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9.第839章

    接着司徒已诚有条不紊地处理善后,谁负责带重要犯人,那些被煽动的士兵由谁负责,谁主要负责追捕在逃的裴真等人,最后一项——今晚庆功宴,居然也是早就准备好的。

    他早就知道自己会赢啊?

    看上去这一条脸司徒乾知好像都不清楚,聂风华太了解他,从他微微诧异的眼神就可以看出来。

    “三弟这次确实成熟了不少。”去赴宴的路上,聂风华站在司徒乾知身边赞赏了一句。

    然后她听到了身边一声冷哼,是来自花玉心的。

    “玉心,给点面子,他好歹是一国之君。”聂风华小声提醒她。

    花玉心转过头:“惺惺作态的人要什么面子。”

    “他似乎很需要。”聂风华掩嘴笑,看来第一个不打算给当今天子面子的其实是她自己。

    司徒乾知宽大的袍子下伸出手拉住她:“在自己的夫君面前谈论另外一个男子合适吗?”

    聂风华挑眉望他一眼:“你不会连这种干醋也吃吧?”

    “你真当我什么都不知道么?”

    啊?

    “三弟心中喜欢什么样的女子,我曾经也是猜测过的。”

    什么意思?

    聂风华心中“咯噔”一下,随即叹口气:“久远年代的事了,有必要拿出来吗?”

    “花花是更久的事,恐怕将来更会时不时拿出来说。”

    呃……

    “为了一个除我之外的男人,你竟连命都不要了吗?”司徒乾知的脸色有些不好看。

    他知道了?

    聂风华愣一下:“灵儿告诉你的?”

    “不需要他说,我毕竟还是王府的主人。”

    呃,好吧,那些侍卫有一个描述一下上午的情况,以他才聪明才智稍微想一想就能明白其中的道理。

    “我做好了完全的准备。”说这话略微有些心虚,但还是说出来了。

    “什么叫万全的准备?”司徒乾知瞪她一眼,“你不会武功,真以为那些药粉可以让经验丰富的杀手束手就擒吗?”

    她也知道也许有人会第一时间屏住气息,但她还准备了令皮肤腐烂的药,反正她身上带了很多种药就是了,难道这还不算万全的准备?

    “可是花花是因为我缘故才闭门不出的,我总要对这件事负责。”

    司徒乾知脚步微滞,看她一眼,这才缓缓吐出四个字:“下不为例!”

    这个意思是……

    “不生气了?”

    “做都做了,生气有什么用?”司徒乾知叹口气,看着眼前娇美如花的女子之留下万般的无奈。

    他上辈子一定是欠了她很多很多钱吧!

    “就知道夫君最好了。”聂风华一下开心起来,随即有些担忧地道,“你不会像戳穿我吧?”

    “我怎么能让爱妃的心血付之东流?”关键是,如果他戳穿了这一次,这妮子一定还会来第二次,她的犟脾气他一向最清楚了。

    所以最一劳永逸的法子就是默认她这次的做法,快点让花花恢复正常,也好了却她一桩心事。

    他一直都知道,这件事上,最内疚的从来不是花玉砂,而是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