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5.第795章

    小丫头点点头又摇摇头,随即索性低下了头。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她把王府的下人都教得很好。”司徒乾知苦笑一声摇摇头,敲敲自己的脑袋,扬长而去。

    隔日,聂风华哪儿都没去,在镇元王府内等到下午,才看到花家兄妹陪着司徒乾知回来,看他们三人脸色平和,应该是一切无恙。

    “如何了?”聂风华盯着司徒乾知看。

    司徒乾知愣了一下:“你的问题我有些不懂,你是问案子进展如何了,还是在问我如何了?”

    呃……

    这很重要吗?

    聂风华想了想,冷声道:“当然是案子,你是王爷,他们能把你怎么着?“

    “有道理。”司徒乾知点点头,眼神多少有些黯然,但随即依然笑了起来,“有些发现,我们进去再谈吧。”

    聂风华点点头,让三人进门来,到内堂坐定。

    “说说你看到了什么?”她有些心急,她已经快要临盆,孩子发育良好,一切正常,最多半个月她就需要生孩子,坐月子。

    有了孩子之后,很多事情她都会顾不过来。

    “在我的坚持下,我见到了裴大公子的尸体。”司徒乾知微微笑,“我在他的脸上发现了一些奇怪的淤痕,听裴家的下人说,裴翔当时被抬回来的时候,别说脸上,就算是身上也没有伤痕。”

    聂风华眯起眼睛:“伤痕具体在什么位置?”

    司徒乾知比划了一下:“在脸颊两侧,一边细一些,一边宽一些,好像被人捏住过下巴。”

    “下巴?”聂风华皱眉,“那么一切就可以解释了。”

    “什么?”

    “人有时候受伤不会马上显现出来的,需要过些时日才有痕迹,他的淤青既然应该就属于这种伤痕,捏到淤青这么厉害,下手那个人肯定力气很大。一边细一边宽的伤痕是因为一个人要托起另外一个人的下巴,并让他打开,通常是一边四个手指,另外一边只有一根大拇指,所以两边伤痕大小会不同。”

    司徒乾知点点头:“希望可以帮到你。”

    “帮到了,帮了很多。”聂风华大喜之下有些情绪几乎忘记了掩饰。

    “真的?”司徒乾知抬眸看她一眼。

    “当然是真的!”聂风华点点头,“这样就几乎可以肯定一点,裴翔临死之前肯定被人很大力地聂开过下巴,并且用尖锐物戳穿了他的毒牙。”

    花玉心恍然大悟:“没错了,这样对方既不用接触那毒牙,还可以造成他畏罪自杀的假象。”

    “但这个人,要进入燕都府衙的大牢,本事可不简单啊。”

    花玉砂接道:“以我的本事,进府衙牢房应该问题不大,不过裴翔本身也学过武功,付大人又没有用刑,他身体并无损伤,要制住他一点都不容易,更别说聂开下巴戳穿他的毒牙了。”

    “或者,动手之前已经有人制住了他。”司徒乾知忽然开口。

    “你又想到了什么?”多年夫妻,聂风华看到他的眼神就知道他心中肯定还有好料要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