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5.第995章

    聂鹏举几乎是被人拖出来的,一边拖还一边高喊:“母亲,儿子只是想来给您请安,你为何这般待我?”

    “发生什么事了?”聂鹤远有些诧异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看着那几个粗使嬷嬷拉着聂鹏举从老夫人屋内出来。

    “不知道为什么,老夫人忽然发了脾气,身嘶力竭地让二老爷滚出去,奴婢们没了法子,只能拖着二老爷出来。”有个丫鬟简单介绍。

    聂鹤远刚要再问什么,就听到有个嬷嬷大呼小叫地从屋子里跑出来:“不好了不好了,老夫人晕过去了,快找大夫,快找大夫啊!”

    “什么?”聂鹤远当下也顾不上再多问几句,立刻飞快地往屋子里跑去,一边吩咐:“快,快去找大夫。”

    府中上下一片凌乱,此刻的聂鹏举却在外面挣脱了嬷嬷们的手,挑个眉,嘴角勾起一丝冷笑,然后掸掸衣衫,大步流星地回他的院子去了。

    老夫人这一昏迷就昏迷了三四天都没醒,找了好几个大夫太医看了都是摇摇头,直说让他们准备后事。

    “你到底跟母亲说了什么,大夫都说母亲是急怒攻心昏过去的,一定是你故意气他的是不是?”聂鹤远找聂鹏举算账。

    聂鹏举却只是笑笑:“大哥,可是你让我给母亲去请安的,我这安一请母亲就晕了过去,这与我有什么关系,我都是按大哥的意思去做的啊。”

    “你到底跟母亲说了什么?”

    “不过就是祝母亲早日安康罢了,想我那我可怜的母亲,当初也是卧病在床没多久就没了,我只希望老夫人不要重蹈覆辙罢了。”

    “你……”

    “怎么了,我只是提了一句我的生母,难道也不可以吗?”聂鹏举冷笑一声看着自己的大哥。

    聂鹤远原本想要抬起的手狠狠地放了下来:“总之以后不许在母亲面前提起你的生母。”

    “为什么,是她做了什么亏心事吗?”

    “你……”

    “怎么,被我说中了?”聂鹏举笑,“不做亏心事就不怕半夜鬼敲门,今日的果,是有人往日造下的因,有人造下的孽,昨日的债今日还,难道不应该吗?”

    “你……你要做什么?”聂鹤远跺脚。

    聂鹏举哈哈哈大笑起来:“我能做什么,我会做什么?要做的你们往日不是都做了吗,事到如今我还能做什么?”

    他再次大笑起来,直笑得人毛骨悚然。

    就在老夫人昏迷四天之后,聂风华终于回府了。

    聂鹤远一反常态,狠狠抓住这根救命稻草:“风华,你可一定要就你的祖奶奶,她可是最疼你的了。”

    是吗,最疼她?

    聂风华忍不住想笑,毒杀王氏,嫁祸于她这么阴险的一石二鸟之计的幕后筹划者,最疼她?

    “先带我去看看吧。”她不动声色,将一切压在心底。

    老夫人果然牙床紧闭躺在床上,聂鹤远有些担忧地道:“已经四天水米未进了,再这样下去怕是熬不住了。”

    是呢,确实要熬不住了,今天应该就差不多了。

    聂风华心里冷笑一声,在床上的老妇人身上施诊,那人终于缓缓睁开眼睛,有些迷茫地盯着周围的人看。

    聂风华笑,低头在她耳边轻轻说了一句,老夫人的眼睛忽然猛地睁开,张大嘴巴要说什么,却发现自己根本说不出话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