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极品透视

第154 黑吃黑

    主席台上方很准确地被炸出一左一右两个窟窿,弹下来的黑衣人迅速控制了台上所有的人,台下的珠宝商们也被黑洞洞的枪口指着,他们这才恍然大悟,这不是来解救人质的特种部队,这是黑吃黑吧!李时从他们的准确的行动和敏捷的动作上,看得出这些人比杨腾那一帮乌合之众高明了不知道多少倍,那是相当训练有素,而且人数众多,大体数一下,总得有二十多人!

    最后一个从窟窿里弹射下来的,并没有怀抱ak47,但是他的腰里挂着手枪,脸上也没有戴眼罩,而是戴着一副宽边眼镜,看得出,这是带队的。

    带队的面带微笑,拍了拍手示意安静:“首先感谢刚才这几位死者给我们包装宝物,还有他们挑选出来的人质我也很感满意,唯一还有一项工作没做,就是各位手里还有很多宝物和钱财,都给我交上来吧,今天大家只有两个选项,第一是把身上财物全部上缴,第二是留下点什么,然后被一枪打死,好啦,现在开始上台交货,从前边第一排一个一个来。”

    可以肯定外面已经有大批警察包围了会场,外面已经响起警察喊话的声音,台上那个带队的依然面带微笑,吩咐把守门口的手下:“出去一个跟警察谈判,告诉他们,要是不想多死人的话,让他们最好老老实实等着,咱们是图财的,不害命,如果这些大家族的人都死了,那也是被他们逼死的。”

    刚才杨腾被爆头,李时就看到角落里有人开枪了,只是杨腾手下的那些人太不敏锐,明明有人打黑枪,既不赶快隐蔽又找不到射击目标,岂不是坐等着被爆头!现在见突然又有这么多黑衣人从天而降,说明他们不但有人早就混进来,而且他们很早就开始对大楼做了手脚。

    幸好刚才没有动手,要不然这么多训练有素的武装分子突然从天而降,加上会场上他们的内援,还真有可能被他们打个措手不及。可是现在台上的林妍如、龙钟和乌鸦他们都被控制,台下这些各大家族的人也被挑出一部分有分量的人,很明显武装分子准备把他们当人质,其他人可以不管,自己可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们把妍妍也带走吧!

    武装分子人数众多,而且很难分辨现在珠宝商里面还有那些是他们的内援,自己要是出手,根本没有把握伤不到人质,尤其是台上那几位,这可怎么办呢?

    珠宝商们一个挨一个地上台献宝,交出身上所有的钱财,武装分子押解犯人一样在旁边持枪警戒,有一个中年富商上去交出钱财往回走,被旁边的武装分子叫住了:“你手上那是什么?”

    富商举起手给他看,恳求说:“这只戒指是我母亲留给我的,也值不了多少钱,求你们让我留下——”

    哒哒,枪声响过,那个富商倒在血泊之中。

    带队的在台上像是很遗憾地摇摇头:“刚才我已经说过,大家只有两个选择,看来这位老兄选择了后者,到底如何选择,大家一定要想好!”

    轮到李时他们这一排,李时现在也想不出好的办法,只好和梵家兄妹老老实实上台,把身上值钱的东西全部扔到台上,想不到就在往回走的时候,身后突然有人大叫起来:“长官我举报,刚才下去那小子有东西没交出来!”

    李时回头一看,见是西春市的那位郑公子,正在指着自己大叫:“我都打听清楚了,那个佛像里面藏着一卷羊皮纸,现在他放在台上的东西里面没有羊皮纸,肯定是他藏下了!”

    一看ak47的枪口对准了自己,李时赶紧举手分辨:“我承认我有羊皮卷,可我放在宾馆里了,没带在身上,总不能刚才上台的时候写一张欠条扔那儿吧!”

    带队的一摆头:“搜他身!”

    上来两个武装分子,一个过来搜身,另一个持枪警戒,看得出他们相当警惕。搜一阵子除了从李时身上搜出几十个三棱镖,其他一无所获,搜身的把三棱镖两两相碰,知道这是铁件,不值钱,但他看来很清楚这东西的用途,黑眼罩里露出来的眼睛意味深长地看了李时一眼,随手把三棱镖扔到角落里。

    总算化险为夷,李时和梵家兄妹都松了一口气,只是三棱镖被扔掉,更让李时心里没底,这下好了,死了猴子砸了锣,肯定没戏了,就是想爆发,手里都没有可以打得出去的东西了!

    那位郑公子却是因为举报,虽然无功,但是态度可嘉,受到带队的表扬,并委以重任,让他留在台上监督上来送财物的珠宝商们,看看有谁还私藏了宝物不交。

    李时回到座位,感到相当犯愁,今天无论如何不能让他们把妍妍带走,可是就凭自己的一己之力,实在没有能力在不伤害人质的情况下制服全部武装分子,这可怎么办才好?呆呆地看着从前边走过的一个个珠宝商,心里在想着各种可能,却怎么也想不出一个可行的办法来。

    突然,李时的眼睛似乎碰到了一道熟悉的目光,这目光如此熟悉,李时瞬间感到一愣,不能吧,他不是走了吗?可是马上就确定了,这个一边走一边盯着自己的,就是叶飘零。

    只是今天他已经不是犀利哥的打扮,而是穿着一身唐装,还有一大把飘洒的白胡子,乍一看像个鉴宝界的权威似的,但是李时心里好笑,这位打扮得更像当今的某些老中医,而且是老在电视上做虚假广告的那一类!

    从叶飘零递来的眼光里,李时读明白了,叶飘零是让自己做好准备,他很快就会采取行动。

    叶飘零走过去了,李时心里不禁有点惭愧,昨天晚上刘云告诫大家要小心,要注意,可是光小心、注意又能怎样,还不是出了事情一点办法都没有!昨天乌鸦告诉自己叶飘零已经走了,可今天他又以这种扮相出现在会场,看来乌鸦早有准备,让叶飘零打扮成这样,就是以防万一的。

    想起在酒店里叶飘零杀掉那么多枪手,乌鸦居然用一个工作证就能让警局领导马上改变态度,可见乌鸦相当有来头,从今天他能安排叶飘零进会场以防万一来看,乌鸦很可能有军方背景,因为乌鸦的行为往往不经意间流露出一个军人的气质。

    哒哒哒哒,守在大门口的几个武装分子突然往外打出一排子弹,外面传来有人中弹的声音。

    “怎么回事?”带队的在台上问。

    “喊过话了,狗娘养的还在调动部队,给他们一个警告!”开枪的武装分子说。

    “看来他们还没理会到咱们的精神!”带队的轻描淡写地指着台上的郑公子,“把这位兄弟送出去,给他们传个话!”

    一听要放自己出去,郑公子喜出望外,看来自己的举报行动确实有效果,他点头哈腰地向带队的表示感谢,跟着一个武装分子下去了。

    李时看到带队的脸上透过一抹冷笑,心里一动,让郑公子带个话出去,怎么没嘱咐什么话?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