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快要疯掉

    第七十四章 快要疯掉

    尹齐月十分紧张,百分的紧张,乃至于万分的紧张,因为,她将面临一场自己有生以来第一次的相亲。

    相亲这种事情是一个大众却又充满技术含理的事情,这个技术呢就是你需要有一个好的演技。

    尹齐月的演技实在不是怎么样,但是她还必须要扮演一个十分淑女的成熟女性,端雅的茶馆,古朴的气息,整个环境都让尹齐月紧张起来,坐在她一旁的苗小英,白了她一眼,恨铁不成钢的道,“我说你能不能出息点,不就是相个亲吗?至于吗?”

    “哎,你确定把我的真实情况跟人家说了?博士后哎,国家科学研究者哎?会对我这种结过婚,还有个孩子的女人有兴趣?”尹齐月扯扯衣领,显得有点不怎么自信。

    “说了啊,可是对方一看到你的相片就说要见见本人了,嗯,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一见钟情?”苗小英手指优雅地轻点着桌面,笑得好不灿烂。

    “滚你的。”尹齐月一拳头就要拍到她的脑袋上,突然包厢的门被推开,门口站了一位穿着深色西装,头发梳理整齐,给了人一种十分刻板正经的男人,尹齐月看到时愣了一下,然后感觉到苗小英正在拉自己的手,赶紧把手放下,朝着对方露出了一个笑容。

    对方看到她也愣了一下,但也很快地笑了,这一笑,把刚才的那股刻板劲给拂去了不少,显出了几分斯文,这男人或许不是很帅,但让人觉得挺舒服的。

    第一印象,尹齐月觉得不错。

    “尹小姐,你好,我是王鑫。”王鑫朝着尹齐月伸出手,脸上的笑容更加温柔,这些年,她居然没有一点变化,一如当年那么热力四射,光看着,就觉得整个人都会跟着明亮起来。

    “呃……你好,王先生。”尹齐月尴尬地站真情为,跟对方握了一下后,然后坐下。

    苗小英简单地再次为两人做了介绍,然后便借口闪人了,包间里只剩下两人,沉默了一会儿,尹齐月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她决定还是再次向对方申明一下自己的条件比较好。

    “呃……那个,小英应该和你说了吧,我有一个三岁的儿子。”

    “嗯,我知道。”王鑫看着她,笑得温柔。

    “那个……你不介意?”尹齐月有些好奇了,这男人长得不算丑,学历一流,性格嘛看起来也挺好,怎么就看上她了?

    王鑫低下头,似乎在犹豫什么,过了一会儿,他才抬起头,眼里还着隐隐的期盼,“你……不记得我了?”

    “嗯?”尹齐月惊讶了,她见过这个人吗?

    看她的表情王鑫就知道她不记得他了,不由苦笑,也难掩失望,“你还记得初二时,你收到过一封情书吗?”

    “……”尹齐月瞪眼睛了,她当然记得,那可是她这辈子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收到的情书,虽然最后是不了了之,但谁没有个少女情怀啊?这件事她还是记得十分清楚的,只是——

    她瞪着眼睛,认真地看着眼前的人,然后努力地回想啊回想,瞳孔突然扩大了几倍,张大嘴巴指着眼前的人,完全忘了要装淑女,“你……你就是……”

    “嗯,我就是。”还好她没有完全忘记,王鑫稍稍舒了一口气。

    既然是校友,那么就她在学校的那些记录,他也应该知道,自己好像没必要再装下去了,一把抓起半冷的茶水,一口闷进,她一拍桌子就问王鑫,“既然你知道是我,干么还要来相亲,耍我玩儿呢?”

    王鑫被她突然转变的态度吓了一跳,但转念一想,这才是她的真正性格,也就恢复平常了,他上脸露出了一抹粉红,微微低头,“我是认真来相亲的,本来我没想要相亲,可是看到你的照片就……”

    “……”尹齐月傻眼了,这什么意思?什么意思?意思是其实就是冲着她来的呗?但是为什么啊?

    “我结过一次婚,还有孩子呢。”

    “我知道啊,可是……”他想说,他就喜欢她这样的,但怕太唐突,便不敢开口。

    “你……”尹齐月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了。

    “自从你那次帮过我之后,我就一直暗恋你,给你写了情书,可是却石沉大海,后来我有点失望,再加上升学了,我也以为那件事只能成为年少时的回忆,但是,这些年来我也谈过几次恋爱,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按着你的模式在找……”王鑫抓抓头,显得有点不好意思。

    尹齐月突然觉得也有点不好意思了,这是她有生以来第一个喜欢她的男生,也是她唯一一个送她情书的男生,这男生可占了她少女人生的两次第一次呢,而且人家这是不是在暗示其实一直忘不了她?

