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情殇宋金

第一百九十章、岳雷追悔过错 赵昚不计前嫌

    第一百九十章、岳雷追悔过错 赵昚不计前嫌

    岳雷不愿北上山东?他在为母亲刘氏的不辞离别,而对父亲岳飞是铭心镂骨、耿耿于怀。说岳飞没有尽到做丈夫和父亲的责任,他一心只是想着自己的抗金救国,迎回二帝和雪靖康之耻。

    李娃一听,悲痛欲绝,她狠狠地甩了岳雷一个巴掌,然后愤怒地斥责道:“母亲不允许你这样说自己的父亲,父亲为了民族的存亡,冲锋陷阵、英勇杀敌,即使遭到奸贼陷害,奔赴刑场,也能铁骨铮铮、视死如归,雷儿不以有这般英雄的父亲为骄傲,反而去吹毛求疵、求全责备,这是何道理?今日若不当着张用叔叔的面前忏悔认错,母亲定然不会饶你。”

    见母亲声泪俱下、痛苦万分,岳雷慌忙跪地,追悔过错、谴责自己。

    云南地方的最高长官是太子赵昚的死党,对岳飞的冤死十分同情,他不但给李娃、岳雷发放了签证,还让自己的卫兵送了他(她)们一程。

    到了临泉县的蜈蚣岭山寨,岳雷很快就被张用、王善等人推举为山寨的大头领。

    听说岳飞的次子成为了蜈蚣岭山寨的大头领,岳飞的结拜兄弟——张显、牛皋及其被宋朝廷遣散了的岳家军将士们都集结到了蜈蚣岭山寨,准备听从岳雷的号令,英勇抗战、奋勇杀敌。只有岳飞的结拜兄弟王贵因受张俊的胁迫与秦桧、万俟卨、罗汝楫等人一起罗织罪名,诬陷岳飞,岳飞遇害后,王贵自知处境艰难,遂引咎辞职、回到老家汤阴。他愧对岳飞,不好意思上山。

    在短短的几年时间里,岳雷就把附近的山寨用地道、水渠连成为一片,并把大本营移至水浒梁山,其规模要比宋江当头领时还要大。

    高宗几次派人去招安,皆被山寨头领们呵斥回去,不敢再来。

    后来,太子赵昚亲自上山,他答应山寨的众头领,只要赵昚登上了帝位,第一时间就会给岳飞洗刷冤屈、平反昭雪。众人皆是疑虑重重,只有李娃坚信不疑。

    李娃面对着众头领说道:“我们上山是无奈之举,现今赵昚亲自上山,足见太子的诚心诚意,在云南的时候,要不是因为有了太子党羽的大力帮助,雷儿又怎能跟着张头领来到这蜈蚣岭,既然大家是打着岳飞的旗号,作为儿子就必须完成父亲生前的夙愿——精忠报国。雷儿是岳飞的次子,被各路英雄拥立为山寨的大头领,他必须带领这支队伍,继承和发扬岳家军的光荣传统,完成父亲未竟事业——直捣黄龙,雪靖康之耻。”

    众头领皆举手赞同,只有王善心存疑虑,因为他几次易主,怕是太子记仇,不会原谅,所以他的右手只是半举,难以确定。赵昚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他对着王善大声说道:“只要众人是在为朝廷服务,本太子就会不计前嫌,同等对待。”

    赵昚的表态,打消了王善先前的顾虑,他面对众头领说道:“以后各个山寨,要在岳大头领的同一指挥下,众志成城、英勇抗敌,收复被金人抢去的大宋领土,慰籍英烈们的在天之灵。”

    赵昚十分高兴,他代表朝廷拟任岳雷为正五品通侍大夫,统领岳家军,其他头领都赐封成为正六品的宋廷武官。

    赵昚的这一举动,让秦桧踧踖不定、忐忑不安,心想:若是赵昚的山东之行,得到了高宗皇帝的默许,那么秦桧......

    此时,裴满红英急如星火地走进了秦府,她面对着秦桧,大声地责罪道:“岳雷的事情,秦相是否知道?赵昚的山东之行,又是否晓然?”

    “本相也是刚刚才得到了一点讯息,海陵王的意思如何?”秦桧面对裴满红英的质问,虽有不满,但投金的证据落在了完颜亮的手中,他也只能忍气吞声、无可奈何。

    “金国的大军已在边境集结完毕,不日便要南下攻宋,宋皇室要让岳家军死灰复燃、东山再起,其目的是要保住摇摇欲坠的半壁江山,如此重要的消息,作为宋廷的首臣,却事先得不到半点的消息,这能说得过去吗?依裴满红英来看,是秦相的心里没有了金廷。”

    被裴满红英奚落、责骂了一番后,秦桧忍无可忍、拍案而起,他愤怒疾言:“秦某一心为金,问心无愧,每个人都有走运和背运的日子,如今是秦桧走霉运的时候,红英姑娘,不予以同情,反而横加指责。这是何理?”

    见秦桧竟跟自己叫板、使气,裴满红英冲冠怒发、力竭声嘶的叫喊道:“好你个秦桧!还敢跟老娘硬杠,给我小心点儿,红英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就你这个谢馆秦楼的风骚娘们,也胆敢在秦相府里放泼撒野,是不是因为万俟卨那个丑男人中了疯,还没有找到替代人选,是不是太久没有云期雨信、鱼水之欢,所以骚得难受、瘈狗噬人?”秦夫人用极其尖刻辛辣之语,冷嘲热讽、恶语中伤。

    裴满红英是学武之人,她一气之下,朝着王招弟使出个飞脚腿功,王氏随即倒地,喊爹叫娘,而当红英正要泰山压顶,欲结束其性命之关键时刻,海陵王完颜亮挡在了裴满红英的身前,制止了她的卤莽行为。

    “没大没小的东西,秦相夫妇是我们金国人最为要好的朋友,他(她)们为大金朝廷做过了许多有益之事,就连本王都敬重三分,而你却要拳脚对待,所为何因?完颜亮斥责红英。

    “见心上人责罪自己,裴满红英满腹委屈,她极其伤心地如泣如诉:“还不是为了王爷吗?大宋皇室已让岳飞次子岳雷偷偷地从云南返回到了山东,目前皇太子赵昚已经代表宋朝廷正式接纳了这支武装,岳家军这么快就能够重新复活,那是因为有了太子赵昚的鼎力相助和大力支持,而如此重要的消息,秦桧作为宋廷的首臣,却推说事先不知。他不是蒙人吗?”

    “秦相没有说谎,确实是事先不知,造成这样的后果,怪不得秦相,要怪就怪海陵王。”

    王爷说什么呀?这怎能怪您呢?难道说,是因为你们上次的见面,涉及到宋皇室里那些不可告人的秘密?”

    完颜亮也不再保密,而是一五一十地向裴满红英讲述了邱八刺杀乔丽后,金、宋两国所发生的事情。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