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极品透视

第173章 沈嘉瑶之谜

    其实李时是跟沈嘉瑶商议事情去了,这一次李时不再扔下钱就走,而是跟沈嘉瑶详细讨论了合作社的各项事宜,首先就是一把手的问题,李强肯定不是挑大梁的料,他只能做个名义上的社长,真正的一把手,李时和沈嘉瑶都一致认为,还是老支书李子胜最合适。

    合作社也要建立理事会,对合作社的重大决策做出讨论,另外还要分工明确,比方资金由老支书保管,但是账目由财务掌管,收支先入账,然后由老支书审批。沈嘉瑶呢,负责培训和管理技术团队,毛头星李强策略不足,勇猛有余,他可以负责生产,相信在他的带动下,老少爷们的干劲绝对没问题。

    今下午在办事的闲暇中,李时也了解清楚了石永刚的情况。原来石永刚辍学后没事干,跟着村里人在城里混,那些小混混见他挺能打,凡事都让他出头,他也三天两头因为打架斗殴被抓进去。这一次犯的事比较大,给人造成轻伤,入狱呆了十个月,出来以后痛定思痛,加上家人的劝导,决定以后再也不打架,而要好好地做事。

    正好听到表哥李强办合作社需要人手,他就赶来了。

    虽然石永刚属于刑满释放人员,但是李时看他本质不坏,为人正直,虽然身手不错,但是自制力较强,比较理智,看来以前打架也不过是被人利用,年轻人嘛,都喜欢讲义气的,但是如果被居心不良的人假义气之名利用,那也是很可悲惨。幸好石永刚看透了这一点,下决心远离那些不务正业的小混混,也算比较有悟性。

    李时和沈嘉瑶商定,不让石永刚跟李强一起搞生产,就李强那火爆脾气,有了石永刚这个能打的,肯定要多出很多意外之事来。而是让石永刚做老支书的助理,在老支书的指导下跑跑腿,处理一下杂务,老支书也能言传身教,增强他的韧性,真要有来闹事的,比方说碰上那种蛮不讲理,下手就打的,石永刚关键时候挺身而出,也能起到一个安保作用!

    吃过晚饭在场院里拉起电灯,村民们已经热火朝天地连夜开工了。

    村委会今晚破天荒地没有锁门,村委办公室里灯火通明,老支书、李时、沈嘉瑶和李强等人在这里开会。

    开会之前李时单独跟李强谈了自己的初步想法,表示希望让老支持担纲挑大梁,现在征求李强的意见。经过这些天是事情,李强也看明白了,自己确实干不了大事,一听李时让自己在合作社负责生产,大小也是干部,当然也很高兴,回想起昨天黎明时分自己上吊时的绝望心境,现在有这样的结果他心里已经是相当舒坦了。

    这个会议一直开到深夜,确立了合作社的组织结构,通过了合作社的基本章程,具体到执行的时候,还有入社成员的各种手续等等,那就是以后由合作社慢慢去做了。

    李时只管投资,当了合作社的甩手掌柜,不过这位甩手掌柜对于盈利分红这些事似乎并不上心,只是承诺,如果以后合作社越干越大,比方说渐渐把全乡的菜农都联合起来,那时候需要的资金肯定会更大,如果资金不足,自己还可以追加投资!

    会开完了,大家都去了场院,那里已经成了一个大工地,每个人都兴奋得睡不着觉,好像回到了那个狂热的年代一样浑身充满了干劲。

    李时和沈嘉瑶没去,因为李时又要走了。

    村委恢复了往常的宁静,夜色如此浓密地笼罩着村委大院,沈嘉瑶低着头,轻声问李时:“你真的连夜就走,昨天晚上没睡,今夜又不睡,熬夜开车,不安全,要不然你睡一觉,天亮再走?”

    李时微笑道:“这个提议倒是挺有诱惑力的,关键是很怀念一醒来就有西红柿打卤面吃的感觉,想不到你一个城里来的大小姐,居然有这么好的手艺!”

    “我也是逼的,刚来的时候什么都不会,后来跟妇女们学了两手,熟能生巧。城市里生活方便,但是也把人宠坏了,宠得四体不勤,五谷不分,还是自己动手吃着香甜!”

    “嗯。”李时沉吟一下,“我一直有个疑问感到困惑,你要是不方便可以不回答,你为什么要跑到农村来自虐呢?当然了,村里条件差点也没什么,关键是你独自一个女孩,又长得这么漂亮,你不觉得这样很有风险吗?”

    “我知道你看出什么来了!”沈嘉瑶并不避讳,“我有我的原因,就不告诉你了,关键是你又不能替我解决,说出来还让你多一份心事。”

    李时笑道:“那就留着,等你想告诉我了再说,明早的面条给我留着,等我来的时候再吃,京城那事很急,人家还等着我呢!”李时并没有告诉沈嘉瑶自己去京城的目的,因为觉得要是告诉她自己是去给人治病的话,有可能会让她产生很奇怪的感觉,你年纪轻轻,既没有祖传秘方,上大学学的也不是什么医学,怎么可能会给人治病呢?

    沈嘉瑶也笑道:“我一定给你留着,如果凉了我再热热,凉了就热热,一直等到你回来吃为止!”

    “小心别热化了!”李时笑了,感觉沈嘉瑶的真实面目应该是个活泼开朗的女孩,只是不知道什么心事,让她有点开朗不起来的样子。

    …………

    从村里出来,行驶在省道的时候,还没觉得困,等到上了高速,驾驶行为变成单一的扶住方向盘和踩下油门,困意渐渐上来了。李时突然发现,其实跑高速跟坐禅没什么区别,同样都是坐着一动不动,气息微微渺渺,嘴唇似闭非闭,眼睛半睁不睁,呵,坐禅有睡着的,不知道跑高速有没有睡着的?

    天快亮的时候,李时进了服务区,睡了一觉,天亮后起来洗把脸,吃了早餐,这才精神焕发地继续上路。

    临近中午,看路标显示离京城还有十几公里,李时给刘云打电话,告诉他自己已经到了。刘云的口气里充满惊喜,想不到李时会来得这么及时,在电话里详细跟他讲清了路径,并说正好中午了,自己在饭馆等他吃午饭,吃完饭去看病人。

    真奇怪?李时心想,既然刘云是命师,而且据乌鸦说,刘云的占卜相当灵验,并因此在他的周围形成一个由达官显贵构成的圈子,既然如此灵验,为什么算不到自己何时能到呢?要是算得到也不会听到自己到了会喜出望外!

    还有滴天玉髓的事,刘云去争取滴天玉髓的时候为什么不给自己算算,能不能得到玉髓呢?

    占卜这事,到底可信不可信呢?李时本来就半信半疑,现在见刘云这位被达官显贵推崇信服的大师都是走一步看一步,更是对占卜半信半疑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