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第25章 飙了一把心酸的泪

    米果果见俩人离开,心口提着的一口闷气终于释放出来,“裴青阳,做鬼我都不会放过你。”和他出差,出个屁吧!打死她也不去。

    楼下,苏小雅一听说裴青阳还要出差,心里有些不是滋味,“青阳,你又要出差,不是才回来吗?”苏小雅小鸟依人般搂上他修长的手臂,娇嗲的嗓音带着有些抱怨的口吻。

    裴青阳没有像谁解释的必要,只是简单的应付一句,“美国那边有事,必须去!”

    他的回答依旧不冷不热,鉴于他冷着一张帅气的脸,苏小雅也没有着多说什么,只是轻语的“哦”了一声,然后和他一起进了餐厅。

    米果果躲在卧室里,以为不出来就会没事,可谁知道,裴青阳居然派苏小雅上楼来叫门。

    “果儿,你收拾好了吗?青阳还在楼下等你。”苏小雅轻轻的扣着门板,声音不大不小的叫着她。

    其实在苏小雅的心里,或多或少也会羡慕果儿,因为她可以和裴青阳一起出差,一起工作。而这样的生活,对她来讲,竟是最奢侈的想法……

    米果果故作听不见,任苏小雅怎么敲门,她也说话,不开门。

    她坐在床上,双腿盘坐,她就不信了,现在苏小雅就在门口,他还能闯进来将她拖走?

    可是事实,总是让她彪了一把心酸的泪……

    他早就该想到,米果果不会乖乖的听话,眉宇之间形成一道深深的沟壑,可那裴峻的表情掩埋了他此刻的心情。

    他迈着优雅的步子,双手插在裤兜,朝楼上走去。

    苏小雅见裴青阳也走了上来,对着他露一抹难耐的神色,顺势地端了端肩膀,表示很无奈……

    裴青阳清了清嗓,似乎告诉某人他就在门外,“咳咳……”暗自冷笑一声,“小雅,我有件事要向你坦白,其实……我……”裴青阳是什么人,想必没人摸的清楚吧!玩心计,耍心眼,她十个米果果摞在一起也不够个。

    裴青阳说出的话,让躲在屋子里的米果果冒了一把冷汗。事不好,这王八蛋居然要玩真的……这事……丢不起人啊!

    可苏小雅却是一头雾水,抬起费解的眸子仰望着裴青阳略显诚意的脸庞……

    “为什么这样看着我,对不起你的人是我……”裴青阳嘴上这说,其实心里已经在倒数,“一,二……”还没数到三,就听“啪”的一声,门板打开了,米果果憋屈着一张冷藏的小脸,苦笑道:“不是要出差吗?走啊!”

    米果果不悦的藐视了一眼苏小雅那张花痴的容颜,被男人耍的团团转,居然还开心的傻笑,你们老苏家人果真脑袋缺弦,心眼不好使。

    还好她是随妈妈姓的。

    见米果果气恼恼的出来了,裴青阳性感的嘴角扯出一抹得意的邪肆,“那还不快走,难道要我说……”

    “打住!”米果果就知道他狗嘴吐不出象牙,直接做了一个停止的手势,回身拉着皮箱朝楼下走去。

    苏小雅对于裴青阳既要坦白的事情还是一头雾水,只好轻语地问道:“青阳,你刚才要向我坦白什么?”

    裴青阳走在苏小雅的前边,她似乎再也看不见他诚恳的神色,“你送我的水杯,碎了。”

    “啊……”他的言辞,显然令苏小雅很意外,“没,没事,喜欢我在送你一个。”她随后跟在裴青阳的身后往楼下走去。

    闻言,米果果差点被这个打碎的‘水杯’气的半死。

    好你个裴青阳,你就玩吧!姑奶奶我早晚有一天把你乱刀砍死,五马分撕……

    米果果嘟着嘴巴,一脸嫌恶的看着他们。

    女人要是犯贱还真是没药医,人家更本就没正眼瞧她,她居然还美滋滋的跟在他身后像个哈巴狗一样的摇尾乞怜……

    “青阳,到了美国记得给我打电话哦,我会想你的!”苏小雅依旧恋恋不舍的放开了裴青阳的手臂。

    “嗯。”裴青阳轻声的答应道,可眸子里却是充满了迷乱,为什么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对小雅除了亏欠,依旧没有过多的想法,而,眼前这个嚣张跋扈的女人,居然会牵引着他的喜怒哀乐?

    那是什么眼神,鄙夷?嫌恶?不管是什么棱棱角角的,他裴青阳都会给她磨平,拔掉!

    当裴青阳和米果果走出大门的时候,苏小雅终究忍不住的落泪了,“青阳……”她飞奔而来,一把扑向他的怀里,“青阳……”她轻泣着,从来没觉得离别会是这般伤心,虽然他只是出差,几天后还会在回来,可是她的心里却是空牢牢的,异常难受。

    见她梨花带雨的轻泣着,裴青阳那颗冷漠的心,似乎开出了温室里的花朵,主动吻上她的额头,轻轻的诱哄道:“怎么了,舍不得我?”

    “就是不想你走……”苏小雅默默的望着他,这是他喜欢了20多年的男人,他的冷漠,他的无情,几乎让她溃不成军,往往在他的面前,自己总是弱小的不敢大声喘息。

    “我很快就回来,乖乖在家等我!”裴青阳难得好心情,宠溺的摸了一下苏小雅飘顺的长发,顺势吻上她的脸颊,虽然只是蜻蜓点水般的轻吻,可在苏小雅的心里,亦如同受宠若惊……

    “还有完没完,在不走我不去了!”见俩人腻腻歪歪的没完没了,米果果有些不耐烦地投去一抹鄙夷。

    闻言,裴青阳不悦的吐出俩字,“你敢!”那声音宛如刚刚打开尘世的门,如同一道冷厉彻骨的寒风一般,让人浑身一冷,沉浸在冰天雪地里。

    “你……(你个王八蛋)”后面的字眼,米果果硬生生的吞进了肚子里。

    上辈子是打家劫舍了,还是杀人放火了,这辈子居然和这么恶魔有了牵连……

    米果果就像一个受气的小媳妇,一句话也不敢在多说,憋屈着站在门口,头低低的看着自己的鞋尖,就像做错事的孩子一样,可爱的令人咂舌!

    苏小雅见气氛有些尴尬,又不好说果儿,又不敢说裴青阳,只好轻轻淡淡的说了句,“时间不早了,你们快走吧!”她总是一副很懂事的样子,也不会为难任何人,也许这是让裴青阳最欣慰的事情!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