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极品透视

368章 班门弄斧

    工头刚才拿到钱的时候就紧急收拾东西准备快走,没想到人家来得这么快,吓得脸已经不仅仅是纯白了,而是一阵白一阵黄的一阵绿一阵红的,比红绿灯还多一色儿。偏偏抱着手的那几个墨镜男站出来问:“哪个是工头?”就这一句,工头的魂儿“嗖”地飞走了。

    墨镜男跨进工棚,看看民工们那些破烂烂的被窝,其中一副被窝的一半已经装进编织袋了,袋子磨损得也很破烂,模模糊糊看到上面写着“碳酸氢铵”字样。化肥袋子旁边还有一个黑乎乎的小木箱,这种箱子城里人很少有了,以前农村人出嫁这是少不了的妆奁。

    工头一看墨镜男盯着小箱子,赶紧抱起来,生怕被抢走了。

    墨镜男一指小箱:“那里面是什么,拿过来!”

    工头吓得手里的小箱子“啪嚓”一声跌落到地上,但随即又手忙脚乱地捡起来,紧紧抱住,因为里面除了钱,还有账本什么的,那可是他的命!

    墨镜男走上来夺过小箱,底下一脚把工头踹出去,伸手捏住箱子上的小锁一拧,小铁锁硬生生给拧破了,他打开箱子在里边翻找。

    那可是工头的命啊,他窝在墙角想跳起来阻止,但是被踹得胸闷气短,抓挠半天爬不起来。好容易被一个民工拉一把站起来,又不敢上去抢夺,但是又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己最贵重的东西被人翻腾,急得又是搓手又是叹气,伸头探脑,就是没勇气说句话。

    墨镜男在把小箱里的东西全部倒出来,还从身上摸出一把很小的柳叶飞刀,把几个皮包开膛破肚,细致到一个蚂蚁都要拿起来看看公母,但就是没发现金佛的痕迹。

    “把东西放好!”门口一个威严的声音说道。

    墨镜男回头一看是个警察,笑笑说,“我违法了吗警官!”

    “随便动别人的东西是违法的。”

    “你错了警官,这里边有人拿了我的东西,我在找我自己的东西。”

    “我最后说一遍,把东西放下。”杨坤一边说,一边走到墨镜男身边。

    墨镜男不屑地“嗤”了一声:“别说一个小警察,就是你们局长到了我们大德通都规规矩矩的,怎么着想动手吗——”说着展示一下手里的小刀,“要不是你穿这身狗皮,我让你尝尝飞刀的厉害。”

    想不到面色冷峻的杨坤居然笑了:“都说大德通有能人,想不到还有会耍飞刀的,这我倒要试试,”说着把帽子摘了,警服的上衣也脱了,扔在大通铺上,“给你个机会,不算袭警,我要尝尝飞刀的厉害。”

    “那你小心了!”随着这句话,墨镜男往回一拧身,然后借势正手打出一把飞刀。

    飞刀是冲着杨坤的脸打的,但是杨坤站着没动,也没见他有什么动作,脸上更没有伤,那把飞刀居然不知道飞哪里去了。

    又一拧身,墨镜男手里的两把飞刀同时扔出去了,这回同样的,飞刀没了踪影,杨坤站那里动都没动,淡淡地说:“还有什么三脚猫的功夫!”

    墨镜男叫了一声:“试试吧!”脚尖点地,“蹭”地窜过来,速度极快,看得出他腿上的功夫不弱,窜过来的瞬间踢出好几脚。这人狠辣惯了,管他警察还是什么人,每一下都是踢向要害,又快又狠又准。

    杨坤身形往后一滑,先避其锋芒,随后挥掌化解了对方踢过来的几下绝命腿,墨镜男一轮攻击不得手,脚下一顿,跳起来发起第二轮攻击。可是他已经没机会了,他的速度再快,没有杨坤的速度快,在他攻击的缝隙穿插进一只脚来,一脚把墨镜男踢得飞了起来。工棚的屋顶盖着一层石棉瓦,石棉瓦被撞出一个大窟窿,墨镜男飞上屋顶,掉下来的时候又把石棉瓦砸上一个窟窿,跌落在大通铺上。

    “啊——”墨镜男惨叫着从铺上翻身爬起,半跪着大叫,“我的眼睛,我的眼睛看不见了——”墨镜的底框下面,有两道极细的鲜血顺着眼睑流下来。

    屋外还有五个同伙,听到叫声全部窜进来,身形极快,可他们进来首先看到的是杨坤黑洞洞的枪口:“别动,想闹事吗?”

    “都别动!”另外两个刑警就在五个人的身后,也都举枪对着他们。

    墨镜男还在“哇哇”惨叫,跪在铺上挓挲着两手,他眼睛什么都看不见了,明明觉得眼里有东西,但是不敢用手摸。他还年轻,如果眼睛瞎了,管你以前练了多么厉害的功夫,全都白瞎,以后就是一个废人了。

    杨坤走上来捏住他的肩膀:“别动!”墨镜男被捏住不动了,杨坤把他的墨镜摘下来,众人才看清楚,他的眼里应该没东西,只是他的两只眼睛的眼皮上有两把小刀,把他的上下眼皮给串起来了。小刀的尺寸拿捏得毫厘不爽,正好插进薄薄的眼皮,让墨镜男的眼睛闭上了。

    把两把小刀拿下来,墨镜男的眼睛睁开了,依然“啊——啊”地叫着,惊魂不定。杨坤擦擦飞刀,“大德通的人除了狂妄还有什么,班门弄斧,见过飞刀吗!”那三把飞刀现在都在杨坤手里。

    “滚蛋!”杨坤冲墨镜男冷冷地喝道。

    这样匪夷所思的飞刀绝技,墨镜男听都没听说过,他几乎是从铺上跌下来的,手脚哆嗦,跌跌撞撞地和另外五个走出工棚,上车走了。

    杨坤把工头和张斌等人都叫过来,让他们协助勘察案发现场,听取并记录了民工们的描述,在所有民工的叙述当中,杨坤注意到其中的一个关键人物,那就是大家都不认识的一个年轻人,由张斌带着来的,他在这个案件当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张斌,那个青年叫什么,你说说他的情况?”杨坤问道。

    张斌犹犹豫豫不想说出李时的名字,觉得现在警察调查李时,如果自己说出李时,就是对不起朋友。

    杨坤和颜悦色地说:“大东经贸公司涉嫌严重违法,现在大德通又插手此事,你的朋友帮助工人们做了这么多事,这是好事,你不要有顾虑,我只是想找他调查案情。”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