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7.第537章 有些人,只能错过

    苏锦世只是沉默半晌,看着大家沉重的摇摇头,开口道:“我无事,不过是没什么胃口吃饭了,你们自己吃吧!我先回房去休息了。”说罢,便也再没说什么,起身离开了。只是那身影在夜色中显得格外的沉重,看来也不是没事的模样。

    不过因着她先是交待下来,他们也不好多问了。苏云天看着几位父君,显然他们也是不知道的。慕明轩若有所思的看着苏锦世离开的方向,沉声道。

    “既然你们母皇叫你们不要过问,那你们就不要问她了。待她想说的时候自然是会告诉你们的,你们还是暂时就不要管那么多了,早些吃完饭了回去休息吧!待你们母皇明天平静些了,你们自然是会知道的。”

    既然是从北狄国来的书信,又叫锦世那般的失神,他也是猜到了会与谁有关,在北狄国唯一能叫锦世失神的,也就只有朝允了。想来方才那封信上是朝允的什么消息吧!看锦世那般伤心的模样,一定不是什么好消息了。

    锦世不说,他也是看出来了,想必锦世这一番是受了打击,还未回过神来,加上孩子们都是难得的聚在一起,锦世也是不想这样扫了他们的兴,这才没说的吧!

    一席饭吃完,苏云天他们也是没有去打扰苏锦世,而是纷纷回了自己的寝殿歇息。他们虽然不知道是出了什么事,但是看母皇那模样眼下她需要的是自己一个人安静一下吧!待母皇想说的时候自然是会对他们说的······

    林思远他们默默的走到苏锦世的寝殿外,此时远远的看着房间里透出的灯火,昏黄的照着。显然她还未睡,林思远看着他们,开口道:“眼下锦世也该是伤心的,我们要是此时一起进去,想必会叫锦世烦心,不如就先让谁进去劝劝锦世,待锦世平静些了,其他人再进去吧!”

    “要不,就公孙公子你进去劝劝锦世吧!”林思远看着公孙言清提议道。

    公孙言清微微摇头:“此时还是林公子进去比较好,在大事方面锦世向来是更加依赖林公子,想必此时由林公子你来安慰锦世会更好,我嘴拙,进去了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如此,在几人的同意下,林思远便朝苏锦世的房间走去。走到门口,他轻轻敲了敲门,温柔的开口道。

    “锦世,我是思远,此刻能进来吗?”

    良久只听得房间里一声几不可闻的叹息,似乎声音还带着些许颤抖,想必她此时是不好受的。

    “思远,进来吧!”

    林思远推开门走了进去,便看到她坐在桌前,手中的那封信是被拽在手里,因着用力已经是有了皱巴巴的了,她方才该是在看着那封信了,林思远走过去,坐在她身边温声开口问道。

    “锦世这般伤心,是朝允出了什么事了吗?”

    苏锦世眼眶微微发红,将手中的信握紧了些,颤抖着开口道:“朝允,驾崩了······”

    林思远讶然,他是想过可能是朝允出了些什么其他的事,可是这驾崩?实在是没想过,朝允不是与他们年岁差不多吗?此时也该是壮年才是,为何会突然就?这般想来,也无怪乎方才锦世会那般的失神了,她一直将朝允当成最好的朋友。

    这么些年虽然是没见,但是偶尔也是会在百忙之中有书信的来往,两人的交情是就算是不见面也是丝毫未减的。对于锦世来说,她看为至交好友的也就只有朝允与伊见了。伊见当年被苏紫情残害致死,锦世已经是伤心至极了。

    此番再听到朝允驾崩的消息,对锦世来说确实是打击很大,这么大的消息,想必是没人敢虚报的,这封信也该是朝允最后给锦世的绝笔了。

    “我原本以为当年一别,此生总该是有机会再见的,等我们的孩子都大了,能够接过我们的重担了,我一定会去北狄国见见朝允,兴许我们那时还不算很老,还能一起游山玩水也说不定。”

    “哪成想就这样一别再无机会再见,如今只有这样一封信来告诉我他的消息,却也是我最不想听到的消息,这般想来叫我如何不伤心,本以为时间会等一等我,给我机会。却不成想过,时间从未对任何人仁慈过。”

    “哪怕只是早一点,就是只要早一点,我能够想到的话,我一定要去看看朝允的。可是眼下,我说什么都是迟了······”苏锦世神色黯然,她在云锦的朋友本就不多,却不曾想就这样都失去了。

