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6.第696章

    白皇后缓缓地点下了头:“我老了,很多事情不想再去想了,已经这么多年了,我倦了,现在身边有人愿意让我靠着,我就已经很开心了,这样就好,我不想再多想什么了。”

    聂风华笑着点点头:“母后高兴就好,母后高兴了,乾知和三弟还有灵儿都会高兴的。”

    “他们都是好孩子。”白皇后点点头,“你也是!”

    这是白皇后第一次对聂风华做出正面的评价,聂风华竟然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她自问自己从来不是一个好人,但她很清楚白皇后在司徒乾知心目中的分量。

    她并不惧怕任何人,但她不想自己认定的那个夫君左右为难。如果可以处理好婆媳关系,即使稍作不牵涉到原则问题的退让她也是愿意。

    这是聪明女人的选择,不会让自己在乎的人不开心。

    事实上,她也一直觉得白皇后的喜怒无常不过是外在的样子,她的内心被封锁起来了,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聂风华擅长看穿人心,当她第一次见到白皇后的时候,她就有这种感觉,只是非常不确定罢了。

    白皇后实在是个藏得很深的人,即使此刻天裕帝驾崩,她应该是在比较崩溃的时候,依然也只能说出这样条理清楚的话语来。

    “第一次见到你,我就知道我们应该可以成为朋友,但我们的身份摆在那里,让我不敢越雷池一步。”白皇后深深看一眼聂风华,“你与我很相似,我们其实是同一类人。”

    从听雪堂出来,聂风华脑海中一直都想着白皇后跟她说的最后那句话:我们其实是同一类人。

    原来她们竟是同类。

    “在想什么?”司徒乾知见她神游,忍不住问了一句。

    聂风华看他一眼,忽然冒出一句连她也觉得莫名其妙地话:“不要学你父皇。”

    “什么?”

    “其实现在想想,你父皇实在是害了你母后一生。”

    司徒乾知深深看她一眼,却是摇摇头:“父皇拯救了我母后,却也毁掉了我母后,但这世上却还有一个人,是这一切痛苦的源头。”

    “是谁?”聂风华愣了一下,“你不会对九皇叔还是……”

    “不是九皇叔。”司徒乾知摇摇头,“母后现在和九皇叔在一起挺开心了,二十多年了,她如今的样子最开心了。”

    聂风华点点头:“是啊,虽然看上去有些苍老了,却好像有些事情在她心中也变得豁然开朗起来了。”

    “我也是这么觉得的。”

    “以后天裕的政事就不要总去麻烦她了吧,只是不知道你那位懒散的三弟愿不愿意振作。”

    “放心,我不会让他学父皇的样子的。”司徒乾知忍不住笑起来,“有我监督着,不怕他造反。”

    “我忽然有些理解为什么大家都觉得你三弟是最好的储君人选了,大概是因为有你这个二哥在吧?”

    “你姑且可以这么理解。”司徒乾知笑,“走吧,看看登基大典需要准备些什么,我猜啊他肯定又当他的甩手掌柜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