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8.第808章

    司徒乾知出去了,屋内就留下聂风华和花玉砂两个人。

    “怎么忽然想到提这个了?”聂风华看着他。

    “我怕他对你旧情复燃。”花玉砂直言,“到时候,你又要领受一次离别之痛,之前那一次,你已经痛不欲生,我知道你好容易熬过来了,现在孩子也生出来了,如果他再不愿意走,你也许也会再次深陷,到时候只能是把你们两个都害了。”

    聂风华陷入沉思,他说的对,她这几天实在太过沉迷一家三口的欢乐融融,而刻意忽略了现实的残酷。

    是该放手了,她贪慕这点难得的温存已经太久了。

    “好,就按你说的办吧。”聂风华抿唇,“但愿在他写休书之前就能离开,又或者,写了休书就离开了,这样我们就不需要真的办一场婚礼来演戏了。”

    花玉砂笑:“真的是这样的话,我陪你演到底就行了。”

    “怎么个演到底法?”聂风华苦笑,“总不能真的办一场婚礼吧,把满朝文武都请上,到时候岂不是搞得人尽皆知?”

    现在她对司徒乾知说要改嫁的事知道的人并不多,到时候如果天下皆知了,怕是很难回头了。

    特别是,司徒乾知已经说出要写休书这样的话了,她怕到时候她连镇元王妃这个名头都保不住。

    她并不在意自己是不是王妃,她在意的是,自己还是不是他的妻子。

    她是他的妻子,她曾经说过的,一辈子都会是他的妻子。

    既然留不住他的人,她留个名分也好,也算是留个念想,抱着这个念想和无寂她也足够无憾过一生了。

    她不想连着最后的东西都抓不住。

    “不逼他一下,不逼你自己一下,你会舍得放手,他会舍得离开吗?”花玉砂反问。

    是啊,如果不狠一些的话,一切恐怕又将重演,但这一次,还能和上次一样好运继续保住他的命吗?

    “那就按你说的做吧。”也许她终究什么都保不住,但总算还好,她有了无寂,也不算太惨不是吗?

    也许真的只有给他和自己沉重的一击才会让一切都不至于那么糟糕,旁观者清,花花的意见确实需要慎重考虑。

    “我会尽量劝他早点走,实在不行,那就这样吧。”于是她加了一句,然后合上眼,“我有些累了,想休息。”

    这几天一直都睡不饱,大概是生孩子确实是让人元气大伤的事。

    花玉砂看她一眼,叹口气,转身走了出去。

    “小姐,皇上来了。”花玉砂走了没多久,花玉心就跑了进来,“说是来看小王爷的。”

    虽然花玉心并不喜欢司徒已诚,但既然人家是来看自己亲侄子的,总不能把他赶出去不是吗?

    聂风华笑:“难为他有心了,竟然亲自来看。”

    “那是自然的,这可是我目前唯一的侄子呢,而且还是目前为止最合适的皇位继承人。”司徒已诚笑呵呵地走了进来,说话都不带任何忌讳。

    聂风华忍不住瞪他一眼:“你不打算娶妻生子了啊,怎么轮也轮不到我们无寂来坐那个冷冰冰的位置。“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