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极品透视

第290章 奇葩挨打

    这些人居然是朱海望的手下,在鉴宝大会期间,朱海望设下鸿门宴,当时宴席上站在两边伺候着的就是这些人。李时知道这些人可不是一般的黑社会,都是朱海望花重金聘请来的高手,甚至就像朱飞,还有那个爆破专家等,在某一方面属于出类拔萃的人物。

    不过李时不怕他们,在江海的宴会上,自己已经领教过这些人的本事,就这十几个烂番薯,臭鸟蛋还不是自己的对手。

    十几个打手对李时的印象很深,等他们看清围在中间的人居然有一张熟悉的脸孔,一个个全惊呆了,他们很清楚这个年轻人的实力,连朱飞都栽在他的手里,他们现在不过十几个人,而且还没有一个带枪的,要是动手岂不是找揍吗!

    刀疤脸一看对方已经被围起来,一边指挥自己的员工去车上往回搬货,一边冲着李时走过来,眼露凶光,脸上的刀疤挣得又紫又亮:“你他妈就是活够了,老子先教训你!”

    冲上来抬腿照着李时的前胸就是一脚。

    一般情况下,就他那个块头,这熊掌一样的大脚踹出去,清瘦如李时的人肯定就会像纸片一样飞出去。

    想不到李时轻巧地一侧身躲过去了:“卧槽,这是要踹死人呢!”

    刀疤脸用力太猛,一脚踹空差点闪倒,扭回身来怒吼一声挥拳就打。李时这回可不跟他客气了,刚才这混蛋三番两次想要揍人,这回就让他尝尝被揍的滋味!刀疤脸几天前被沈翘打肿了脸,这才刚刚消肿,李时先来了一顿组合拳,让他复习一下被打肿脸的滋味,然后照着他的肚子掏了几拳,让他把胃里的东西吐干净,最后就像沈翘一样一个旋踢,把刀疤脸踢飞出去。

    李时拍打拍打手,朝周围目瞪口呆的江海人笑笑:“怎么样,打得漂亮不!”

    刀疤脸趴在地上,吐出一口血沫,疯狂大叫:“打他,上去打***——”想不到江海来的那些人依然是站着不动,“打呀,朱总让你们干啥来了,打***!”可是任凭刀疤脸怎么喊,那些人就是不上前。

    倒是他的大喊把李时引来了,李时上来照着刀疤脸的嘴上踢了两脚,眼看着从他嘴里飞出几颗牙齿:“你倒是说清楚了,到底是打他还是打他妈!”

    这时只见那个驴脸和扁扁脸急匆匆跑过来,一看这个场景不禁骂了一声“卧槽”,俩人跟刀疤脸一样,朝着江海那些人一挥手:“还站着干什么,上去打他!”一边叫着,一边身先士卒冲上来打李时。

    李时刚才打刀疤脸,还在遗憾另外两位拍桌子吹胡子瞪眼睛的没来呢,想不到这么快就送上门来了,那就不客气了。眼看着扁扁脸冲在前边,李时飞起一脚蹬在他的嘴上,看着这家伙那两撇胡子就恶心,扁扁脸被踹得往后仰身躺倒。

    驴脸相当狡猾,一看李时腿脚挺利索,赶紧改变方向往旁边跑,飞快地躲到朱海望的一个手下身后,用手推着他:“上去打他!”

    李时追上来,看他藏在别人身后那个奸猾的样子,不禁笑道:“别藏了,我看到你了!”

    驴脸用力推前边那个黑衣打手:“上啊,快上啊!”可是那个黑衣打手面对李时,居然胆怯地连连后退,他知道自己远远不是李时的对手,别人都呆呆地站在那里,自己凭什么要冲上去!

    李时一个滑步冲到黑衣打手身后,拽着驴脸的脖领子拖出来,一边拖着他走,一边用拳头照着他的头顶狠狠砸了几下,这家伙脸这么长,我给你整整容!砸得驴脸哇哇大叫,连连求饶。

    求饶也不行,李时把他拖过来,正好扁扁脸捂着嘴要爬起来,李时一脚把驴脸踹过去,又把扁扁脸砸倒了。

    朱海望的手下们现在也看明白了,他们这些人都不是李时的对手,既然不敢上去跟人家动手,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吧!一个个蹑手蹑足要往外走,想不到刚才一直冷眼旁观的二十个保安却围上来:“都别动,上哪走!”

