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0.第540章 苏傲芙番外

    自她懂事起就知道母皇是得尽了宠爱的,不光是父君们个个都让让着母皇,便连皇兄们也是会哄着母皇。有时候她都觉得母皇有些孩子气了,比她还像是个孩子。可是看着父君们那般心甘情愿宠着母皇的模样,也是叫她羡慕的。

    在心中就曾经暗暗下过决心,以后她的夫郎们是一定不能比父君们差,不管是模样还是对她的心思,是一定不能比父君们对母皇的少的。她亦是曾经听大皇兄在背后教育过最小的皇兄,说这世上只有母皇的话是一定要听的,对了,还有她的话也是要听的。

    她与母皇是在这样幸福的氛围中生活着,不知叫多少人羡慕不已。她却并不因为自己的幸运而骄纵,她知道她要更加懂事才能不辜负大家的疼爱。

    第一次听母皇说起朝允叔叔,还是很小的时候,那时母皇只说她在这世上唯一谈得来的好友不多,也就两个,一个是伊见叔叔,听母皇说伊见叔叔是为了救母皇才死的。这叫她不免对伊见叔叔很是佩服,而另一个就是朝允叔叔了。

    母皇说起朝允叔叔来总是一脸的平静,她不知道那平静下隐藏的是什么。第一次见母皇真正伤心的模样,便是那晚母皇收到朝允叔叔驾崩的消息。当时母皇面上的神情当真是看得人心慌,她从未见过那样的母皇。

    平日里母皇也是会为了要父君或是皇兄们答应她的要求而假装伤心,那是能够看出来的。当时,母皇的伤心当真是隐藏不住的。后来她与皇兄们才知道,原来是因为朝允叔叔的事。

    后来,她亦是第一次听母皇完整的将她与朝允叔叔的故事说与他们听。那晚她是被那些故事给震撼了,虽然母皇说出来的时候是那般轻描淡写,可是她能从那些不动声色的言语中窥探出,当年朝允叔叔是对母皇怀着何种的心意。

    她想,不光是她明白,便是母皇心中也该是有了感觉吧!朝允叔叔的事叫母皇很是伤心,亦是叫母皇明白了许多。趁着这个机会,母皇便将重任交给了她。她愿意让母皇休息了,她已经成长了能够担起重任的人。

    她能从母皇手中接过这个重担,让母皇与父君们都去过他们想过的生活。显然,她亦是有着母皇的聪明于父君的果敢。这朝中的事她是能够出色的做好的,皇兄们也是会在忙完各自的事后来皇宫里陪着她。

    是以她也不孤单,只是偶尔闲下来的时候会有些好奇,既然朝允叔叔是那般痴情的人,那朝允叔叔的皇子是什么样的呢?母皇说朝允叔叔的儿子只比她大了几岁,倒是个很沉稳的人。

    如此便叫她越发好奇了,人嘛!越是没见到就越是想见,可是她也知道她是不能离开云锦,而他亦是不可能离开北狄国,所以两人见面的机会不大。将这些话说与二皇兄听,二皇兄还笑话她是姑娘家动了春心了。

    她才不承认呢!她怎么可能对一个还未见过面的人动心?一定是她在这皇宫里被闷太久了,所以才会这样胡思乱想的。好不容易拉来大皇兄将朝中的事交给他,她便寻了个由头出宫了。

    她便是再懂事,也是有想贪玩的时候的。易过容后与二皇兄和三皇兄一同出了皇宫,她便像是一匹脱了缰的野马一般,起了孩子的心思。故意躲起来不叫两位皇兄找到她,她是玩得忘了形了,一路安心的边走边玩也是不知道自己是往哪里去了。

    待她反应过来,天色也已经暗了。她亦是出了城,也不知走了多远。看着四周黑漆漆一片,她还是有些发憷的。毕竟她是被呵护太久了,还从未体会过这样危险的情况。那黑乎乎的树林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悉悉索索的发出声响,叫她汗毛都立起来了。

    她这才知道危险,急忙转身就跑,可是哪里想到这四周一片漆黑,一个不小心就跌下了一处山坡,这一跤着实是给她摔了个晕头转向,待好不容易停下,她想要爬起来,只觉得脚踝一阵刺痛,想来是方才跌下来的时候被扭伤了。

    她看着这四周黑漆漆的,也只能安慰自己,兴许很快二皇兄和三皇兄就会找到她的。她紧紧的抱住自己的双膝,想要自己不害怕。

    片刻后隐隐见山坡上有火光,她大喜过望,大声开口唤着:“我在这儿,我在这儿······”

    本以为是二皇兄和三皇兄来救她了,却不妨来那火光越来越近,因着久未见到光亮,她竟然会觉得有些刺眼,别开眼去。待她习惯了这光亮这才看向那火把处,只一眼便觉得心中一阵不受控制的跳动。

