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8.第998章

    “不奇怪我没有拼尽全力帮祥王,却帮他拦下了一批想要举荐他的官员?”聂风华头也不抬,看着灵儿刚刚着人送来的信。

    “枪打出头鸟,凡事不可风头太尽,这个道理我比你懂。”司徒乾知笑,“你说端王刚刚打了败仗,却依然有这么多人支持他,我要是大润皇帝我也得提防着他了。”

    聂风华嘴角勾起意思讥讽的笑意,当年是萧齐打了胜仗,所以朝臣举荐好像并没有什么问题,但现如今打了败仗却依然这么多人支持,文帝心中能不多疑吗?

    “灵儿说最近无寂特别懂事特别乖,饭量也长了,个子也长了。”聂风华将手中的信递上去给丈夫看。

    司徒乾知大喜:“有无寂的消息你也不早点给我看。”

    “你一进来就说那些讨人烦的事,总要等你说完了才行啊。”

    “好好好,我错了还不行吗?”司徒乾知赶紧拿过来细细看了一遍,叹口气,“这是想现在就立刻回到他身边去呢。”

    聂风华点点头:“这件事一了,我以后是说什么都不要离开他了。”

    “你呀,真是操不完的心,将来孩子大了,总还是要离开我们的。”

    聂风华嘟嘟嘴:“那是以后的事了,以后再说,等他找到了心爱的姑娘才可以离开我。”

    “这个倒是。”司徒乾知也点点头,“他才两岁,怎么都谈到成亲去了。”

    夫妻二人聊得相当开心,却听得外面传来大吼:“尚礼,你要做什么?”

    聂风华愣了一下,赶紧跟司徒乾知出门观看,却见是已经长高许多的聂尚礼,此刻正拿着一盆什么液体往堇怡院的门上倒,他身旁站着一个比他高些的锦衣公子,正急着拦阻他。

    看到聂风华夫妇出来之后,锦衣公子叫起来:“大姐,尚礼要往你门上泼尿。”

    聂风华这才知道原来是多年没见的聂孝廉,这孩子虽然是菲儿的亲哥哥,但倒是不和自己的母亲和妹妹同流合污,一心读着圣贤书,也难得回家一次,她这次回来还是第一次见到他。

    至于聂尚礼……

    聂风华上上下下打量他,这孩子比十岁刚死亲娘的时候还要阴郁,精瘦精瘦的,看她的时候斜睨着,歪着头,眼中带着愤恨的光芒。

    “小心点!”司徒乾知将她拉到身后,倒不是怕了聂尚礼,只是他手中的东西臭烘烘的,而聂风华想来爱干净,最好不要让她沾到。

    “一群男盗女娼的家伙,奸夫****,你们这群妖孽,今日小爷我要你们现原形!”聂尚礼气恨恨地看着他们二人,一下挣脱了聂孝廉的禁锢,将整盆尿往聂风华那边砸了过去。

    司徒乾知是什么伸手,在他的盆刚脱手的时候就已经拉起聂风华的手,足尖一点已经上了房顶。

    若不是聂孝廉站得离聂尚礼实在太近,他用内力往回一推,绝对可以让拿盆尿原路返回扣在泼尿之人脑袋上。

    “聂尚礼,你疯了,为什么要这么做?”聂风华怒火万丈。

    “你害死了我娘,我迟早要你偿命!”聂尚礼大叫一声,转头跑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