    这些打手不敢动李时,但是面对保安,他们却是一点都不放在眼里,仍然脚步不停想溜走。保安上去强行阻拦,黑衣打手当时就动手了,他们心里也是相当窝火,不敢打,想跑还不行吗!

    夏芙蓉跟李时介绍过,开元保安服务公司不过是为了掩护调查团队而成立的,招收的保安都是退役军人,既对调查队起掩护作用,盈利收入也可以补贴七个特种兵的用度。七个特种兵每个都身手不凡,他们招收退役军人的时候也是相当严格,而且还经常对公司的保安进行训练,所以这些保安的战斗力绝非一般的保安可比。

    看他们动起手来,李时抱着胳膊观战,二十个保安对战十几个打手,几乎是俩打一个了,不会打不过他们吧?

    想不到即使是俩保安打一个打手,也根本不是对手,朱海望手下这些打手相当厉害,三下五除二就把保安们打倒在地。

    李时想上去帮忙,但是他们太分散,四下里都有,顾了这边顾不了那边,本想用三棱镖打他们的脚后跟,又不愿暴露自己的暗器。急切之下李时从箱子里抓出一把项链,撕下链坠当成暗器,专打黑衣打手们的腿弯处,一打一个准,被打的打手站立不住,半跪在地,马上被保安们控制起来。

    混战还没有完全结束,沈翘带着手下赶来了,一看这些人一袭黑色的制服,而且是江海口音,就知道有来头。问他们的老板是谁,他们的嘴倒是很严实,谁也不说。

    “你们不说话,就不是朱海望的手下了吗?”李时冷笑道。

    沈翘问道:“朱海望是谁?”

    “是江海的大珠宝商,不过我怀疑他是造假集团的头目。”李时指着已经搬到车上的珠宝,又指指仓库,“这么多的珠宝,大多是假货,现在朱海望的手下又在这里出现,想帮助这几个家伙对付我们,很可能这些假货就是出自朱海望之手。”

    沈翘从箱子里抓起一把金项链,看看装上车的箱子,再看看仓库,简直有点不敢相信:“这么多,都是假货?”

    第二百九十章女警的病因

    那三朵奇葩被李时打倒在地,看到警察来了,而带队的正是性情火爆的女所长,吓得他们三个也不敢站起来了。看到李时介绍这些假货,刀疤脸忍不住叫起来:“这不是假货,都是真品,珠宝城的鉴定师全都通过的,是这小子故意找茬——”

    李时忍不住抓起扁扁脸甩在地上的一只鞋,狠狠扔在刀疤脸的脸上:“还敢口出狂言!”

    沈翘冷眼旁观,并不阻止,刀疤脸又挨了一下,心虚地看看沈翘,不敢再说话了。

    “你能肯定这些货都是假的吗?”沈翘拿着一条金项链细细端详,她对珠宝一点都不懂,但是从外表来看,这条项链的做工还是相当精致的。

    李时指着几位鉴定师:“当然可以肯定了,我们珠宝城的鉴定师都在这里,他们也看出这是假货来了。”几位鉴定师连连点头,都证明金项链是假货。

    “既然是假货,你们为什么还要清点装车?”沈翘不解地问。

    “这都是高仿品,连我们的鉴定师都骗过了,只是没骗过我而已。”李时得意地说。

    “你?”沈翘疑惑地看看李时,她跟这个青年也不是第一次打交道了,记得一个月之前他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小民工,想不到几天的功夫,穿得也好了,人也变得高大上了,现在居然还懂珠宝,而且比鉴定师还高明,这简直是令人匪夷所思的变化!

    这么多的贵重货物,事关重大,沈翘不敢擅自做决定,只好向市局汇报,并要求派鉴定专家来。

    既然有警察控制了这里,李时他们也就不用在这里陪着了,临走的时候,李时把那十几户的名单,还有他们仓库的位置给了沈翘,并建议说:“珠宝城里有他们的摊位,他们的摊位上还有假货,等这些货物处理完了,他们摊位上的假货也应该一并查扣!”

