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龙引相思

第三十二章:彼岸

    一个人的命运,或许是被神所操纵,但是那个操纵命运的人呢?

    宿北是司命,是掌管命运的星君。可是她的命运,却被旁人所操纵着。这不得不说,是一件很悲哀的事情。

    数十万年前,汉升殿中,虚妄帝君奈渊携神花洗骨而来。而这株洗骨花的的用途,只有元华帝君星稀晓得。时年正是凡世昌盛之际,需要一位掌管命盘的神明。可纵观四海八荒,能够掌握凡人命盘 不为私情的,实在少数。虚妄帝君奈渊同元华帝君星稀这么一商议,决心由星稀取肋骨创造一位神明。

    这株遍泛光彩的洗骨花,就是此中关键。司命的神明,该是要了解天下苍生,了解人心和人事,并且善于编撰文章。为了这一点,元华帝君星稀十分苦恼,虚妄帝君却说,命他经历百世劫难,再回来做司命。如此,这件事便定下了。千年之后,一奈渊手捧一团银光,由瑶池投下凡世。

    凡世一农家小院,村女采荷出门耕种,挖到一三寸银偶,采荷惊诧之际,银偶已化作无形,钻入采荷肚皮。至此,采荷未婚有孕之事遍传村中。

    村中之人自然容不下采荷,采荷只辩解自己并无苟且。可这种事情,何人会信?只说采荷丢尽女子颜面,与人苟且。采荷不甘 ,寻来村中长辈,只说愿检查身子,以证清白。那长辈一抚白须,转念一想,检查也并不坏,至少能够让采荷死得心服口服。浸猪笼是无可避免的。

    长辈寻来一位老妪,此人乃是接生婆,只消一看,便能够辨别清白。这件事的结果 采荷确然有孕,却也是清白之身。

    星稀坐于白云之上,观看至此,一挥袍袖。银光遍撒,将采荷周身包裹,采荷由此怀孕三月便诞下一女,取名宿北,宿命之女。村中人大惊,以为采荷诞下妖物。可智者却说 此为神女,能够改变天下之人。

    如此,采荷独自带着年幼的宿北在村中生活。宿北因自幼聪慧,被智者举荐给山中一老者为弟子。那老者,便是星稀所变。

    星稀教导宿北处事为人之理,也教导上古一些秘术。其实这些东西的用处 只是能够让宿北保护自己。因着在宿北接下来的人生里,要经历常人所不能经历的事情。不是凡人,便不经历凡事,可宿北却要经历常人不能经历的凡事。如此百世轮回,宿北一直游走在命运之中,被星稀和奈渊所操控经历一切。可没过多久,星稀反出天族,更驱兵打到了天族,奈渊处死星稀,却小心翼翼将宿北的存在隐瞒下来。

    很长一段时间,宿北都藏在奈渊的神魂里。直到凤王去了凤栖梧去了凡世 宿北才被奈渊重新投下凡间。这一世 ,宿北是一位行善之人 ,聪慧超越了当时很多男子,考上女状元之后不久,便白日飞升为仙。在奈渊的保举之下,封为司命星君。

    司命星君,掌管司命府,掌控凡人的命格。一个人一生是好是坏,司命便凭着同冥府的交涉,来撰写命格簿子。

    如此,但凡有神仙下凡历劫,临走前都要来同这位女司命巴结一番,以求一个上好的命格。

    可这些事情,如何能够有好的?但凡历劫,必是七情六欲之苦果演变的,又如何能够有巴结之后便超脱的道理?

    当然,有一类的人除外,那就是虚妄帝君奈渊,但凡他有要求,这位女司命便会妥协。

    司命宿北生得并不好看,在四海八荒一众莺莺燕燕之中,尤为普通,亦尤为突出。想象一下,群仙汇聚,女仙们都花枝招展,美丽非常,却独独司命府的宿北穿着一身灰扑扑的衣裳,垂着双手立在其中。