    方才看到那封信的时候,她几乎都不相信了。可是事实让她不得不相信,那封信是朝允唯一的皇子给她写的,在信中言明,朝允近些年来一直身子都不好,却还是忙于国事。前些时日终于是一病不起,病重还特意交待过不要将消息传出去。

    待朝允驾崩后他这才给她将消息送来,是以她知道消息的时候已经是连朝允的最后一面都见不到了。两人就这样遗憾的离别,再也没机会相见了。苏锦世神色黯然,一直强忍着泪水。

    是不是人到了一定的年纪就会特别容易伤感,因着这些世事无常也是越发叫人无法接受,她能做的只能在这儿缅怀一下她与朝允那短暂相交的时光,借此来叫自己忘却了伤痛······

    看着她那模样,林思远心疼不已,将她搂近怀里,温柔的安慰道:“我想,朝允不让人告诉你,就是因为害怕你会伤心吧!他是将你看得很重要,又如何舍得叫你伤心呢!光是想想,肯定就已经不忍心了。”

    “锦世且想开些,朝允这样是有他的理由的,我想他珍视锦世的程度一定不会比锦世珍视他的程度要少的。眼下,我们能帮上忙的就是帮朝允的皇子将北狄国的江山给守住。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朝允的皇子是与蕴和差不多大的,此时也还十多岁的年纪,该是很多事都要帮忙的。”

    “我们便在这些事上帮帮忙吧!如此也算是叫锦世心安些······”他如何不知道朝允对锦世的心思,他也是个男人自然是知道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的心思了。只是朝允是有他的责任,而锦世也是有她的不能放弃。

    是以,他们两人就这样生生的错过了,这也是没办法的。锦世兴许是没意识到,可是他都知道。

    苏锦世被他紧紧的抱着,这才感受到一丝温暖,她擦了擦眼泪,不禁开口道:“我这都是几个孩子的娘了,自己孩子都不哭了,我这老大不休的都还在这儿哭,实在是丢脸。我明天便拍几名亲信去北狄国,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

    “锦世不管是几个孩子的娘,还是多大年纪,在我心里,锦世永远是需要我呵护的。等我们都老了,要是锦世还想像我撒娇,我也是会好好的哄着锦世的。”林思远温柔的说道。

    苏锦世点头:“思远,有你们在真好······”有些人,有些事错过了,就是一辈子的遗憾,还好,她没有错过他们,他们一直都在一起。有些遗憾是因为带着残缺的美丽,才会叫人记忆深刻永远都忘不掉的。

    对某个人,或是某件事,亦或是某一个故事,存在的必然是为了给这个世界留下一段美丽的剪影,这样就够了······

    待苏锦世平静下来之后,几人这才走了进来,一同看着苏锦世,此时也不用多言,他们想说的,她都懂,她未开口,他们也是知道她在想什么,这就是他们长久以来的默契了······

    本以为此番朝允驾崩会给北狄国带来一场大动荡,毕竟新帝登基年纪好小,就怕有那居心叵测之人会从中作乱,是以苏锦世才派人在北狄国盯着。不过还好,是叫她白担心的,想来是因为朝允在位时的勤政爱民,叫朝中大臣与北狄国百姓都对他信服。

    加上新帝亦是行事稳靠,显露出与他年龄不一般的沉稳,倒是叫北狄国上下都是信服,是以也没人站出来作乱。北狄国上下是一片祥和,这也叫苏锦世放了心。

    事后,苏锦世也是将这些事的始末都讲给了苏云天他们几兄妹听,她与朝允的交情,以及当初朝允的出手相帮,苏云天他们听完后,也是明白为何当时她会那般伤心。

    苏傲芙看着苏锦世,开口道:“母皇,傲芙听您这样说,当真是很想见一见朝允叔叔呢!可惜的是没有那个机会了,不过,听闻朝允叔叔的儿子是与他差不多的贤明,那傲芙就想,有机会就是能见见他也好啊!”

    显然,对于一个少女来说,好奇心是重过一切的。虽然母皇一直将她当成小孩子,可是她已经不小了,该懂也懂得差不多了。方才听母皇那样说,她都是猜到了,当年的朝允叔叔一定是对母皇有过情愫的,不过是没叫母皇知道罢了。

    她可是听说,男女之间是没有纯友谊的,除非是其中一个喜欢同性。显然,朝允叔叔是不喜欢男人的,那就是喜欢着母皇的。

    “有机会的话,母皇亦是想见见北狄国这位年轻的帝皇呢!听说是叫朝华,他该是像他父皇一样优秀的······”苏锦世目光悠远,朝允的孩子该是像朝允的。不知何时有机会能见面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