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7.第707章

    “你去找花花问问他现在营中到底是什么情况吧。”聂风华想了想,好像也只有这一个法子了。

    花玉心飞快地跑了出去,没多久又赶了回来,气喘吁吁地道:“这次真是奇了怪了,连花花都拒绝见我。”

    “怎么会?”

    “我听人说,他军务繁忙,刚刚被王爷派去附近州县视察了。”

    “可你刚刚明明说他……”

    “他肯定没走。”花玉心喝口水肯定地道,“我吵着进了他的营帐中,虽然只是看了一眼就被赶出来,但我肯定他没走。”

    “为什么?”

    “他的佩剑还放在帐内,这是他最喜欢的兵器,是当年王爷所赐,他常常说人在剑在,人亡剑亡,他那么喜欢的一件兵器,平日都随身携带,去邻县要好几日,怎么可能不佩戴?”

    聂风华不由陷入沉思:“有这种事?”

    “小姐,这事似乎有些奇怪呢。”

    连花玉心都感觉到了不同寻常,聂风华又怎么可能没感觉到呢?

    “是有些蹊跷。”聂风华点点头,“不知道他们二人又在搞什么鬼。”

    现在想想,花玉砂又这样的心性,又怎么可能将建功立业放在第一位而忽视了她呢?

    这不过是她的理想,却断不会成为他的,她当初也不过是想勉力一试,其实心中早就知道不会太过成功,但也好过看着她关心的人最后因为她一事无成的好。

    现在花花的改变实在太过彻底,变得完全不像他,又怎么可能?

    而此刻,军营内,花玉砂看着司徒乾知:“你是真的打算一直瞒下去吗?”

    司徒乾知靠坐在椅子上,看上去比前几日有了一些精神,不过眼中却是布满了血丝,仿佛嗜血一般。

    “没什么大事你这几日就不要出营去了。”司徒乾知眯起眼睛,看着他。

    “我知道你武艺高强,也知道我打不过你,但你的身子似乎并不如前,说不定我会一试。”花玉砂叹口气,“但我不想这么做,当年我虽是你的属下,可你待我如手足,我不想与你打斗。”

    “不想最好。”

    “即使要瞒着她,不如叫你师父张真人来帮你看看如何?”

    司徒乾知立刻摇头:“他若是知道我病发,一定会将此事告知风华的,我的病,第一个要瞒着的就是他。”

    “也许你压根连我都该瞒着。”花玉砂跺脚。

    “实在是我身边朋友不多。”司徒乾知苦笑,“我算来算去,只能找你来照顾我。”

    花玉砂盯着他看:“你总得告诉我,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吧?”

    “横竖不过就是天眼失灵罢了。”司徒乾知说得很轻松。

    “什么意思?”花玉砂皱眉,“天眼就是你的眼睛,所以如果天眼失灵,就表示你会失明,是这样吗?”

    “有时候我在想,我若是没有这天生的神力你说多好呢?”司徒乾知摇摇头,“我真的宁可不要,人心是多复杂的东西,我看懂那些做什么?”

    “世上事,有得必定有失,命中注定,更改不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