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9.第989章

    “你二婶那边没什么动作吧?”司徒乾知有些关心地问。

    聂风华忍不住笑意:“还没动手就被你控制住了,还能有什么动作?”

    司徒乾知也笑起来:“就知道什么都瞒不过你,我早就说过,这种心瘾是戒不掉的,只消连同她身边的丫鬟往她茶水里放一点她马上就会上瘾,而且是第二次了,加上她的年纪也大了,这次是绝对戒不掉了。”

    “住进聂家那一天开始我就知道一切不会那么太平,我可是皇上想要除掉的人呢,就算没有明说,可以我爹和我二叔的敏锐焉有猜不到之理?”

    “牺牲一个自己原本就不太喜欢的女儿,来博取皇上的圣心,这笔买卖听上去确实挺划算的。”司徒乾知的语气不无讽刺。

    聂风华叹口气:“是该直面他们的时候了。”

    时间有限,且先一个个解决。

    聂鹤远今日刚下朝,就听说了一件令他十分恼火的事。

    “二弟,听说弟妹又去看祥王侧妃了?”

    聂鹏举笑笑:“不过就是去探望一下自己的女儿和外孙,大哥怎么忽然问起这个来了?”

    “现下朝政动荡,流言四起,二弟可莫要站错了队。”

    “大哥所言极是,只是大哥的这句话正好也是我要对大哥说的。”

    “你……”

    “现在端王失势,祥王上位,当年祥王可是当过太子的,如今不管立嫡立长都应该是他!”

    “你……”聂鹤远没想到他这个弟弟说翻脸就翻脸了,一点面子都不给,不由气得吹胡子瞪眼,“你可别往了,祥王当年是为什么被贬为庶民的,谋逆之罪永世不得翻身!”

    “大哥可听说浪子回头金不换吗,当初只是因为那姓孙的妖人挑拨罢了,如今那人早已化作尘土,祥王与皇上修复了父子关系,再也无人可以离间。”

    “难道你不知道秦王是你亲外甥吗?”

    聂鹏举冷笑:“他是嫡出吗,他是长子吗?论出身他不如祥王,论军功他不如端王,大哥,你糊涂了,皇上凭什么要立他?”

    聂鹤远一时语塞,他这个二弟说的话直中要害,现如今端王失势,秦王虽然素有军功,现在端王失势,若是没有祥王也只是勉强可以上位,毕竟端王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当初的军功依然历历在目。

    但现在祥王回来了,他是长子,也是嫡子,如今还深受皇上的宠爱,连带皇后娘娘都不再禁足,天天住在宫里,跟当年住在东宫几乎没什么区别。

    所以现在的形势不管从哪个方面看都对祥王相当有利,早已有一大半的朝臣悄悄倒向了祥王那边,秦王的胜算相当微弱,只能看投靠谁比较妥当。

    “大哥,我知道当年我那外甥得罪过祥王殿下,但你不用担心,尔岚如今很得宠,又为祥王生了个儿子,就让你弟妹过去帮他说说好话,他们两兄弟也可以冰释前嫌,这不是很好吗?”聂鹏举笑呵呵地拍拍聂鹤远的手背,完全不管他脸色已经由红转绿,“祥王殿下大人有大量,看在尔岚的面子上,肯定不会计较过去的事情的。”

    聂鹏举说完转身就走了,往日的恭敬模样彻底消失,气得聂鹤远牙齿咬得咯咯响,半响,他狠狠地砸了碎了一个杯子。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