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时间冲出来的爱情

    第七十六章 时间冲出来的爱情

    那天之后,尹竞然再也没有见过尹齐月,她走得不远,就住在沈家,可是她就是有办法不见他。

    三个月,可以发生许多事情,可是他们之间却没有任何改变。

    在这期间,尹齐月见过了周皓,并且在那里看到了一张照片,那是母亲年轻时的照片,然后她知道了一个故事,一个男人抛弃了一个女人,而后悔半生的故事,从小她一直就梦想着想要见见自己的亲生父亲,可是如今她见到了,那梦却早已经平了,但她有些明白小时候自己在梦中总会出现的人是谁了。

    她很平静,面对着周皓的痛苦,她甚至可以说是平静到有些冷血,那人毕竟是她的父亲,但是她就是没办法激动得起来,不恨,但也不爱,她已经过了需要父爱的年纪。

    后来周皓也平静了下来,他说他不奢望她能原谅他,但请让他有弥补的机会,可是她却拒绝了,她告诉他,她现在是沈家的女儿,不可能跟着他姓周,但她最终还是没有狠下心,愿意和他一直往来,或许——血浓于水这种事情就是天生的吧?

    这人身世有些戏剧性,但人毕竟还是生活在平凡当中,王鑫求婚了,其实是迷茫的,她不想再犯像上次一样的错误,既然不爱,就不应该拖累了别人。

    下午,她将王鑫约了出来,王鑫一直在等她的答案,所以一直紧张着,坐在那里似乎屁股底下坐了无数根针。

    “王鑫!”尹齐月看着他,很认真。

    “齐月,其实你不必急着给我答案的,再等等也可以的。”王鑫他突然有些害怕,或者说他早知道是什么结果,但却不想接受。

    “王鑫,我不适合你,这段时间让你陪着我,我已经觉得很不好意思了,我不想耽误你一辈子。”感情的事是要快刀斩乱麻的,她一向挺痛快,只除了那个人——

    “齐月,我……”王鑫急得脸都红了,还想要表达自己的感情,却被齐月给拦了下来,“或许,我只是你年少时的一个遗憾,当这个遗憾补上了,一切也就没那么完美了,你适合一个温柔体贴的妻子,你看,你每次投入到工作上时,就会废寝忘食,可是我却从来不会记得为你送份宵夜去。这只是一个小细节,两个人生活在一起,并不只是一时的激动,或者冲动,是要走一辈子的,我冲动了一次,所以这一次我冷静地给你答案。”

    她的态度诚恳而温柔,温柔是在她脸上难得一见的表情,可是王鑫却不想在此刻看到,正因为她温柔了,所以自己没机会了。

    “齐月,你心里有别人吗?”他突然说道,“如果没有别人,我愿意用一生来让你说明,我并不只是想要填补一个遗憾,或者是冲动。”他已近而立,怎么会不懂感情,怎么会不懂婚姻不是儿戏,他想和她走一生啊,即使她真的或许有很多缺点。

    她愣了一下,心思似乎了飘了很远,心里有人吗?有吗?有吗?好像从很久以前她的心里只惦记着那一个人,他的苦,他的笑,乃至于他嘴角的眼稍的一个表情吧?那算是心里装着一个人吗?

    看着她的神情,王鑫突然明白了,无力地垂下头,苦笑,“知道吗?当年我给你送情书之后,你的弟弟来找过我。”

    “嗯?”她愣了一下,这事儿她不知道啊。

    “他问我喜欢你什么,说你脾气不好,又没耐性,可是你知道吗?那时我就有种感觉,他在这说话的时候,似乎在自豪。”王鑫反起头来,微笑,温柔的脸好像还有痛苦,但似乎有释然了。

    “有天晚上我送完你后,在楼下遇到了他,他又问我了同样的问题,那时我就觉得他对你,似乎……”

    “……”为什么每个人都能看出来呢?有那么明显吗?

