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极品透视

488章 磕头认错

    临走的时候领头的那个还不解气,在墙旮旯里把尿罐子拎出来,养尊处优的也真够难为他,这么臊气的东西都敢下手提溜,抡起来摔在病秧子头上。

    用了多少年的土陶罐子,里面泛黄的尿垢都结了厚厚一层,这东西肯定早就酥了,摔在头上还不如人的头骨结实。果然,尿罐子碎了,三叔那凹凸不平的脑袋没碎,只不过才破了点皮,流了一脸一地的血而已。

    易晓明知道这事的时候,三叔已经躺在镇卫生院的病床上了。

    当时邻居们也是等这群青年打完人发完狠以后才敢出来,急里慌张地乱作一团,有的拿棉被,有的抱柴禾,乱哄哄地吆喝:“三轮车,开出三轮来!”

    那个龅牙龅得啃西瓜无人能敌的西邻开出他的三蹦子来,先铺上柴禾,再铺上被窝,因为三叔很瘦没有分量,啃西瓜大王几乎是用俩指头捏着衣服就把他提溜到三蹦子上,三蹦两蹦就到了镇卫生院。

    当然,用俩指头捏着不排除三叔满身尿渣子的原因,他用的这是提溜尿罐子的手法。

    李时问道:“那些青年是干什么的,跟晓明什么仇?”

    王琳琳却又不说了,有点气鼓鼓的:“到医院你问他!”

    李时心里奇怪,刚才还说得好好的,怎么突然变成那样的态度了?

    一脚踏进病房,满屋臊气差点把李时顶出去。只见三叔头上缠着绷带,满脸血道道,一块块乳白色的是尿渣子,红的白的还怪好看。李时生气地说了句:“怎么不把病人脸上清理清理!”

    这应该不怪护士,人家戴着大口罩闻不到味儿,听到病人家属发火,护士狠狠地白了李时一眼,仅此一眼,第二眼就换上火辣辣的眼神了。也不解释,只是一改往日作风,出出进进十分勤快地把病人收拾得干干净净。一边收拾一边心里没来由甜蜜,心说我家里要是有这么个病人让我伺候伺候该是多幸福,你看他多慈祥,年轻的时候一定是帅锅,不然能有那么帅气的侄子,看一眼就让人家心里怪舒服滴!

    “晓明呢?”李时问三叔。

    “出去倒尿去了。”

    李时探头往外看易晓明回来没有,没看到易晓明,却看到外面走廊里走过来一个猴头猴脑的小青年,每走过一个病房都要伸进头去贼溜溜地看一圈,要是碰巧病床上坐着个女孩,他就像被点了穴一样全身僵硬,眼珠子滴流骨碌盯着人家上上下下看个不停。

    女孩子被盯得下边的毛都炸撒开了,可是看看这个青年弓着背像只对虾,头上的黄毛,耳朵上的大环子,手腕子上还有青色的图画,不管那是刺的还是贴画,到底表明了他的身份,也就敢怒不敢言。

    黄毛冲女孩一仰头,“啧”的一声,表扬道:“还行。”又溜溜达达挨个病房看。一个护士端着托盘从病房里出来,他闪身堵住去路,龇牙一笑,“美女,打听个病人——”

    护士很滑溜,恶狠狠一眼把黄毛瞪住,飘身闪过去流水般走了。“切”,黄毛甩头把耷拉下来挡住眼的半边头发甩开,快步上前又拦住另一个护士,“美女——”

    这个护士冲黄毛笑了:“滚蛋!”

    三叔在病床上瞥到走廊里的黄毛了,有气无力地哼哼:“晓明来,晓明,打人的找到医院来了,门口那个小伙子他踢我。”

    黄毛一扭头正好跟病秧子对眼了:“呦呵,病秧子躺这里还挺舒服——”一步冲进来,这才看到门后站着一个瘦瘦高高的青年,眼睛红红的,红眼睛的颜色像小白兔,但是气势像狮子。

    很明显,瘦高个青年就像点上引信的炸弹,火花刺刺拉拉的声音都能听到。黄毛从小就打群架,一般情况下都是等伙伴们把人打倒在地后,他再恶猴下山一般冲上去补充一顿拳脚,最不喜欢单挑,当即举起小瘦胳膊作阻止状,仰望着那张熊熊燃烧的脸:“别激动,我是来送信的,你要是不想让你女朋友和你弟弟也住进来,就听我说完。”

    看来他把李时当成易晓明了。

    确定帅气青年已经克制住自己,暂时不会爆炸了,黄毛这才往回收收脚,稍息一下随时准备往外弹射的姿势,嗽一下嗓子,伸出指头戳戳点点地指着李时:“洋哥发话了,两条路给你选,一是你跑了,让我们把病秧子补上一顿打完全打死,再把你抓回来打死,第二就是你去给洋哥磕个头认个错,然后我们把你打个半死,脸上划两刀子,这事就算完了。”

    说完这些黄毛已经挪到门口了,毕竟青年脸上熊熊燃烧的气势太吓人,临往外跑之前丢下最后一句:“洋哥在芹姐家喝茶,给你俩小时赶到,两个小时不见人,等着病秧子补上一顿打,就是救活了也是个生活不能自理,看着办吧!”

    人滋溜一声跑了,目击者都很肯定地认为这位是个老鼠精转世。

    李时问王琳琳:“什么洋哥、芹姐的,到底怎么回事?”

    王琳琳不冷不热地说:“我刚在卧虎山前住了几天,真不熟,等晓明回来你还是问他。”

    李时心说,听这意思里面好像还牵涉一个女的,再看看王琳琳那表情,就像放醋缸里腌了好几年似的,就可以肯定那个女的跟易晓明关系不一般。

    刚才黄毛留下话,让易晓明两个小时之内赶到所谓的芹姐家里磕头认错,李时想到黄毛错把自己当成易晓明了,心里一动,自己刚刚学会易容术正技痒难耐呢,为什么不易容变成易晓明,替他去芹姐家里认错,会会那个所谓的洋哥!

    呵呵,李时心里乐开了花,技痒难耐的滋味是很难受的,现在终于盼到了展示易容技术的机会,心里甭提多么跃跃欲试了。

    易晓明提着痰盂子进来了,看到李时一愣:“你怎么到医院来了,那个矿主不是找你?”

    李时劈脸就问他:“你跟我说实话,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三叔为什么被打?”

    “唉!”易晓明愤愤然叹口气,“还有什么可说的,红颜祸水,绝对的红颜祸水!”

    李时瞄瞄王琳琳冲易晓明使个眼色。

    易晓明懊丧地说:“你甭看她,我没做对不起她的事!如果是争风吃醋那也认了,问题的关键在于没争风,也没吃醋,他***不知不觉就惹事了,三叔本来身体不好,那群混蛋竟然下这样的毒手,这回我一定跟他们拼了!”

    【作者题外话】:今晚还有两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