    貌似满足了不少她做为女人的虚荣心呢。

    “那个……我有孩子的,你家里人……”还好,她没有失去理智,这才是最重要的,她可不想处上了,才发现这成为最大的问题。

    王鑫听出她话中的意思,当下就乐颠了,赶紧摇头,“没关系,没关系,我妈和和爸在我大学时就离婚了,我妈现在在国外,很少管我的事情,至于我爸,他也再婚了,对我的事,他其实是比较尊重我的。”

    有那么一刻,他甚至觉得自己这残缺的家庭也不错,唔——他是不是有点过份了呢?

    尹齐月看着他兴奋的脸,依然那么温柔,不同于温海的那种虚幻飘渺的温柔,而是一种实实在在,让你感受得到抓得住的温柔,这样的男人,她其实应该紧紧抓住的,不在意她结过婚,有过孩子,她可能是他的初恋,而且性格如此的好,可是为什么,她的心里会有些犹豫呢?

    “我……我们……”王鑫看着她低头沉默不语的样子,突然又有些忐忑了,从她的眼底,他看不到对和他一样的热情。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们试试吧。”拳头一握,尹齐月抬起头来,露出笑容,如此的明媚动人,让王鑫的心脏在一瞬间落下,同她一起露出了笑容。

    ………………………………………………………………

    尹齐月最近的行动总是透着一股鬼祟,有时她带着儿子一起出去,却是一个人回来,有时候她把自己打扮得像是个淑女似的,笑盈盈地出去,回来时却会穿着球鞋休闲衫,有时她会躲到角落去偷着接电话,不让和她住在同一屋檐下的人听到。

    然后某人多疑性格爆发了,但却没有直接轰上去,而是拐了个弯儿,晚上,尹齐月从浴室走出来,神清气爽,某人坐在沙发上,叫了一声,“姐。”

    “嗯?”

    回过头,露出一脸茫然。

    “最近你店里是不是很忙啊?”某人朝着她招了招手,笑道。

    尹齐月站在原地,突然觉得这笑有点不怀好意思,可是说不出哪里不对,于是走过去,坐下。

    “嗯,还好。”

    “昨天琛哥过来找你了,可是你不在家。”

    “嗯,他给我打电话,后来我们在外面见过面了。”尹齐月如实回答,她依然不明白这个看起来高深莫测的弟弟到底要表达什么。

    “琛哥在追姐你吧?你这些日子都在和他约会?”尹竞然挑起了眉,眼角已经现妖气。

    尹齐月的心突然就虚了,“没有,就昨天见了个面。”而且她还再次拒绝了梁至琛。

    其实如果按正常人的逻辑来说,选择熟悉的梁至琛是最好的选择,但是尹齐月明白,自己这心里没有爱上谁(或许说不想承认),如果选择了梁至琛,那便是对不起梁至琛,那是她兄弟,她不可以害了人家一辈子。(那王鑫就可以了?你这人也忒不讲究了!)

    “哦?是吗?那姐最近在忙什么呢?我听小凛说,前几天有个叔叔给他买了个飞机玩具呢,嗯,现在在沈叔家里放着。”尹竞然眼睛眯了起来,凑近她,仔细地看着她乱飘的眼神儿,一看就是心虚了。

    “啊,对了,姐,我这里有张音乐会的票,不如明天陪我去看看吧。”尹竞然突然话锋一转,手里多出两张票来。

    尹齐月呆了一下,随即就想拒绝,可是又像是想到什么似的,连忙点点头,“好。我一定去。”

    “姐确定?不会因为明天突然有事不来了?”尹竞然眼神闪烁地诡异的光芒。

    “嗯,不会不会。”用力地点头,像是在捣蒜。

    “那好,明天晚上我回来接你吧。”满意地点了点头。

    “不用了,多麻烦,我自己坐车过去,你在那里等我就好。”连忙摆手,笑话,回来接了,她还怎么办事。

    “也好。”

    于是,到了第二天傍晚!

    尹竞然早早来到了音乐会门口等着,在马上就要开场之时,和他约好的人还未到,他的耐性用尽,敛起的眼底已经涌现黑雾,就在这时,有熟悉的声音传来。

    “咦?竞然怎么是你?”

    抬起头,苗小英一身精致的打扮站在他的面前,一脸的惊喜意外。

    “嗯,真是巧。”尹竞然唇角冷笑了一下,苗小英被这股冷笑,笑得有点心虚,但是这戏还是要演下去的。

    “下午的时候齐月给我打电话,说她有张音乐会的票送我,我没事儿也就来了,没想到遇到你,呵呵,真是巧。”

    “是吗?我是和她约好的,看来她是临时有事了。”尹竞然不冷不热地说道,眼底的黑雾越来越浓,他这些日子是不是太放任那个自以为是的家伙了呢?

