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龙引相思

第三十五章:意外

    只觉得,时间过得很慢,很慢,这里一直一直都只有我一个人。周围除了黑暗,再见不到什么。

    直到有一天,我听见一个声音……

    “阿渊,阿渊。”

    这个声音穿透黑暗,穿透封印,不知从何处飘来,却清晰落进我的耳朵。我已经太久没有听见过旁的声音,于是我分辨不出是谁在喊我。

    我缓缓睁开眼,迎上一双灿金色的眼,她是个女子,我却似乎想不起来她是谁了。她朝我伸出一只手,面带微笑,眼睛眯缝起来,很是好看。

    “阿渊,你醒了?”她微笑着,仿若这片黑暗里最光明的存在,不,不是黑暗?我再看四周,竟然觉得眼睛刺痛。从视线里跳出来的那些大树,是……

    我恍然醒悟,大声道:“栖梧山?”震惊之余,再抬眼想去看面前的有一双灿金瞳的女子,她却已然消失不见。

    我只听见她的声音,飘飘渺渺不知从何处传来。

    “答应我,好好照顾阿九,好好照顾自己。”

    当我终于想起来她是谁的时候,却觉得周遭一片黑暗。只有一道金光直达我所在的地方,印在我的胸膛之上。

    “栖梧。”我低声念出那个人的名字,缓缓站起身来。栖梧已然为我破开了封印,尽管我并不知道,她破开封印的代价是什么。

    我顺着那道金光的方向,一直往前飞去。金光的尽头,却是另一片黑暗之所。然而我却在这黑暗之中,转首看见在榻上合眼入睡的星稀。

    他正着一身银龙袍,躺于榻上,一动不动,仿若死尸。我将神识探出去,却觉得,他真真是一具死尸,毫无生机,甚至不能从他身体里探知出半点灵力。

    可我觉得,我不能在这处久留,因为我想要见阿九。

    于是我在这片黑暗中奔走,却一直不能见到光明。我猜这处是月沉的汉升殿,于是我凭着记忆直直往琮凌殿飞去,却在琮凌殿的位置,看见一片光秃秃的黄土地。

    宏伟的琮凌殿消失了,满地的豆光草亦消失了。

    那么阿九呢?阿九在何处?我心中焦急,却不敢在这处继续待下去。我想去栖梧山碰碰运气,于是转身便往栖梧山飞去。可一路上,寂静无声,叫我害怕,这里,比我被封印地方更可怕。更大,更空旷,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有。

    九天之滨的栖梧山,在黑暗中,我依稀能够看见无数光秃秃的梧桐树。我踉跄而去,又在梧桐树中看见残垣断壁的岚凤居,只有门前的石桌上,两只玉杯积满了灰尘。寒玉酒杯本不是凡物,如今再看,却如泥所制。似乎这处地方,亦失去了灵气。

    萧然,可怖,不见任何生命,亦不闻任何声音。

    似乎,除了那具仿若星稀的尸体,再没有任何人存在。不,还有我。

    下一个目标,是涂山之国。

    涂山常年开满桃花,又以桃花做阵法,我只希望能够有生命存活,哪怕只是一棵小树苗。如此,我也能够看得见希望。

    可涂山,亦是满国萧索,什么都看不见,什么都听不见,寂静得如同一潭死水。

    我抱头痛哭,只觉得心痛莫名。害怕,我害怕这个世界上只有我一个人了。我害怕……

    在我颓然之际,有一道金光直达我眼前,而后指出一个方向。我朝着金光所在之处奔走,一直走,一直走,直到远远看见一个人。

    穿了白色的轻纱,衣摆上绣着一只银色的九尾狐狸。他正提着竹篮子,在泥巴地里采集着些什么。

    衣裳被染了些黄泥的颜色,他去并不在意的样子。

    “胖狐狸!”我再顾不得什么,大声呼喊他,他猛然转过头来,将我看住。呆愣,惊恐,欣喜,不敢相信,这些出现他面上的表情,叫我觉得真实莫名。

    于是我猛然扑过去,将他抱住。

    “胖狐狸,你还活着,阿九呢?阿九呢?”

    他轻声回答道:“凤王很好。你,终于回来了。”

    他带着我,在乡野之中穿梭,直到远远看见一草庐,看见一整座村庄。看见一道道熟悉的身影在我面前出现。

    “这些年,我们都被迫无奈藏在了涂山之国一座小村子里,若不是东华帝君垂怜,怕是我们这些人都要被星稀葬入地狱了。”镇命说着,摇摇头,引我入村庄。

    村庄守卫之人,正是弄战,他看见我,双眼一红,便跪在了我面前。堂堂男儿,却也有如此一面。他只说是自己无能,轻信了星稀,才导致了今天的局面。

    这场神魔大战最终胜利的,不是魔族,更不是神族,而是那个还如死尸一般躺在汉升殿的星稀。这叫我觉得不可饶恕!

