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极品透视

第1019章 暂告一段落

    无论是处于自己的职业还是道德,都不允许他眼睁睁的看着陈承方这样一个魔王轻而易举的逃脱制裁。

    陈承方没有多说什么,而是对蔡正洪打了一个眼色,心领神会的蔡正洪立刻将枪口用力的顶在了李建光的太阳穴上,同时腾出左手,捂住了他的眼睛。

    人的恐惧来自于未知,在无法看到眼前食物的时候,内心深处的恐惧更是会被无限度的放大。

    而且李建光话说的虽然有骨气,可他毕竟只是一个科学家,是一个文人,哪里能够和蔡正洪这样的凶悍角色比胆量?不到半分钟,他的身体就开始丝丝发抖。

    看到这里,蔡正洪不屑的说道“怎么样?是不是让我们离开?”

    回应他的只是李建光的沉默,显然他已经被吓住了,而沉默自然意味着默许。

    陈承方和蔡正洪两人劫持着李建光,开始向外走去。

    “张挺,快过来。”走出这里,看到张挺站在一旁之后,陈承方急忙说道。

    显然,他还将张挺看成是自己的嫡系人马,而蔡正洪固然讨厌张挺这些超能者,可现在的情况,能够多一个帮手自然是好事情。

    听到他的话,张挺也十分配合的走过来,“挡住他们,不要让他们靠近。”陈承方恶狠狠的说道。

    其实他也知道,自己的很多行为都是法律所不能允许的,自己即使是这里的最高领导,可早晚都会有失势的一天,心思缜密的是他早就制定到了逃亡计划,就在指挥室旁边,偷偷存放着直升机,只要启动,就能够逃离这里。

    不过在几人进入到直升机后,他却没有立刻逃走,因为他还有自己割舍不下的东西,那旧就是存放在办公室里的机密文件。

    “可恶的刘旺军,怎么现在还不来?”等待了足足三分钟,可派去办公室的刘旺军依然毫无音信,不由让他焦急起来。

    “总工程师,我们快走吧。”蔡正洪催促道,待在这里,面对着上百只枪支,总是让人感到紧张,而且他们在这里耗时间,恐怕其他人正在利用这段宝贵的时间研究如何阻挡他们的逃离呢。

    “也好,反正有人质在手里,就用他来换吧。”陈承方终于同意离开了。

    听到这里,蔡正洪就将李建光塞到了张挺的面前,这里只有他一个人会驾驶直升机。

    可他没有想到,张挺一直都在等待这个机会,一把将李建光塞到自己身后后,张挺毫不迟疑,一拳就打在了蔡正洪的后脖子上,他根本不会想到自己的同伙会攻击自己,一声惨叫,脖子被应声砸断。

    “你疯了么?”陈承方怒斥道。

    “我没有疯,反而清醒的很,陈承方,你也是从高高在上的位置上面下来了吧?李工程师对我有救命之恩,我怎么可能看着他陷入险境?”

    他口中所说的救命之恩自然指的就是之前李建光在蔡正洪的手下救出他和他队员的事情。

    不过张挺还有一点原因没有说明,那就是他已经看出,陈承方不可能得到好下场。如果他被通缉,与其和这样一个人一同变成通缉犯,还不如牢牢的抱住李建光这位新贵的大腿,过几天逍遥自在的日子。

    没等陈承方在说些什么,外面的士兵们已经冲过来,将驾驶室的们门打开后,就将这个斗败的公鸡抓了起来。

    “好,你做得好,你证明了你对国家的忠诚,我是不会忘记你的。”李建光感激的说道,可怜这个书呆子还没有意识到对方救下自己的真正意图。

    事情随着陈承方的被捕很快就告一段落,李建光对于**研究一向十分反感,自然不会和陈承方那样想要将李时抓捕起来研究。

    况且这一次他还得到了对方的帮助,自然不能恩将仇报。镇定下来的李建光很快下达了一连串的命令,首先就是释放了李时和月芸。

    至于隅艋,他已经和整个基地的中央系统融合在一起,显然无法离开这里,而且李建光也对这个竟然能够融入到电脑系统的生命感到异常的好奇。

    他和陈承方有着不同的兴趣,陈承方执着的研究着生化工程,希望利用生化技术让人类变得更加强大。

    而李建光却异常迷恋机械,认为机器人才是人类未来的方向,显然看到隅艋,自然不会放过,好在他没有自己的前任那样疯狂,以一个朋友的身份和隅艋交流。

    而对方也正在苦恼自己无法搞清楚现在自己所在的世界,两人一交流就一拍即合,很快就成为了真正的朋友。

    对于这一点,李时也感到十分欣慰,这对于隅艋来说,或许是最好的归宿。

    而张挺也因为关键时刻“救驾有功”被提拔成了基地的安全主管,至于他仅剩下三名成员的孽战队,自然就此烟消云散了。

    唯一让人遗憾的就是刘旺军的失踪,人们在陈承方办公室之外发现了被他杀死的生化守卫,在办公室里,所有的文件都十分齐全,只不过被他吞噬的药剂和他本人消失不见。

    在找寻一段时间后,他也就被认定被生化守卫吞噬草草了之。

    一天之后,两辆军车刚刚离开了天芒市,驶入到了高速公路上。

    在后面的军车之中,陈承方耷拉着脑袋无力坐在那里。到了现在,他依然无法接受自己已经成为阶下囚的事实,而等待他的,将是军事法庭的严厉审判。

    军车突然停止,让他感到一丝诧异,高速公路上是不允许停车的呀?

