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6.第796章

    “裴翔既然会武功,那么如果他是清醒的,想来不可能不挣扎,但查看过他的手脚,死前应该是处于放松的状态。我想就算是一个不会武功的人,下巴被人这么大力捏着也一定会想要挣扎,他没有挣扎,除非他当时已经昏迷了。”司徒乾知简单分析。

    聂风华点头,快速接道:“不错,以裴翔的能力,一般人打起来应该怎么也会惊动府中的人,但要让裴翔昏迷,那么凶手就必须事先做好准备,或者用迷香,或者用迷药。如果用迷香,可看守牢房的守卫一定也会受影响,那么恐怕就只有在食物中下迷药这一条路了。”

    “要在食物中下迷药,就必须能接触囚犯的伙食。”

    “目前燕都府衙的囚犯不多,并没有特意给他们开饭,都混在府衙的厨房中一起做,只要是府中的人都有可能会接触到那些饭菜。裴家随便买通一个都可以做到,永绝后患。”

    “说到底,还是没想到裴真这个当伯父的竟然会这么狠心。”

    “裴家的人一向如此,不靠这么狠的手段,又怎么可能在天裕百年不倒?”

    “所以要赢他们,就必须比他们更狠!”

    “我相信我们可以做到。”

    二人你一句我一句,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周围的人就算是想插话都完全插不进。

    但旁边的人一点都没有想要插嘴的意思,因为这样的画面实在太美,司徒乾知失忆之前二人就是这样相处的。

    你说了第一句,我就知道第二句是什么,都能完全说到对方的心坎里。

    这个世上没有比他们更心意相通的夫妻,他们的世界完全融不进其他人。

    惟独花玉砂一人黯然神伤,好在花玉心看看他,捏了一下他的手,给了他一个安慰的笑容。

    是了,他本来就无法插入他们二人的世界,这事实他不是一早就知道了么,只是这几天发生这么多事,他心中偶尔也会燃起希望,那可望而不可及的感情忽然变得那么近。

    然而今天看来,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了,他跟眼前的美丽女子不可能有这样的默契。

    “我觉得,我们以前就是这样谈话的,是不是?”然而话锋一转,司徒乾知的话终究将这美好的画面破坏。

    聂风华脸色忽然变得十分难看,就在刚才那一瞬间,她几乎忘记了现实,以为回到了过去那美好的日子。

    是了,她不可能和这个男人有太多的接触,更不可以让他再次生起情愫。

    “哎呀!”她忽地皱了一下眉头,捂着肚子弯下腰。

    “你怎么了?”包括司徒乾知在内的所有人都开始紧张起来:“是不是肚子疼,是不是要生了?”

    聂风华捂着肚子摇摇头:“不是,我没事,最近孩子踢得我越发厉害,有时候挺疼的。”

    连这个孩子也是在关键时刻提醒她不要再做那不切实际的梦,不要再害他的父亲是吧?

    聂风华越过冲着她伸过来的手,最后扶住了花玉心。她心力交瘁,既不想和司徒乾知纠缠,也暂时。有力气和花玉砂演出情侣档。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