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第21章 如此狼狈

    苏小雅吸了吸发酸的鼻头,泪眼凝笑的看着他,“真的不走了吗?”

    “嗯,不走!”他的回答让苏小雅倍感温馨,一抹甜蜜满满的装进心里。

    这一刻,她感觉到了什么是幸福,那甜腻地笑容比花儿还美丽。可她知道,这一夜,他睡得并不安稳……

    次日,天空泛白。

    人有三急,她米果果也不是个例外,她迷迷糊糊走进浴室,突然被镜子里那个陌生的面孔吓了一大跳,这是谁?是她吗?

    她错愕的看着镜子,那里面不人鬼不鬼的女人是她?

    米果果哀怨似得长叹一口气,她怎么会如此狼狈?

    一个个为什么在脑海里一直打着转,一件件,一桩桩事情也都如时光机一样,播放个不停,她抬起小拳头,愤恨地砸向洗手台,“靠,疼……”

    她居然还穿着混蛋的衣服,真想撕碎了扔进马桶,那土鳖的钱包更是让她心肝颤,居然连一件低价的衣服都买不起,由此可见,现在的她,有多么的落魄!

    莫彦熙也习惯了早起,一大早就来到了她的房间,只是chuang上空空如也,他变敲了敲浴室的门板,“在里面吗?”一个优雅动听的男声传入她的耳府。

    半响,米果果唯唯诺诺的答应道:“我在里面。”如此狼狈的自己,怎么以面示人?

    听见了她的回答,莫彦熙性感的薄唇扯出一抹笑痕,“我把衣服放在chuang上你出来拿吧!”还没等他回身,浴室的门就打开了,“衣服?”米果果傻呆呆的问道。

    见状,莫彦熙噗嗤一笑,那一笑可抵倾城,让人目瞪口呆,果然是妖孽,米果果暗叫不好,躲也!

    “你打算这样出门吗?”莫彦熙看了看她的着装,不满的撇撇嘴。

    米果果有些郁闷,她知道自己有多么的不堪,不用他好心提醒。

    见她不悦的蹙了蹙眉,莫彦熙收敛了笑意,将手里的提兜递给她,“好了,换上去吧!”

    按理说,米果果应该说声谢谢,可是江湖儿女不拘小节,谢谢说多了反而和矫情,她接过东西,直接钻进浴室,脱掉,换上,多么简单。

    可是看着手里的neiyi和小裤裤,她米果果也会脸红,居然准备的这么齐全,而且尺码分毫不差。

    难道昨晚他?

    这样的念头一闪而过,瞬间被自己浇了一盆冷水。看看自己这熊样,不把人吓跑已经不差啥了,谁还会对她不轨?

    她以为莫彦熙早就离开,没想到一推开门,却愣住了……“你没走?”

    “真是太美了!”他不由的赞许出声,果真是个有资本的货。

    见他痴迷的眼色,米果果立刻护住胸口,有些尴尬的问道:“谁叫你给我买这么短的裙子啊?”她一脸的不悦,口气也不是很温柔,可那小倔脾气却是可爱的要命!

    莫彦熙漂亮的嘴角勾起一抹耀眼的弧度,邪魅而蛊惑,“很好看不是吗?”

    好看,脱了更好看,可这话,米果果却没敢说出口。

    而是躲避了他的触碰,如果说裴青阳是来自地狱里的撒旦,那么,眼前的男子就是俊美的宛如天神,那浪荡又精致的美感,几乎令人窒息,颤抖!

    胸前的饱满若隐若现,如果让她这样上街,还不如让她一头撞死算了。

    米果果懊恼地咬着嫣红的唇瓣,粉嫩的唇上泛着潋滟的水泽,让人忍不住想要上前去咬一口。

    在莫彦熙的强烈要求下,米果果陪他吃了早饭,虽然俩人话语不多,可是气愤非常的活跃,米果果一点压抑感都没有,随即也就接受了他的好意,送她回到了苏家别墅。

    车子停在了苏家别墅门前,莫彦熙一双漆黑的眸子,发出并蒂的光芒,她居然住在这里,她的身份?

    米果果下了车,将身上的男士外套脱还给他,礼貌的说了句谢谢!

    “能为美女服务,是我的荣幸!”他的声音低醇而温和,虽然有点油嘴滑舌,可听上去却是令人舒服,像是一股暖流窜进她的心里。

    米果果水润的唇瓣,扯出一抹绝世笑焉,“但愿这种荣幸你天天遇到,而我不会在成为你荣幸的对象!”

    莫彦熙剑眉蹙了蹙,薄唇轻启,食指在唇边左右轻晃,“No,No,这种荣幸……只为你一人!”说话的瞬间,莫彦熙的外套在次披上了她的肩膀,而米果果自认为以后不会再见,所以将外套推还,而莫彦熙却很自信满满的说道:“乖!披上,你会有机会还给我的!”

    米果果微微一愣,带着不解的神色看着他,“好了美女,给个拥抱吧!”莫彦熙主动上前,将处于懵懂的米果果搂进怀里。

    而这一幕,全数落在了一个人的眼里,在他的角度看来,这样的拥抱**味至极,还有那个告别的W,就像两个依依不舍的人儿在诉离情……

    刹那间,裴青阳英俊的脸庞绷的很紧,整个人都被一种阴冷的恐怖气势给弥漫着,这就是她一夜未归的理由,看来他的表现还是不够让她满意!

    米果果刚一走进客厅,就被苏小雅拉到了一边,“果儿,你怎么一夜未归,刚刚送你回来的那人是谁?”苏小雅迫不及待的想知道一切。

    “和你有关系吗?”米果果的语调显露出极度的不悦,她的关心不觉得很假吗?她一夜未归,为什么昨晚都不打电话,而是一大早来兴师问罪。

    “果儿……”没等苏小雅说一句完整的话,米果果就不耐烦的打了一个停止的手势,言行举止有些傲慢无礼,“得,别说了,管好你自己,看住你的人,比什么都强!”她的话里带着另一层含义,虽然苏小雅不明白,可不代表他也不明白。

    裴青阳站在落地窗前并没动,一双暗沉的眸子越发的狠戾阴霾……

    “果儿,现在外面这么乱,我是怕你吃亏!”苏小雅连忙解释,她是一番好意,生怕果儿误会她。

    吃亏,她吃的亏还少么,还不是败她的未婚夫所赐。思及此,米果果的嘴角投去一抹嘲讽似得的笑痕,“你是想告诉我,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吧!”

    米果果微微掠了掠唇,细小的动作看入裴青阳的眼里,胸口处似乎猛然有一阵酸涩淌过,不过也仅仅只是停留了一秒,片刻就消失殆尽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