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极品透视

第145章 恼羞成怒

    从林妍如那里出来,李时仍然乘坐专用电梯下去,然后走大堂再乘坐公用电梯上楼,到了走廊的时候透过墙壁看梵露睡了没有?一看她的房间里居然没有人,再看梵维的房间,梵维仰面朝天用身体写出一个“太”字,正打呼噜呢,那么梵露到哪儿去了呢?

    透过墙壁看自己的房间,这回看到梵露了,正坐在沙发上托着腮看电视呢!看外表是在看电视,其实眼睛直直的,神思还不知道跑哪儿去了,李时知道她在等自己,为自己担心,除了心里一热,还感到一些内疚!

    听到房门的响动,梵露条件反射一般跳起来,飞奔过来一看果然是李时,当时扑上来就是一顿粉拳捶在胸口,你小子还知道回来,你把人家担心死了知道不!

    李时心里暗笑,女人就是女人,都是一个师傅教的,这套粉粉拳打出来一个姿势,打在身上一个味道,都是那样温暖和舒服!

    让人家担心那么久,等到下半夜,少不得要安慰许久,除了说一下好话,承认错误一类,还得插科打诨引出两个笑话,直到把梵露逗得笑了,明明憋不住地笑,还想装出板着脸的样子:“你跟我保证下不为例的,记住你今晚说的话啊!”

    “记住了记住了!”李时小鸡啄米一般点着头,“以后有事出去不要紧,一定要早请示晚汇报,而且每隔一段时间还得反馈信息回来,及时报告所处位置以及所处环境……”

    梵露抿着嘴就像看耍猴表演一样看着李时:“继续,不要停,一停我就不高兴了!”

    可怜的李时只好一停不停地说下去,搜肠刮肚地寻找能够用上的词语,说到后来感觉自己都要背过气去了!心里那个汗,女人确实是一种很记仇的动物,自己让她担心,她就耿耿于怀很长时间不能融化,不过话也说回来了,那担心得如坐针毡的滋味确实很难受,善意地惩罚自己一下也是应该的,幸亏没有出去洗头按摩泡泡脚啥的,要是再搞女人,回来看到露露这样煎熬地等着自己会让自己心里十分不安的!

    可是又转念一想,妍妍不是女人?

    …………

    大会的第四天是原石、宝石类交易,交易大厅又变成了菜市场,各家纷纷拿出自己品相最好的原石出售。并且大会还专门设立一个奖项,奖励给在今天开出最大宝石的人,这个奖项不但对鉴宝人是莫大的荣誉,对于售出这块获奖原石的卖家,也将是一个大好的宣传机会。

    台上摆出一拉溜玻璃小房子,只要有原石成交,就可以在拿到台上就地切割,然后登记备案,等待下午评鉴拍卖。

    李时和梵维是原石坊的老板,他们一个小小的店铺当然没资格进入大会,但是作为老板的他们可以尽可能地买到一块最好的原石,开出最大的宝石,只要能够获奖,相信他们那个小小的原石坊在广南赌石行业内就会尽人皆知,以后的生意肯定好做多了。

    梵家兄妹对李时看原石的眼力那是相当自信,虽然前边几天李时出尽风头,但是到了今天的原石大会,好像才是李时真正大显身手的时候。

    其实,李时也是这么想的,看石头确实是自己的长项,不过就是个有没有,是大还是小的问题,那就像掌上观纹一样简单,至于里面的玉石是什么种类,品质好坏,自己记住了那么多书上的内容,加上跟李明承虚心学习,简直已经可以算是半个专家,讲起来绝对能做到头头是道。

    三个人转了几家摊位,李时也看到几块里面有好玉的原石,只是摊主要价太高,性价比太差,不值得入手。而且李时也没打算多买,打定主意只要买到一块又大又好的就能达到自己的目的了,要是看着差不多就买,买一大堆,然后块块出玉,既显得过滥,让人怀疑自己是否作弊,又不能起到吸引眼球的作用。

    正在转着,迎面碰上龙华南了,他依然跟朱海望在一起,另外龙华南还带着一个戴着厚厚眼镜片的军师,他已经成功开出一块上好翡翠。看到李时,龙华南得意地举着手里的翡翠展示:“我们的翡翠都已经解出来了,你还没下手吗?是不是对这一方面比较陌生,啊,哈哈哈哈!”

    朱海望看到李时明显吃了一惊,脸色都变了,但是看得出他的定力很深,很快就恢复常态,不过只能板着脸,想做到精神焕发,面带笑容确实太难了。

    李时笑笑:“恭喜你啊华南兄,刚开出来的?不错不错,这东西从石头里开出来,应该不是假的。不过呢,也很难说啊,现在这社会眼看着从鸡屁股里拉出来的鸡蛋都有可能是假的,有朱总这位化腐朽为神奇的高手,嗯,华南兄,你这个翡翠,还是检测一下放心。”

    龙华南和朱海望的脸色一下子变了,龙华南咬牙切齿地问道:“老弟,敢不敢打赌哇?”

    “好哇!”李时笑道,“我最喜欢打赌了,从来就没输过,赌什么,是你自己单独跟我赌呢,还是你和朱总合作,不过朱总跟我交手呢,明的暗的好几个回合了,还从没赢过,是吧朱总?”

    朱海望的脸色由黑变白,由白变绿,由绿变紫,让李时看了由衷佩服,人家朱海望他老妈生他的时候是不是掉染缸里了,生出来的孩子居然能有如此多的颜色变化!

    龙华南居然一点眼力价没有地扭头问朱海望:“朱总,你也加入吧,这次咱们绝对输不了,你也扳回一局!”

    啪,一记重重的耳光抽在龙华南脸上,朱海望指着他的鼻子骂道:“笨蛋,滚,快滚!”

    龙华南捂着脸愣了一愣,跳起来怒了:“朱海望你他妈什么东西,敢打老子!”扑上去照着朱海望抡拳就打。

    朱海望长得身材伟岸,四十多岁正是人生最强壮的年龄,而龙华南整天花天酒地,通宵跳舞酗酒吸毒,他哪是朱海望的对手,被朱海望挡开拳头,两脚踹倒在地。远处龙家的保镖和朱家的保镖一看主人打起来,也马上拳脚相加互殴起来。

    李时抱着胳膊,啧啧摇头,颇为遗憾:“诶呀华南兄,以前你和朱总多好的搭档啊,现在说翻脸就翻脸,以后还能不能在一起玩耍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