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0.第990章

    门口响起苍老的声音:“儿子,你这么点小事就气成这样?”

    聂鹤远抬头看去,见李老夫人拄着拐杖慢慢走了进来,脸上带着强烈讥讽的冷意:“你今年也是四十多岁的人了,竟这般沉不住气!”

    “母亲。”聂鹤远赶紧上前搀扶她过来,“二弟实在是太过分……”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你二弟又有什么错?”李老夫人这几年的身子大不如前了,走路也需要人扶着,此刻虽然说话是流畅,但终究久站不得,还是找了太师椅坐下。

    听得她的话,聂鹤远有些迟疑:“母亲的意思是,二弟做得对?”

    “他的做法当然对!”李老夫人冷哼一声,“但他对你这个大哥无礼,这件事无论说到哪里都不对。”

    “是是是,孩儿气的就是这个。”

    “有什么好气的?”李老夫人再次冷笑,“横竖他不过是个庶出的野种,他的女儿再厉害,也不过是个侧妃,侧妃知道吗,和他娘一样,是个姨娘,只是换个称呼罢了。”

    聂鹤远小心翼翼地问:“可若是祥王真的得了势,那侧妃可就不是侧妃那么简单了。”

    “侧妃就是侧妃,嫡就是嫡,庶就是庶,不管是民间还是皇宫都是一样的!”李老夫人斩钉截铁地说道,“要不然你妹妹进宫那么多年为什么始终就低人一头?为什么咱们聂家不管怎么发展都不如窦家厉害,这就是嫡庶之分!”

    “那母亲的意思是……咱们就听任不管了?”

    李老夫人想了想:“他不尊重你,如果将来真的是祥王得势,肯定会将你我母子踩在脚底下,但他这条路却不能断,毕竟现在祥王的势头可是比秦王要强,其他的事情我不管,咱们整个聂家决不能倒,但我也不会允许让那个庶出的野种来当这个家!”

    “那母亲打算怎么做?”

    “当年他那个狐媚子亲娘既然不长命,那她生的儿子又岂能安享天年?”

    看着李老夫人的眼神忽然变得格外可怖,作为亲生儿子的聂鹤远也忍不住吓得一个激灵。

    原来李老夫人竟然如此恨那个妾侍,而她竟然藏了那么多年都不曾让人发现,直到现在,在她垂暮之年,在自己的亲生儿子面前,才露出这样狰狞的面目,这份忍耐力,果然是常人所不能企及的。

    聂鹤远忍不住抹了一把额头的汗,他从未如此庆幸过自己是眼前这个老妇人的亲生儿子,若不然,处在二弟那个位置,他恐怕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死的吧?

    一阵胆战心惊之后,李老夫人看看他:“好了,好好处理你的正经事,扶我回房休息吧!”

    聂鹤远赶紧站起来,小心翼翼地扶着他的娘亲往卧房而去,没走几步,就听到一阵笑声传来:“哈哈哈哈,崇文你回来了,你回来了是不是?你带着你弟弟回来看我了是不是,你知不知道娘想你想得好苦……不不不,不是,是想你们想得好苦,你们兄弟二人,娘一样看待,一直都是一样看待的!”

    李老夫人和聂鹤远抬头看去,见是王氏,在窗口奔跑而过,身后是追着她的丫鬟嬷嬷们。

    “你说她听到了吗?”李老夫人皱起了眉头。

    “孩儿不知道。”聂鹤远摇头,“不过一个疯子,就算听到了也无所谓吧。”

    “疯子才可怕!”李老夫人敲了一下拐杖,“得想法子先解决了这个疯子才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