    而此时,两名公路掩护人员也都到了为首的军车前面。

    “同志,前面发生了车祸,道路被阻塞了,请稍等一下。”

    看了一眼停在前面的几辆汽车,车里的司机也没有太大的疑虑。

    而此时一辆商务车也来到了军车的后面。

    透过后视镜,司机突然看见商务车里下来的几个男人纷纷拿出了之前隐藏在风衣下面的冲锋枪。

    “不好。”他立刻意识到了不妙,可没等他喊出来,之前的道路养护工人快速拔出手枪,一枪就打穿了他的太阳穴,同时将身边的另一名士兵也开枪射杀。

    此时陈承方自然也听到外面的枪声,他立刻紧张起来,不知如何是好,是有人来救自己了么?

    不过在车门打开之后,他看到的却是几支黑洞洞的枪口。

    “李时,你快看啊,高速路上有人袭击的军车呢,所有的士兵都已经被杀了。”月芸指着电视机大声的喊道。

    对于这个抓捕自己的家伙,她自然不会有丝毫的好感。

    “这有什么,这叫做多行不义必自毙。”李时淡淡的说道,他早就在隅艋那里知道了这个消息。

    现在的隅艋已经慢慢的学会如何利用自己的心力量,甚至能够动用基地之中的通讯设施和李时通电话了。

    今天就是他在电话里告诉了李时事情的经过,同时军方在对下场尸体进行了化验,确定其中一具在爆炸中被烧焦的尸体就是陈承方。

    不过李时心里依然感到一丝不对,陈承方一直都隐藏在暗处,知道他身份的人并不多,会是谁杀了他呢?又为什么冒着惹怒军方的危险来杀死这个已经无足轻重的家伙?

    “就是,让这个混蛋绑架我。”

    月芸话突然打断了李时的思路,因为他想到了一件更加重要的事情。

    “之前绑架你的不是他,是另有其人。”

    “另有其人?是谁这么大的胆子绑架本小姐?告诉我,我非杀了他不可。”

    现在月门已经不复存在,前掌门月芸已经开始自称本小姐而非本掌门了,只不过她不知道,在现代社会里,这两个字还有着其他的含义。

    “这件事情你不用管,我自然不会让他好过。”

    “他”自然指的就是樊彼得,李时深知,樊彼得既然已经开始动手,就不会轻易停止,想要保护自己,就要击倒敌人。

    况且抛开月芸的事情不将,他和这些“前任大舅子”,可还有着夺妻之恨呢。

    让李时没有想到的是,之前教训了一顿樊彼得后,让人们知道,他这些昔日的霸主依然不好惹,四不管酒吧生意也总算是红火起来。

    甚至一些人将李时看成了潜力股,每天都会带着一帮人来消遣,结账的时候也特别大方,显然是想要巴结他。

    这可乐坏了月芸,她突然发现,做生意比和其他人打架有意思的多,既然李时肯为自己出头,她才懒得理会男人们之间的争斗呢。

    不过在李时思考如何对付樊彼得的时候,樊彼得请来的援兵已经先一步到达了天芒市。

    如今他洗钱的两条渠道都被李时破坏,自己的“生意”不仅做不下去了,还受到了多个国际黑帮的职责,为了自保,他及时花出万贯家财也要将李时除掉。

    “请问你是月芸小姐么?”在月芸快乐的数着一位客人结算的几千块账款的时候,一个男人不识时务的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是我,干嘛?”她一抬头,就看到一个黑人露出雪白的牙齿正微笑着看着自己。

    “想请你散散步。”

    “散布?我没有时间。”

    月芸自然知道,在酒吧里有很多男人会主动和女人搭讪。

    对于这一点,她自然十分好奇,不过所有人都知道她和李时之间的关系,哪里有人敢轻易打她的注意。所有听到男人的话,周围的几个酒客都好奇的看过来。

    都想要看这个家伙如何应付这一个尴尬的场景。

    “你没有时间?那李时有时间么?”

    “你找他干什么?你到底是找他还是找我?”

    “如果他在酒吧,自然是找他,可惜他现在不在。就只能找你了。”

    说完对方打手立刻向着月芸抓过来。

    月芸也不是弱手,况且对方的话也让她暗自戒备,对面攻击,她灵活的向后一闪,轻易的躲过了对方的攻击。

    不过月芸身体还没有落地,对方就手里突然出现一道铁链,用力一甩,就将月芸手腕缠住,之后用力一拉,月芸整个人都被从吧台后面拉扯出来。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