    “他只是弟弟。”深吸了一口气,她用力地说道,似说给他听,也似说给自己听。

    “……”王鑫沉默了,他想告诉她,如果只是弟弟,她不会每次让他送回家的时候都要躲开他不在家的时候,如果只是弟弟,她不会偶尔在半路遇上的时候把自己藏起来——

    只是弟弟——

    只是自欺欺人而已啊——

    …………………………………………………………………………

    感情的债似乎清了,尹齐月(沈)决定给自己一个放逍逐,或许这些年她让自己太累了。

    原本舍不得儿子,可是因为有了沈家一家人的劝导,她还是上了飞机,朋友送行的前一晚,她喝多了。

    她听到了苗小英跟她道歉,听到了杨蓝蓝骂她是笨蛋,听到了梁至琛说他们是永生永生的哥们儿,听到了苗清风的叹气,甚至在沈义辉和楚靳扬接她回家时,她还听到了另个一外声音,一个温柔得让她想要主此沉溺的声音,“月,我给你时间,不管多久,我愿意等,只求你……别舍下我……”

    她从来没有出过国,这一次用上了所有的积蓄,一年之后,她突然好想儿子,在打电话回去时,儿子的声音已经不再偶尔吐词不清,而是字正腔圆,他问,“妈妈,你什么时候回来,小凛想你了。”

    一瞬间,她的心底涌出酸意,她是多么自私啊,只想着自己好受,可是却忘了儿子也是她的责任,曾经,她为了那个人,背肩着责任,不曾有一丝觉得重大,可是这是自己的儿子,她居然就这么放下了。

    “妈妈,你快回来吧,舅舅快死了。”小娃子终于改口了,可是最后的三个字,却让她的心剧烈地撞击起来,眼前几乎一片星光。

    “怎……怎么了?”

    “舅舅那天喝酒了,然后回家的时候被车撞破了头,我去看他好几次,他都不睁开眼睛看我,妈妈,舅舅是不是不能再陪小凛玩了?”儿子的声音带着淡淡的哭腔,她吓得双腿无力,连抓着电话的手都要没劲了。

    “小……小凛乖……妈妈马上回去。”她挂断电话,马上收拾了一下东西,冲出了酒店。

    而在另一头,小娃子放下电话,对着旁边笑得像只狐狸一样的男人问道,“楚叔叔,我这样说对吗?”

    “嗯嗯,对极了,下午叔叔就带你去买变形金刚。”楚靳扬脸上的笑容深沉而教化,一年了,应该想明白了,他不想再看一张要死不活的脸了。

    “我们还是先去医院给爸爸送午饭吧。”小娃子这又改回来了,或者说他从来就没改过口。

    “哟,你小子还挺孝顺的,尹竞然那家伙没白疼你。”

    “儿子当然要孝顺爸爸呀。”小娃子理所当然地点头说道。

    …………………………………………………………………………

    她冲进病房的时候,就看到他安静地躺在那里,脸色苍白,却出奇的安宁,精致的容颜在阳光下闪闪发着光,好像天使。

    她走近,坐到床边,看着他长长睫毛下的阴影,这张脸居然瘦得快没了,手颤抖着落到颊边,冰冷的触感,仿佛这具身体里已经没有灵魂,她的手颤抖,心更是在抖。

    她走了很多地方,认识了很多,有时候快乐,有时悲伤,但他却没有一刻远离自己的脑海,快乐时她会想到他们在一起时的快乐,悲伤时她就会想到在离开的前一晚,听到的那句话——只求你不要舍下我!

    舍下,舍不下,她自己不清楚,她只是知道,一年来从未停止过思念,一如他出国的那七年,她几乎是每日都要对着他的照片说话一样,那时她以为她只是放心不下,可后来才知道,那是一种思念,忘情的思念。

    “不是告诉你,不许喝酒吗?还喝,喝就喝吧,我知道你要应酬,可不要开车啊,没有我在身边,你就真成笨蛋了吗?可是他们都说你很聪明啊,为什么会这么笨,笨到把自己弄得不醒人世?不是你说的吗?不管多久,你都愿意等,可我现在回来了,你怎么就不等了呢?是不想等了,还是觉得我没那么好,想要移情别恋了呢?”她一边说,一边轻轻握住了他的手,没注意到躺在床上的人睫毛颤动了一下。

    然后继续平静。

    “哎,那可不行,我最恨的就是说话不算话的人,你说了等我,就得等我,如果我半路跑的话,我就打断的你双腿。”她恶狠狠地说着,眼底却一片温柔。

    “嘿嘿,害怕吧?你知道我有多暴力的,当初就不应该招惹我,招惹得就得付出代价啊。”

    突然,她握着的手猛地反握住她,温柔的声音从上面传来,“这代价是一辈子为你奴役,够吗?”

