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9.第689章

    不过好在最后也没有轮到花玉砂出场,也不知道他心里是喜是悲,也许变成她心中最想念的人对他或对她而言都是好事吧?

    时间久了,也会累,或者以这种方式退出她的生活也是不错的选择。

    司徒乾知和司徒安几乎是同时收的剑,但没有人知道他们到底谁输谁赢,剑法太快,快的这世上怕是谁都看不清楚。

    “我输了!“司徒安浅笑,收剑。

    “九皇叔,承让。“司徒乾知难得脸上带着几分对长辈的尊重。

    聂风华也是第一次听到司徒乾知这般尊重地叫出“九皇叔“这三个字,没想到这一架一打,二人居然冰释前嫌,反倒是变得有些惺惺相惜起来。

    早知道打一架就能解决任何问题,她早就帮他们打一架了。

    “坐下来好好谈谈吧。“司徒安笑,聂风华还是第一次看到他笑,他本来就是个美男子,这一笑更是令人有种如沐春风打感觉。

    原来长安王也是会笑的,准确地说,他能像正常的普通人一样笑。

    “看够没有?“司徒乾知不知何时到了她身边,嘴唇快贴到了她到耳朵上,“你可知道这你的夫君面前用这样的眼神看着其他男人会被人以为你想红杏出墙。“

    聂风华忍不住笑了起来:“如果不是他心里有人,你待我也不错,我倒觉得我跟他还挺匹配的。“

    司徒乾知脸色一变,瞪她一眼,气呼呼地道:“你要是敢,我就杀了他。“

    “你原本就是要这么做的不是吗,怎么,现在改变主意了?“

    “我觉得,母后总也需要一个人照顾我才能放心。“

    聂风华盯着他看了良久:“你父皇呢?“

    “母后需要的是一个可以依靠的肩膀,很可惜,父皇没有。“

    “你放弃你父皇了是吗?“

    “事实上,是他自己放弃的。“

    好像也是,听张真人说,自从天裕帝再次病发之后,他一直拒绝服药,一旦病情有好转,就变本加厉地开始折腾自己,他的身体也许和司徒安给的药有关,但最大的原因,其实是他压根几不想起床。

    “我一直都知道,那把龙椅上的责任很大,我也是希望我的哥哥能够像个帝王的样子,但很可惜,自从他登基以来,除了头几年还想着励精图治,但很快,他就开始懒惰,懈怠,甚至把治国的责任都推到了一个女人到身上,而这个女人,不止为他生儿育女,还帮他守住这江山万里,为替她不值,我想帮她,可这个女人,居然心甘情愿地帮他守住这一切,无怨无悔。“

    当司徒安回忆起过去,原来他对天裕帝,白皇后竟然是这样的一种复杂的心情。

    当他心中有了白皇后,而那个女人却是他要叫做嫂嫂的女人,而且她心甘情愿帮着自己的丈夫扛下所有的苦楚,养着他的儿女,守着他的江山,十几年来,他心中的苦恐怕不比任何人少。

    “那你现在甘心了吗?“司徒乾知定定地看着他,有些不解。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