    却原来,在我被封印之后,星稀将六界变为死界,又贯通六界,叫六界逐渐归于混沌。他同天族的神仙们说,要重新创造一个世界。

    月沉极力阻止,却被软禁,众神无奈,在星稀打压之下,搬进了这里。能够活下来,已经是一种幸运,中间,也还全靠月沉全力相助。

    “阿九呢?”我转首问镇命,镇命轻笑,并不言语,只将我引入一处低矮草庐之中。

    推开门,看见一张榆木桌子,桌边坐着个人,正用一只小巧的茶杯喝茶。他缓缓转首,一双金里带红的眼将我看住,却又似乎并未发现我的存在。

    “镇命,你今日带了客人来?”阿九放下茶杯,轻语道,忽而一笑,便将这低矮草庐衬得熠熠生辉。

    然而,我再仔细去看他的那双眼,却发现,他的眼睛,似乎没有焦距。我正欲开口,镇命便低声同我道:“他眼睛看不见,修为也已然散尽,若非靠着凤凰血脉维持着人形……哎……”

    言及此我才晓得,当年阿九怀孕即将生产之际,黑寡妇害死了我们的孩子,亦害了阿九,阿九急火攻心晕厥过去,再加上星稀突然发难……

    这之后的事情我几乎不敢想象……

    面前的阿九,还如当年一般绝色,只是冰冷的脸,如今更是叫人不敢靠近。我猛然跑过去,拥他入怀,他身子微震,似乎察觉到了我是谁。

    “阿九,我回来了。”我轻语道。

    他沉默良久,才轻轻将我推开。

    “你还回来,作甚。”这本该是疑问句,从阿九嘴里说出来却成了陈述句。他不想见到我,又或者,是不愿意见到我。

    “对不起阿九,没有能够陪在你身边。”这话是真心,也是真意,奈何说得再多也是做无用之功。

    阿九并不言语,只摸索着重又坐回竹椅上。这些年,他所受的罪我不能亲身经历,可我从他无神的眼睛里,能够看见那些斑驳的岁月。

    “这些年,我一直被封印在星稀的身体里不能逃脱,才没有能够回来。”这种解释,真真叫人觉得无力。

    “是么。”阿九平静得如同一潭死水,简简单单两个字的回答叫我心痛莫名。

    这些年,我的心灵逐渐归于平静,我懂了很多事情,比如,还活着就是一种幸福,所爱的活着,更是一种幸福。

    “还是先让他静一静吧!”镇命拉拉我衣袖,示意我出去。

    于是我颔首,不舍出门。门被合上,能够从缝隙看到阿九长久独坐的身影,那让天地瞬间失色的大红衣袍。

    我叹息一声,转首看见一众大大小小的神仙,他们似乎在外头等我很久了。

    六界的事情,总归是要解决的,总也不能够任由星稀将六界化作一片混沌之所。倘若真个儿如此,我们这些年来的努力又算什么?

    可这件事情又何其难?

    最难的事情,往往有最简单的解决之道,就在我出封印的第四日上头,涂山来了一个人。是月沉!

    月沉手捧一物,踏云而来,金光围绕其身,神圣无比。

    “大哥,我带了一样东西来。”月沉微微偏头,将手朝我面前一伸,我才看清他手中捧着那物是甚。

    我忍不住深吸一口凉气,那双白皙如玉的手,安静躺着一颗泛银光的心脏。月沉说,星稀已然身死,是他亲手杀死了他。

    “月沉。”我出声轻唤他的名字,他却忽然一哆嗦,将手中的心脏掉落在地上。他只说,他该走了,六界便交给我了。

    然后夺剑自戕,血溅三尺,金袍染血亦染了那颗银色的心脏。

    “他要创造一个容得下我们的世界,我想,我们已经得到了。”月沉说完,手将从弄战那处拔来剑取出,蹲身捡起那颗心脏,如捧着这世上最宝贵的东西一般,缓步离开。

    血从月沉衣袍下浸出,染红了地上的青草,青草扭身一变,化作红色花朵,妖冶如是。我从来没有想到过,会是这么个结局。

    我也终于知道,当时我逃脱所见星稀那毫无半点生机的尸体从何而来,或许那时候,星稀已然死了。

    这世上,有很多不可预计的事情,比如今时今日,谁也不会想到,是月沉,亲手处决了星稀。

    他们已然,寻找到了一个可以容得下他们的地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