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9.第969章

    第一句话的时候,王氏原本是喊叫着的,但很快,她闪烁着眼,瞥一眼聂风华又垂下眼眸,仿佛喃喃自语一般道:“风华,你回来了,思儒呢,是不是崇文抱出去玩了?”

    “崇文?”聂风华轻轻念着这个久违的名字,冷冷地道,“你还有脸提他?!”

    王氏愣了一下,有些不解地看着她:“风华,你怎么了,是不是外面受了委屈心情不好?没关系,你看到两个弟弟就会开心了,崇文抱着思儒去那儿了,我去找,我现在就去找……”

    崇文抱着思儒?

    聂风华皱了一下眉头,思儒今年都五岁了,哪里还需要抱?

    自己早就漫山遍野跑得可欢了。

    就算要抱,也不至于说“抱着出去玩”吧?怎么也应该是牵着或者拉着出去玩才对吧?

    刚才是她急怒中,现在已经有些冷静下来了。

    这几年聂家一直在她监控下,外界也有传说,永宁侯夫人早已神志不清,自五年前就再没有出过府邸了。

    但传说是传说,密报也只是密报,这和眼见为实是另外一种感觉。

    聂风华深吸口气,看来王氏是真的失心疯了,现在她说找思儒和崇文,也不过就是眼睛到处看罢了。

    伸手,扣住她的脉搏,王氏却不肯好好配合,乱动乱叫:“风华,风华,思儒回来了,思儒回来了……”

    司徒乾知走了过来,看这个情况索性点了她的昏睡穴,将她从窗户抬了进来:“你慢慢诊断。”

    聂风华叹口气,细细把脉。

    “如果她真的有病,你帮她治吗?”司徒乾知问出很关键的一句。

    聂风华的手一时僵住,指尖都觉得一阵麻痹,甚至号不出脉象来。

    是啊,当初她治好了王氏的不育之症最后又得到了什么?

    她如今居然还想重蹈覆辙,那么顺手就把她拉进来号脉。

    “也许你心里从来没怪过她。”司徒乾知坐在她对面,“她是自私,可她之前待你也算极好的,再说她也是受人蛊惑,加上那个威逼利诱她的人是当朝天子,以她这样的性子,不动摇,不听信基本是不可能的。”

    聂风华沉默良久:“其实我也不知道是否应该怪她,在思儒出生之前,我相信她对我们姐弟二人的感情肯定是真的。但作为母亲之后,她就难免会多为自己的儿子考虑。崇文也好,孝廉也好,都是极其出色的孩子,思儒作为后来者,就算多么聪慧过人,也只是聂家的三子罢了,立嫡有崇文,立长有孝廉,怎么都轮不到思儒。”

    “你能这么想,可见脑子还没真的气糊涂。”司徒乾知笑,“你对你的生母想必已经记忆模糊了,出嫁之前大部分的时间都是跟这位养母兼姨母相处,感情也不错,所以其实你心里还是一直将她当真正的母亲看待的,这世上哪有女儿会真的气恼母亲的?”

    聂风华却摇摇头:“你别忘了崇文,乾知,只为崇文一个人,我这辈子也绝不可能原谅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