    有些人你从未见过,但是就是知道他是你等的人,在那柔和的火光下,那张脸真真是绝美得叫人呼吸都快停止了,她第一次看到比父君和皇兄们还要好看的人。只一眼便叫她记住了,这个人在她心中是最好看的。

    只见那人浅笑着看着她,开口道:“方才是听到这树丛里有声响,本以为是什么野物,却不想是位姑娘。姑娘是不小心跌下去了吗?附近可是有姑娘的亲朋?先不管那么多了,姑娘还是先起来吧!这荒郊野岭的一个姑娘家在这儿还是不安全的,我正巧要去邺城,姑娘若是不嫌弃的话,便与我们一同去吧!城里好歹是安全些······”

    那人说着便伸出了手,苏傲芙呆呆的看着他,似乎是想要站起来,可是方才一用力便觉得脚踝一阵刺痛,她看着他摇摇头,示意自己站不起来。

    她那窘迫的模样自然是叫那公子看得清楚的,他微微俯身来到她身边,低声道:“姑娘受了伤,那我就只能得罪了······”

    说完便将苏傲芙抱起来,接着便是腾空而起,待苏傲芙反应过来人已经是在他马上了,苏傲芙看着他,没来由的就是觉得安心。他看着与她年纪差不多,举手投足间能看出身份尊贵。

    这样被救了,总算是叫苏傲芙安心下来,她方才那些坚强此时也是悉数崩塌,想想方才要是没被他救了,她也不知该怎么办,这才叫她后怕起来。登时眼眶都红了,可是又觉得她好歹是一代女皇,就这样哭了还是有损威严的,是以只能低下头佯装揉着眼睛。

    只听头顶那公子轻笑:“姑娘莫怕,我不是坏人,不会将你怎么样,只是这荒郊野岭的实在是不放心将你一人扔在这儿,我将你送去邺城姑娘便能放心了,姑娘莫哭了······”

    苏傲芙听他这话,急忙抬起头辩解道:“我才不是怕,我只是方才眼睛里进了灰,揉揉而已,正巧我是要去邺城找我兄长,既然你帮了我,便帮到底吧!到时候我一定有重谢······”

    “皇······公子,我们可以走了。”两人正说着,只见旁边走出一个侍卫模样的人,恭敬的对那公子行了一礼。

    苏傲芙狐疑的看了他一眼,这人看来是有些来头的,这侍卫一看就不是什么简单人物。他是姓黄?那人似乎是察觉到了苏傲芙的目光,对那侍卫开口道。

    “行了,我们走吧!”

    “姑娘不用担心,我是正经人,不过我看姑娘倒是有些难言之隐,明明是生的这般绝色,却还要将容貌隐藏起来,想来是不想被人发现吧!那姑娘还是先将面具贴好些,要不然其他人该发现了。”

    苏傲芙伸手一摸,面具此时已经是破了,想来是方才滚下山坡的时候弄坏的,如此她夜晚不再隐瞒,一把将那面具撕了下来。

    “我也没什么见不得人的,这天色已晚想来是没人看出我的。不过,公子是姓黄吗?你此番救了我,想要什么只管说,我都能报答你。”

    她向来是很有道义的,帮了就是帮了,总是要报答人家的,要不然可说不过去。

    还不待那公子回答,便听得熟悉的声音传来:“傲芙······”

    好了,她皇兄来了,听这声音可是火气不小啊!她自然知道该怎么对付她皇兄了,想着,苏傲芙立马变脸一脸可怜兮兮的看着来人,不待他们开口便立马道。

    “哥哥,我错了,我受伤了,我身上疼,腿也疼,到处都疼,要不是这位公子救了我,我都不知道会成什么模样······”

    果不其然,两人听说她受伤了,哪里还会责怪她,立马便将她自马上抱下来,对那公子道谢:“多谢这位公子对小妹相救之恩,我们一定好好报答。”

    那公子摇摇头,见她已经没事了,便打马离开:“无事就好,我不过是举手之劳不用挂心,我还有事便先离开了,告辞······”说罢便朝邺城而去。

    苏傲芙不误惋惜的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夜幕,好可惜呢!都不知道他是谁,除了一个性,她对他一无所知。不行,她一定要让皇兄替她查出他的身份来。

    苏玉堂抱着苏傲芙急忙往皇宫里赶去,这公子衣着不凡,要将他找出来是很容易的,到时候不管是他要什么样的报答,他们都能满足。现在他更担心的是,他该怎么对云天交待,傲芙受伤了,云天会杀了他们的,只能自求多福了。

    苏傲芙看着他远去的背影,不知还有机会再见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