,跟他并无感情,若不是他要死了,我这辈子都不会去见他。”

    “因为他要死了你会想着去见他,证明你心里还有他。”

    “风华……”

    “我不能忍受我的丈夫身上流着那个人的血!”

    “可无寂身上流着我的血!”司徒乾知让她认清楚现实。

    聂风华死死地盯着他,半晌吐出四个字:“你骗我,我恨你!”

    她转身上马,绝尘而去。

    司徒乾知面如死灰,良久才缓缓爬上马循着她的踪迹而去。

    聂府,聂风华房门紧闭。

    司徒乾知抬手想要敲门,犹豫再三,还是放了下来。

    他所不希望看到的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关键是,他压根不知道该如何跟她去解释,求她原谅。

    因为事实就是事实,任他巧舌如簧,也无法改变这即成的事实。

    满心的无奈,司徒乾知迟疑了良久只能选择离开。

    也许只能冷静一下,冷静几天,到时候再找机会好好谈谈。

    也只能谈谈了,一切解释都是徒然。

    司徒乾知茫然地出了聂府,才发现京城大街上竟没有一处他可以去的地方。

    茫然四顾,一时间他一个大男人竟也犯了难。

    “太宗,你怎么在这里?”司徒乾知从未想过会在这里遇到怎么熟悉的人,那个人是他师父。

    “师父,你怎么在这里?”

    张真人笑:“怎么,你们来得这里,为师就不能来这里吗?”

    司徒乾知哭笑不得:“师父,你就别打趣我了,这天下哪有师父去不得的地方?”

    “不过为师刚才都跟你走了三条街了,你都没发现为师,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司徒乾知苦笑:“果然什么都瞒不过师父。”

    “为师的卦象一向精准,前几日就推测出大润有帝王星要陨落,又想到你和姓聂那个丫头在这里,这事肯定和你们脱不了关系,所以我就过来了。”

    神机妙算如师父,算出大润皇帝的命数并不奇怪,所以他出现在这里也并不奇怪。

    “怎么样,跟为师说说,看你的神态是跟那丫头有关吧?”

    司徒乾知低头,叹口气:“她终究还是知道了那件事。”

    张真人愣了一下:“果然纸包不住火,我就知道这迟早会是摆在你们面前最棘手的问题。”

    “关键是她现在也不肯见我,就算我想跟她谈谈也没机会啊。”

    张真人想了想:“这样吧,她不肯见我,也不至于将为师拒之门外,我找她谈谈如何?”

    司徒乾知大喜:“师父,这件事你愿意插手?”

    “你是我的爱徒,你的事我能不管吗?”

    “可是师父是出家人,这男女****的事,你……”

    “世间所有的事,大同小异,不需要懂,道理都是大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