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第29章 不可一世

    “单纯的出差?哼!鬼才信你!”米果果冷哼的撇了他一眼,要是在信他,自己就真的成了二百五,因为他已经开始不安分了,“混蛋……拿开你的爪子!”米果果的小腿不停的乱动,踢踏着,那两只秀美如花的小拳头,也抵在他的胸前用力的捶打着。

    “混蛋……”裴青阳意味深长的重复了这一说辞,却邪恶无比。

    而米果果只觉腰身被他越搂越紧,一阵冷厉的气势向她袭来,很明显,她成功惹恼了某人。

    还不待她开口,裴青阳已经抢先一步,“既然被你说成了混蛋,我就做点混蛋的事,要不然怎么对的起你。”

    他一脸邪肆的看着她,似乎要把她看穿,看透,她的高耸很软很绵,加上她不安分的扭动摩擦,让裴青阳原本冷静的身体,撩起一把郁热,身子也有了微妙的变化。

    而米果果如坐针毡,愤怒不已,“你……你……”她口吃的不知道说什么好,真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动不动就FA情!

    裴青阳依然霸道地搂紧她的腰身,沒有任何放手的意思,似乎要惩治她一般,发出邪mei的邀请,“你什么,这可都是你自找的。”

    米果果快被他无德的表现气炸了,怎么说这话脸不红不白的。

    “一副禽兽样还想装成道貌岸然的君子,真是不要脸!”米果果捍卫不动,只好快活快活嘴,谁知……裴青阳猛然俯身,霸道的吻直逼米果果粉嫩的唇!

    “呜呜……”

    看到面前那张顷刻间放大的脸,米果果的瞳孔也猛然扩张,直到自己的唇被一抹柔软所覆盖,她才慌乱的不停扭动着自己的头,想要避开裴青阳的吻,可她却没有过多的力气……

    耳边,是他粗重的喘息声,鼻息间,是他淡淡的古龙香水味,心跳剧烈,她无法正常思考,神志渐渐混乱。

    待,俩人呼吸受助时,裴青阳才恋恋不舍的放开了她,有这么一秒,米果果是静止的,是沉沦,还是回味无穷的?

    可当她反应过来,第一眼看见的变是他鄙夷嘲讽的眸色,她不由的抬起小手,朝他挥去……

    裴青阳岂能让她得逞,一把抓住她的手腕,不疾不徐的开口,“如果你在不安分一点,别怪我在这里就办了你,你看看这里的人,他们似乎很喜欢看你的热闹……”裴青阳目光从她的脸上移开,米果果也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所有的人介于裴青阳的威严不敢出声,但她仿佛能感觉到他们一个个都在看她的热闹……

    米果果握了握拳,心里的恨意连连飙升,这BT的男人,说的出做的到。

    此时的米果果略显苦逼,恨不得跳下飞机,而那轻生的念头也只不过是一闪而过。自己就这么死了,怎么对的起含恨而终的妈妈!

    既然已经沒有办法了,她还能怎么着?自己越是倔强,越是勾起他的抖意,还不如放下架子妥协吧!

    “我求你放了我吧!我以后尽量不去招惹苏小雅,也保证不会出现在你的面前!”米果果一副深闺怨妇的小摸样,十足的招人喜欢,可是她的转变却令某人极其不悦!

    “放了你,不可能!打你上了我的chuang,我就没打算放你自由!”暗哑低醇的声音里,倾泻着他的狂妄,不可一世,想摆脱他,想都别想。

    裴青阳的回答,让米果果极其不解,难道他想缠着她不放?还是他对苏家的关心都是假的?

    “你以为我愿意上你的chuang啊,卑鄙!”米果果愤恨的吼道,她最讨厌他提及起这件事,难道嫌她伤的不够深,还是失去的不够多!

    “你不愿意吗?”裴青阳带着一丝玩味的语气说道。

    奶奶的,一件事情可以不重复吗?

    米果果恨死这个大混蛋了,继续吼道:“我愿意个屁呀!”也顾不得有没有人在场了,要是不让她发泄一下情绪,她还不憋死啊!

    张嘴屁,闭嘴屁的,谁家姑娘会这样,也只有她米果果够另类!

    “可是你很享受不是吗?”裴青阳似乎有意在逗她,声音不大不小,刚好机舱里所有的人都可以清楚的听见。

    该死的臭男人,不知道羞耻二字怎么写是吗?

    “你知不知道你很,可耻?”米果果晶亮的眸子里盛着满满的怒气,犹如火山喷发的气势在逆袭着她的容貌。

    这一刻她清楚的知道,眼前这个帅气阴冷的男人要比苏家母女,还要难对付,就如同狗皮膏药一般,甩也甩不掉。

    没想到,复仇大计才刚刚展开,就碰上这么一个难缠的主,他是苏家派来折磨她,羞辱他的恶魔吗?

    裴青阳有力的手臂,狠狠的搂住她的腰身,那n味不清的举止不敢让人遐想“我还有更可耻的!比如我们……”

    米果果明白他话语里的含义,立马覆住了他轻起的薄唇,“闭嘴,你还要不要脸!”这么多人在看着,他怎么可以如此肆无忌惮?

    裴青阳目光凝视着她修长白皙的手指,唇角的弧度大大的漾开,轻轻的吻了上去,那湿润的触感,就像电流一般遍布她的全身,不由的想抽回手臂,可某人却怎么也不放开。

    米果果望着他情变的眼神,防备的瞪着他,“我警告你,不许乱来,要是把我惹急了……”米果果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裴青阳横抱起来,往机舱的休息室走去。

    “干嘛?我不去!”米果果被他折磨的快要崩溃了,越是努力挣扎,他越是用力捆绑,丝毫不给她逃脱的机会。

    “不许乱动!”裴青阳蹙了蹙眉,有些不悦的呵斥道。

    你说不动就不动,凭什么听你的?

    她就要乱动,连打带捶的斥候着他的脊背,就她那点力道,给裴青阳挠痒痒都嫌轻。

    机舱里的机务人员见这一幕,几乎都是目瞪口呆,敢和总裁耍泼,她可是头一号。

    能得到总裁的垂怜,估计也是第一人吧!

    米果果不悦的瞄了她们一眼,看什么看,没见过被人绑票啊!还不报警等毛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