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9.第949章

    “不想说就别说,我只想知道母后到底要如何处置那对母子?”聂风华笑,倒也不在意。

    或者说,她已经习惯了。

    “不会留!”司徒乾知简单回答。

    “那就好,总之玉心受的罪不能白受了,其他的事情的可以不理会。”

    司徒乾知点头,有些歉然地道:“风华,对不起。”

    聂风华笑:“我明白的,我只是希望有一天我不是从别人口中得知一切的,我只希望如果事情到了不得不曝光的那一天,我希望真相是从你口中得知的。”

    “好,我答应你。”司徒乾知点头,“另外我也可以告诉你,陈虎是我父皇的儿子。”

    聂风华一惊:“真的,那你母后竟然能忍她,还帮她?”

    “女人做了母亲之后,不管多么强大,心中某些地方被触及的时候总是心软的。”司徒乾知叹口气,“不过他们既然犯下了这么大的过错,母后不会再心软了。”

    聂风华叹口气:“你告诉母后,如果她还是下不了手,交给我也是一样。”

    “不必了,母后不是普通的女子,她处理的来。”

    聂风华笑:“你是怕我打听你的秘密吗?”

    司徒乾知半晌不语,算是默认了。

    “镇元王爷,难道我们之间连这么一点点的信任都没有吗?”

    司徒乾知叹口气:“风华,她也知道得不多,但我不想冒险,是你说的,只想从我口中知道真相。”

    “所以,你觉得我会背叛我们之间的承诺?”

    “这……”

    “司徒乾知,你偶尔可不可以多相信我一些?”聂风华转身就走。

    “风华!”司徒乾知一把从后面抱住她,“我从未不信你,只是我怕失去你。”

    聂风华冷笑一声:“司徒乾知,难道我就不怕吗?你还记得你回山上的那半年吗,我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难道你都忘了,难道我这样做都不能让你对我有一点点的信任?”

    “可是……”司徒乾知只是吐出两个字,随即松开了手。

    你怕离开我,可你为什么从不说你爱我?

    司徒乾知定定地看着她,这话却说不出口。

    若是他开口要来的爱,那么这爱还有意义吗?

    所以他不再说话,只是沉默以待。

    聂风华抱着无寂,转头看着他,见他始终只是站着,再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当下气不打一处来,转身就走了出去。

    司徒乾知长叹一声,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摇了摇头。

    也许他们二人都太过倔强又太过骄傲,即使他们可以互为对方去死,可那个爱字,却始终不愿说出口。

    他苦笑一声,用手轻轻滑过无寂睡过的小床,喃喃自语道:“是啊,连无寂都有了,其实我还有什么可怕的,我还在怕什么?”

    他低了头,然后又叹息一声:“我终究,和你是世仇你知道吗,当你知道这一切之后,还能如此淡定地待在我身边,不会在看到我的时候想起你恨的那个人吗?”

    深吸口气,他呆坐一旁,那需要说出口的秘密,终究是没有勇气开口。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