    嗯,虚妄帝君奈渊曾问宿北,为何不变得如镇命,如凤王一般美丽。彼时司命宿北手执星命笔,坐在毕水阁之中,只说了一句话。

    美或丑,男或女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心。

    确然,宿北掌握着凡人的命格,却不能掌握自己的命格,只能从上古的一些书籍里,揣测自己的身份来历。按理来说,她一个女子,该是不能够成为状元的。

    可世事难料,人生更难料,她也终于从那些不是她经手的那些命格簿子里看出端倪。

    晓得又如何?晓得自己的身世又如何?还不是一样不能超脱。她也曾想过报复,报复那些创造了自己的人,报复那些叫她不能掌控命运之人。

    凤王凤九千下凡历劫,那位虚妄帝君便巴巴地跟了上去。可宿北晓得,这位清高的凤王是喜欢帝君大人的。

    如此,宿北纠结了,男人喜欢男人本不是甚稀奇事儿,可偏偏这二位都是地位极高的,这真真是一个坏榜样。

    帝君对凤王的极力维护,宿北看在眼里,可她对这位帝君白目的程度更是觉得可悲。

    堂堂一位帝君,竟然连凤王那点小小心思都看不出来。

    看不出来便也罢了,竟然还一直对凤王各种伤害,这当真是一件让人苦恼的事情。

    后来,那位帝君亦下凡历劫去了,临走时,还眼巴巴将她瞅着,要她去接他。

    于是宿北哀叹一声,望着对面同样无言以对的冥王幽夜,摇摇头头,有些无奈。

    “帝君大人平素还是很庄严端正的神仙。”这是解释,更是为了维护天族的颜面。可幽夜认识奈渊要更为长久,自然晓得他不是甚靠谱的,于是咧嘴一笑。

    “司命,且不说他,倒是你,这些年辛苦了。”

    宿北听完连连摇头,只说还好,还好,尚在承受范围之内。

    宿北的事情,大抵上幽夜是晓得,可天机不可泄露,既然奈渊没有说出去,那便有他的道理,幽夜也不好开口说这些。

    可他不说,并不代表宿北不问。

    “冥王,我今日还还有一些事情想要询问您。”宿北说得恭敬,可目光灼灼让人不敢直视。

    又或者,幽夜晓得她想问什么,便摆摆手,只说,你即便是问,我也不会答。你心中有数便是了。

    宿北颔首告辞,退出冥府。

    毕水阁中,宿北终于还是翻阅到了那一年的事情,那是凤王出事那年,她成为新皇开政的第一位女状元。

    再往前,有她的命格由数万年的空白期。又再往前,是一些秘史,那是当时做为暂时掌管司命的元华帝君星稀所记录的。

    她曾问过奈渊,在她来司命府之前,这司命府的主人是谁?

    彼时奈渊正喝着美酒,摇头晃脑道:“是谁?自然是本君。”

    她以为是他,却从来不是他,又或者,他也曾经接管过几万年。那些往事,一幕幕在宿北的脑海中重演。

    她记起自己原本的身份,这一次,不再是揣测,而是真真实实晓得真相了。她也终于晓得,为何当年,虚妄帝君奈渊会说她很像一个人。那时候她只是以为像先代凤王凤栖梧,没曾想,却是元华帝君星稀。

    她也怨奈渊为何不任由她同元华帝君一起被处决。挣扎过后,她还是选择了从容淡定面对未来。

    可感情呢?周遭之人,一个个都心有所爱,唯独她。生得不够好看,也不够有气质,不能在讨男人喜欢。

    不,她也想,是不是周遭的男人都断袖了?

    凤王断袖了,涂山的少主断袖了,帝君们也都一起断袖了。

    正感叹之时,遇上了来面见天帝的冥王幽夜。

    “许久不见,司命大人可还好?”幽夜只有在面对宿北的时候,会有一丝笑容。宿北颔首,将手中的命格簿子合上。

    她笑道:“冥王说笑了,不是时常见着么?上回还一起研讨命格安排来着。”

    这个上回,其实就是前日不远,倒也真真不远。可幽夜却觉得很远很远。

    “那是大前日了,隔了许久了。”幽夜说得有些着急,却又暗暗觉得自己急切了些。倒也真真是如此。

    时常见着这么个人,长得如水一般清清淡淡,不施脂粉,平凡却暗含智慧,在幽夜心中,宿北一直是一个独特的女人。

    男人爱女人,大都爱容貌,但有一类的男人,喜欢女人有内涵。冥王幽夜,就是这样的男人,他爱上了司命宿北,可又不敢说甚。

    “仅仅几日罢了,冥王,您还是先去见天帝吧!莫叫他等得急了。”宿北轻笑道。她其实也看不出来幽夜对她的喜欢,就像当年的奈渊,看不出凤九千对他的喜欢一样。

    当局者迷。

    “宿北大人,等我一会儿可好?我冥府新起了一坛黄泉酒,正等着你呢!”幽夜说完,便往天帝处去了。

    宿北微愣,黄泉酒,莫非喝了便要入黄泉么?她轻轻摇摇头,便在此处停下,等待着那个匆匆远去的背影。

    行至转角处,那黑影停下,往回一望,看见一道灰扑扑的身影,正捧着一本书,看得起兴!他唇角勾起一抹微笑,如冥府里盛开的彼岸花,美丽却危险。

    他想,他该要主动一些了,那个聪慧的女子,竟然还看不出他对她的喜欢,既然看不出来,那么,他便做得更明显一些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