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第27章 你属狗的

    这一刻,他不知道为什么会逼她离开苏家,是害怕她伤害小雅?还是为了别的什么……

    可他的脾气……“好,不离开是吧!那就别怪我。”说完,一把将她推回座椅,就像扔一件废品一样,不会眷恋的在看她一眼。

    由于他用力过猛,米果果又毫无防备,一头磕在了车窗上,痛的她直掉眼泪,“呜呜……你个王八蛋……”她捂着额头,心碎的七零八落!

    裴青阳冰着一张脸,见她还有力气骂人,依旧不理不睬,一路飙车狂舞……

    他本无情,又怎么会管她的死活,慢慢的米果果变得安静,不会在为了急速行驶而大呼小叫,也不会为了额头传来的痛感,在掉一滴眼泪。

    “停车!”米果果将眼底那层心酸深深的埋进了心里,她知道,她不会在博取谁的同情。

    裴青阳并没有在意她说的话,依旧灵活的转动着方向盘。

    “我叫你停车!”米果果在次怒吼道,他凭什么恐吓她,凭什么让她离开苏家?

    裴青阳的眸子暗而幽深,拉出一抹狭长的弧度,撇了一眼身边闹脾气的小女人,“闭嘴!”他不耐烦的说道,语气不冷不热,听不出来他心里在想什么。

    总是一副帝皇的架势命令人,你以为你是秦使皇,汉文帝吗?

    你不是让我闭嘴吗?那好,我就把嘴闭上……

    只听“叮!”的一声,米果果居然灵动的打开了车门!

    该死的,她活够了吗?如果裴青阳反应在慢一点,她会被风驰急速甩出去,那么,她将尸骨无存……

    裴青阳一把将车门锁死,心中居然有了一丝后怕,这女人果真不知死活。

    “不想活了是吗?”裴青阳阴沉着眸子,字眼狠戾的瞪着她。

    “和你在一起生不如,死!”米果果撅着小嘴,特意在‘死’这个敏感的字眼上加重了力道。

    其实,裴青阳的车速早就减了下来,虽然他玩飙车,赛急速,可是车里坐着米果果,总觉的心里有了厚重的压抑感,是害怕她受伤,还是……

    可是她倔强顽劣的性子,总会让自己伤痕累累!

    裴青阳将车子缓慢的停在了路边,他对她已经无法在忍了,下了车,打开车门,一把将米果果扯了出来,狠戾的将她压制在车门上。

    “生不如死是吗?那好,我就看看你是怎么个生不如死。”说完,裴青阳俯身靠近,趁着米果果还在懵懂的时候,一口咬上了她雪白的脖颈。

    一阵疼痛感让她惊觉,“啊……放开……混蛋……”她用力推拒着他,可是不起任何作用。

    “知道痛,就给我听话一点!”裴青阳边说,边拿出手机拨了一串号码。

    一滴泪,爬满那张秀色可餐的小脸,“你属狗的,你乱咬人?”自打上错了chuang,自己就像遭到了诅咒一样,处处碰壁,恶魔缠身……

    随她怎么叫唤吧,裴青阳似乎也稍稍的习惯了一点。

    他板着一张裴峻的容颜,对着电话命令道:“备机,去美国!”说完利索的挂了电话。

    他优雅的外表,将他粗鲁的成分掩埋的格外好,要不是亲身经历,怎么也看出来他会下手这么狠。

    米果果的手臂几乎快被他掐断,这一次的力道,摆明了是一个十足致命的疼痛。

    “痛……该死的,快放开我!”强烈的痛感迫使米果果晶莹的泪水津津滑落,声音也在不知不觉中带上了厚重的鼻音。

    可他,狠戾的一推,依然是那么的粗鲁,没有一丝丝怜惜,“进去吧!”

    耳畔传来重重的车门关闭声,米果果的心也跟着收紧,浓郁的害怕和恐惧狂猛的席卷而来!

    电话里,美国?他要带着她吗?不要,她不要去……

    裴青阳察觉自身的火气十足,可气从何来,单指她不离开苏家吗?有这么一刻,他的心是乱的,大脑是空白的……

    车厢内,都是裴青阳散发出来的涙气,那种窒息感,无疑是让她毛骨悚然,“放我下去,你凭什么操纵我的自由?”米果果不卑不亢咬牙切齿的说道。

    “凭什么?就凭你没能力逃开我的手心!”他的语气压的很低,但是却丝毫不减他的阴森和威严,深邃的眸子犹如暗夜最腥红的血光,直勾勾的逼视着米果果,让她不由的害怕,畏惧!

    听听,多么霸气外漏的话语……

    裴青阳一直攥着她的手腕,似乎怕她在乱来触动了车子上的哪个按钮,不安分的女人,就要不安分的对待,裴青阳一路驰骋,赶往机场……

    “王八蛋,你放开我!”米果果用力掰着他的大手,恨不得直接拿刀剁掉,也不要被他牵着扯着。

    “如果你死性不改,打算在苏家兴风作浪,最好别让我发现,不然,我会让你后悔来到这世上!”裴青阳暗沉而狠戾的语调,让米果果发自内心的恐慌。

    妥协,她也想妥协,可是说出来的话总是违背了自己内心最初的想法,“我不会离开苏家,也不会听你摆布。你个自大的混蛋,别以为你有钱有势就可以左右我,我米果果偏不吃你这一套!”她的脸色有些发白,虽然心里对他的惧意横生,可是嘴上,她偏偏倔强的邻人愤怒!

    “是吗?你会为你说出的话,付出代价!”裴青阳的语气不算是太重,多了一层邪魅和警告!

    米果果愤恨的瞪着他,手腕几乎被他掐断了一般,几乎没了知觉。

    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尖厉的牙齿已经不偏不倚的咬上裴青阳紧箍住她的手腕,咬就狠咬,既然下嘴了,就不要留情。

    直到裴青阳的手腕在也承受不住这股尖锐的痛时,这才松开了她。

    柔嫩的唇瓣上,添染了一丝丝血红,米果果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一头被惹怒的小野猫,晶亮璀璨的眼眸里是她格格不入的愤怒……

    裴青阳的厉眸一瞬不瞬的盯视着她,眼神如同利刃,恨不能将米果果劈成碎片。

    他的眼神转移到刚才被米果果咬伤的手背上,此时此刻,有一道略显触目惊心的牙印印刻着,敢咬他?她是第一个!阴森的脸颊上,狠戾也愈加明显了。

    米果果的神色之中难掩她的恐慌,心下是无尽的骇然在体内放肆的律动,好似……她咬他的后果,会很严重。毕竟,裴青阳这个人,看起来不是那么好惹的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