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极品透视

367章 踢飞了

    “是啊,远是远了点。”姜国治说,“可是最近世纪集团进了一大批货,正在搞促销,价格便宜了不少,多跑点路没什么,关键是利润高了。”

    李时知道市场上摆摊的很多,像姜国治夫妇这样的小贩子不少:“你们这些散户都从世纪集团进原石吗?”

    “哪里的也进,谁便宜进谁的,我们这些专门贩卖原石的一般都从国华原玉坊进货,现在世纪集团原石促销,我们就从世纪集团进货。”

    哦,李时点点头,心里有些疑惑,在鉴宝大会上自己观察过,陈国华和孙世涛关系很好,孙世涛进一批假原石搞促销,难道陈国华不生气?就陈国华那面相,是个为了利益不择手段的人,孙世涛这可是抢他的生意,所以出现这种情况只有两种可能,第一是俩人反目了,第二就是这批货是俩人合伙的。

    李时心里大体有个猜想了,也许自己前边想错方向了,梵氏珠宝那么大的珠宝集团,怎么会对自己一个碌碌无名的人使那些下三滥的手段呢!倒是这个陈国华和孙世涛,现在想来有很大的嫌疑,证据之一就是货源是从他们那里出来的,证据之二就是从陈国华的面相上看出,那是一个为了竞争不择手段的人。

    在广南的珠宝市场,梵氏虽然最大,但它是在珠宝等各方面全面发展,而陈国华专做原石生意,所以单独比较原石领域,他能超过梵氏做到最大。也就是说在原石方面陈国华在广南是一家独大,不过如果自己要是用心经营原石坊的话,在原石这个专项超过陈国华不成问题。

    也许陈国华看到自己在鉴宝大会上的出色表现,又见自己经营的是原石业务,他就把自己作为潜在的对手了,想把自己的原石坊消灭在萌芽当中!

    李时心中有了这个猜想,感觉追查害自己的人这事有了方向,心里有点小小的兴奋。为了拉拢姜国治两口子,李时当场掀开苫布在三轮车斗里挑拣一通,其实这都是些人造石,挑不挑都一样。最后挑出两块所谓的原石,李时嘴里还赞不绝口:“姜老板,这两块石头多少钱?”

    姜国治笑道:“刚才跟你说了,我进的都是蒙头料,买这东西的人都是撞大运,有几个懂的,你是老板是行家,你给个价。”

    其实他们这些小贩子都是看人下菜碟,看着稍微懂行点的就让对方出价,往往会碰上那种给出惊喜价的人。要是看着那些满头雾水的,让对方出价对方也喊不出,就随便来个漫天要价,有时候也能碰上那么一两个冤大头。

    李时给其中一块人造石出价一万,另一块出价两万,问夫妇俩怎么样?

    王秀琴立刻挑起大拇指:“李老板眼力就是好,这两块石头我早就看好了,是我们这里边最好的,里面肯定能出块好玉,你算是捡着了!”

    姜国治虽然是买卖人,看起来也不像是那一类奸商,甚至还略带一点憨厚:“行啊,两块三万,这就是高价了,谢谢李老板!”

    成交之后,李时留了两口子的电话号码,约定以后要多多交流,这才分手。

    ……

    李时和张斌回到工地,工头早就把每个民工的账算好了,李时拿过钱袋子一五一十发放下去。果然像李时想的那样,发工钱刚刚够,那三个掉胳膊的也不知道手术成功与否,这要赔偿的话又是一笔不小的费用,看来有空还得去找王庆刚要!

    民工们高兴得齐声欢呼,终于能够拿到钱了,工棚里一片欢腾忙碌,都在收拾东西要离开这里,这么多日子被这个工地捆住了,现在拿到钱谁还给黑心开发商干活!

    李时担心昨晚交的押金不够用,现在还要再去医院看看,听说三个民工的家属已经来了,自己可以先掏出几十万来安慰一下家属,权当自己拿了王庆刚的金佛替他先行赔付了。

    四个小混混也分到两千块辛苦费,正热火朝天地围着张斌听他吹牛逼,看到李时又要往外走,都跑上来要求跟着,被李时劝回去了。

    到了医院,三个民工的家属都等在手术室外边了,三个警察正在跟他们说着什么,往外走的时候正好碰上李时进来。领头那个警察二十七八岁的模样,目光锐利,英气逼人,李时暗暗赞叹,这个警察的英武气质远非派出所里那些老油子可比。

    李时安慰了民工家属几句,说送来得很及时,成活率会很高,不用担心,即使出现意外手术不成功的话,咱们继续向开发商追讨。家属们感动得眼泪汪汪的,还是穷人帮穷人,小兄弟年龄不大,居然这么热心肠。

    有一个民工的哥哥对李时说:“我们家有个亲戚在市委里,已经打电话过问了,你刚才看见的警察是刑警一队的,过来调查。这口气咱们咽不下去,不但要赔钱,还得追究他们的刑事责任,怎么说砍下胳膊来这也是重伤!”

    “嗯。”李时点头说,“要是上面施加压力,刑警队插手,够他们喝一壶的,刚才那警察我看不错,挺正气的。”

    民工的哥哥说:“是啊,年轻轻的就是二大队队长了,叫杨坤。”

    ……

    杨坤带着两个手下赶往出事现场调查,刚到工地,就看到一个将近两米的大块儿带领四个黄毛围住一个戴墨镜的人。那人年龄不大,也就二十四五岁,戴副墨镜,黑裤子,黑色的夹克衫,看起来紧趁利落,他身后还站着五个同样打扮的人,但是全抱着手不动。

    一个将近两米的大块儿,加上四个黄毛,五个人打一个,冲上去手都没伸出来,就被墨镜男给踢飞了。对那些民工来说,这五个算是最能打的,可是连人家身上的毛都没碰上就飞了,墨镜男太厉害了,其他的民工都吓得躲在一旁,大气都不敢出。

    “刚才那个去公司闹事的叫什么名字,去哪儿了?”墨镜男冷冰冰地问道,没人敢搭腔,他用手指着周围噤若寒蝉的民工,“把行李都放下,我不发话,谁也不准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