    ……

    回到珠宝城,李时把情况跟林卉珊和梵露说了一遍,现在几乎可以肯定,不管那些假货是不是朱海望制作的,但是绝对跟朱海望有关,甚至朱海望本人就有可能来到了牡丹。

    这么大一笔生意,绝对值得他亲自出马。

    “真是想不到,朱海望的假货都渗透到牡丹来了!”梵露不无担忧地说,“照这样发展下去,他的假货会越发展规模越大,时间长了全国都是他的假货了!”

    “没那么简单!”李时笑道,“当全国人民都是瞎子吗!假的真不了,即使他造假的手段再高明,那也是假的。就这次的假货,十几个亿的案值,够他老小子喝一壶的,说不定这次就能斩断这只黑手!”

    他们正在谈论的时候,沈翘带人又来了,她是来查扣那十几家业户的货来了。她的手下在下边扣货,来到三楼的办公室,进来之后看李时的眼神有些异样,李时知道,沈翘肯定感觉自己很怪异。

    怪异就对了,说明你的感觉还是很准确的。

    “你是对的。”沈翘对李时道,“那些货物虽然还没有全部鉴定,但是据专家们初步鉴定,应该是假货居多。”

    “那十几户的货物都扣了吗?”李时问她。

    “我们突击检查了他们的仓库,货物都扣了,专家们看过了,绝大多数货物都是通过一个渠道来的。”沈翘说,“其中有两家听到了风声,紧急装车,想把货物转移出去,想不到居然有人早就在那里盯着他们,出来搞破坏拖延时间,一直等到我们赶过去,那些人是你安排的吧?”

    “嗨嗨!”李时笑笑,“我花钱从保安公司雇的,我这么做也是为了林姐,这十几家业户联合起来兴风作浪,如果不揭穿他们的丑恶嘴脸,珠宝城的工作也没法开展了。”

    “沈所。”林卉珊笑道,“你这次破获这么大的案子,肯定要立功了。”林卉珊说这话也是想跟沈翘拉拉关系,提醒沈翘她破了这么大案子,李时也有功劳,或者应该算是珠宝城集体的功劳,以后有什么事还要沈所长关照啊!

    想不到沈翘冷冷一笑:“立功?下一步不知道又要发配到什么地方去了!”

    在座的都一愣,立功了还要发配,这是为什么?

    沈翘解释说:“查到一个仓库的时候,想不到里面的人抗拒检查,拿着铁棍等物跟警察对抗,其中一个人还拿着汽油瓶扬言要炸掉仓库,被我拿下之后忍不住打了他,下手有点重,到现在还在抢救。”

    林卉珊和梵露都倒吸一口凉气,这位女所长的暴脾气她们已经领教过一次,那天在这里把刀疤脸给踹飞到墙上。想不到今天又把人给打得在医院抢救,这性格有点危险啊!

    看得出沈翘也是颇有悔意,微微一叹:“你们是不是觉得我有点病态?跟你们说实话,以前我个性虽然很强,但是没现在这么严重,每当到了关键时候,我总是控制不住自己。看来我又要被调离了,可我很热爱这份工作!”

    李时很理解一个人干不了她热爱的工作那种心情,听沈翘说到病态,出于本能地透视了一下她体内的情况,看后发现她的气机相当紊乱,这说明她的内分泌是紊乱的。内分泌紊乱能导致很多疾病,因病人体质的不同而表现出不同的症状,比方说就会让人的性情发生改变。

    而且从沈翘气血的流动情况来看,她肯定在吃着什么药物,因为看得出她的体内有一股微弱的力量在试图改变气血,以求改变内分泌,但是那股力量太微弱,对她根本不起作用。除了那股微弱的力量,另外还有一股黑气分散在她的气机当中,那股黑气分明是毒素形成的,并且跟试图治病的微弱力量有着如影随形的联系,这就可以肯定那是药物的毒素。

    “你不能再吃药了。“李时忍不住好心规劝沈翘,“现在有一些医生讲究沉疴需用猛药,其实说白了那就是教人要大胆,大胆地用虎狼药,你服药的剂量太大,产生的毒副作用很严重。”

    沈翘一愣,觉得李时更怪异了,第一次见他时就是个地地道道的民工,过一些日子变成珠宝鉴定师,现在又改医师了,你到底是干什么的?

    【作者题外话】:中秋节快乐!新的一周,各种求求……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