    听到声音,她惊叫了一声,瞬间人便被扯到了床上,黑暗迅速将她压了下来,吻,如狂风暴雨般落下,霸道着,却满是温柔,她挣扎了两下,最终放下了手,双手环上了上面之人的颈项。

    病房门外,一个小家伙被一个大家抱着捂着眼睛,小家伙不乐意,直蹬着两只小短腿儿。

    “楚叔叔,你放手啦,我要去找妈妈。”小娃娃在走廊上叫着。

    “乖,你妈妈现在没空,等下你妈妈自己就会来找你的,嘿嘿……”楚叔叔某人露出阴恻恻的笑,小娃子身体突然抖了一下。

    “我告诉妈妈是楚叔叔让我撒谎骗她的。”小娃子脸上闪过狡猾,可是小狐狸怎么比得老狐狸呢。

    “嘿嘿……大人和小孩的谎言是不一样的,叔叔这叫善意的谎言,你这就是撒谎,哈,等着被打屁股吧。”某只老狐狸得意地笑了起来。

    小娃子彻底怒了,踢蹬着小短腿儿,吼道,“我要告诉沈爸爸,你欺我,让他不理你!”

    “……”某人黑线,现在的小孩儿怎么都这么难付啊——

    医院走廊一阵闹腾,病房里春色无边!

    时间啊,会洗刷一些东西,但也会让另外一些东西渐渐渐渐明朗起来啊——

    送上个短小番外 梁至琛的

    我觉得自己绝对是有被虐倾向,怎么就对凶悍的女人一点办法都没有呢?当年的尹齐月是,如今的洛含昔也是。

    话说他们是假订婚吧?她干么没事总是把我揪出来冲场面啊?我一三十而立的成功男士,干么要和你们一群大一大二的小丫头小小子一起疯啊?

    “哎,含昔,那真是你未婚夫啊?怎么总摆着一张臭脸?”女生a问道。

    “别理他,他今天便秘了。”洛含昔在此时完全没有在长辈面前那种高贵涵养,让我顿时有种想要在长辈们面前把她面前具撕破的冲动。

    这时她朝着我走过来,一手搭上我的肩膀,这个动作和当年的齐月一样。

    “哎,我知道,你的初恋情人今天结婚,你心情不好,你看我够兄弟义气,还再摆着臭脸就太不给面子了。”

    “我麻烦你别跟我太够义气,我对哥儿兄弟这词敏感。”妈的,就是因为这词儿老子和今生所爱失之交臂。

    “那叫姐们儿?”她冲着我促狭地眨眨眼睛。

    “随你便吧。”我已经无力挣扎了。

    接下来,她又和她的朋友人玩疯了,最后就喝多了,只得送也回家,在回家的路上,她一直在唱歌,乱七八糟地也不知道在唱些什么,我就想着快点把这个吵闹的祖宗给送回家,可是偏偏在还有一条街距离时候车抛锚。

    我无语,看着在车上那个安静不少的女孩儿,这安静下来,其实也挺可爱的。

    无奈,我把她从车下挪下来,然后放到了后背,还有一条街的距离,背着吧。

    路灯把我们的影子拉得好长,她偶尔还在梦呓般的低喃,我听不太清楚,也不在接词,然后就听到她叫我的名字,我随意地应了一声。

    “干么?”

    “梁至琛……你还喜欢那个姐姐吗?”她的声音依然不太清晰,但我却听清了。

    “我不知道。”我确实不知道,我只是觉得或许一辈子都没有人能代替她在我心里的地位。

    “哈,你好专情哦……比起现在的男孩子,你是好男人……”她手从我的前面举了起来,笑得很开心。

    我无奈的轻笑,“谢谢你夸奖哦。”

    “哎,不如你喜欢我吧,我不会要求你马上忘了那个姐姐,我就希望你喜欢我之后不会再喜欢别的女生!”她突然说道,声音竟然有几丝清醒了,我愣了一下。

    她忽然又把头压在了我的肩上,声音模糊地说道,“我好像有点喜欢你……”

    我听得不真切,心却莫名的动了一下,回过头,看她却已经睡着了。

    无奈——

    似乎和她在一起时,我无奈的次数变多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