    “这样啊。”苗小英装作恍然大悟,刚想说那就一起进去看时,尹竞然突然开口了。

    “我以为上次我已经把话说清楚了。”

    苗小英脸色微微变了一下,强笑出来,“竞然,我不明白你说什么啊。”

    “你明知道我心里想的是什么,还要让她来撮合你和我,你是在给她添加无形的压力吗?你明知道她对于朋友的要求从来不会拒绝,就算有一天她发现她是喜欢我的,如果你一直这样下去,她都不会承认,会一直把我往你这里推。”尹竞然觉得自己没有必要再忍下去,这个女人,有必要一次解决掉,用不着再顾及什么。

    苗小英的脸一下子白了起来,在音乐厅门口,不少人已经走了进去,有人看到两人,还以为是情人在吵架,看了一眼之后,都没好意思继续看下去。

    “尹竞然,你……你胡说……我……我没有那个意思。”苗小英眼里显得狼狈,她嘴上虽然否认,心里都没有办法否认他的说话,她的确是卑鄙地想要以朋友这个名词,让尹齐月没办法去正视自己的心。

    “呵……有没有胡说你自己心里明白,今天,我就再告诉你一次,我……尹竞然这辈子,除了尹齐月不会再爱上任何女人,你……没戏!”冷酷的话语是顺着斜扬的唇说出来的,他在笑,却无比的冷酷。

    说完,他绝然地回头,连一眼旋转时瞬间的一缕余光都没有留给苗小英。

    不顾周围人的观望,苗小英捂着脸蹲了下来,哭声透过手掌传出来,她的爱情,原来从未在她的身边留下过——

    ………………………………………………………………

    今天的约会,尹齐月一直心不在焉,本来打算去看的夜场电影,也因为她不安的心境取消了,王鑫将她送到了家楼下,她急急忙忙地下车,甚至连句再见都是跑出了十几步才想到说的。

    她不知道自己的内心为什么不安,她把票给了苗小英,也没敢打电话通知尹竞然,可是事后却一直紧张,怕他回来之后生气,这一紧张,就什么心情都没有了。

    绕过前面的门市,她朝着楼的后面走去,可是刚拐角,胳膊就被人用车一扯,紧接着就跌入了一个有些微凉的怀抱,她刚想挥拳反击,想要揍色狼,却闻到熟悉的气味儿,心里蓦然一松,“然然?”

    搂着她的人,将手又收紧了一些,勒得她腰生疼,她不由皱眉,“放手,疼。”

    “姐,你忘了昨天跟我的保证吗?”声音透着一股说不出的忧伤悲凉,牵得她的心脏没来由的一痛。

    “我……”

    “就算你再撮合,我也不会喜欢她,我的心里装着谁,你比谁都清楚,就算你不接受我,但也请别践踏,好吗?”黑暗里,那声音的悲伤像是雾一样蔓延开来,全部散在了尹齐月的心里。

    “然然……”

    “我喜欢你,可能从我还不知道的时候就开始喜欢,然后我慢慢了解这种喜欢是什么,可是我不敢说,我怕你离开我,怕你再也不理我,所以在你误会我是同性恋,送我出国的时候我依然不敢说,至少这样,你还会关心我会当我是弟弟,如果可以……我希望你幸福,如果……如果你爱温海,如果他爱你,如果他让你幸福了,或许……我会学着让自己放手,只要你幸福了,我怎么样都无所谓,可是……可是老天给我一次机会,所以……我必须抓住……”随着话语落下的是他冰冷的唇,在碰触到尹齐朋略微颤抖着的唇时,瞬间变得火热,他的心同样冰冷,只为她而热——

    对于他那长长一段告白,尹齐月还在消化,所以当吻落下来时,她的大脑还处在迷茫动转的空档,只是本能地她张开了嘴,欢迎了那燃烧着仿佛要把她吞灭的火舌,不经意的回应,让人疯狂,这一吻像是被浇了汽油一般,一着而无法收拾。

    手探进了衣内,舌落到了脖颈,有微冷的空气顺了进来,尹齐月这才猛然回神,想要推开面前的人,却发现无能为力,吻稍歇,带着魅惑的眸子,看着她,“月,你有反应了!”

    “……”某人脸红,不知道从哪里找到了力气,一拳挥到了对面人的脸上,“混蛋!”

    有人被打了一拳,可是却心情良好,用手轻轻一抹唇角,又上前来,一把拉住头上都冒火线的人儿,“不要害羞嘛,这是好事啊,呵呵……多久没做了呢?唔……离上次有好几个月了。”

    “尹竞然,你别特么太过份了,给老娘滚边去。”尹齐月再次推开尹竞然,撒腿跑了,对于刚才自己的反应她开始唾弃自己,怎么可以……怎么可以……那是她的弟弟,她的弟弟啊,她怎么可以饥渴到……

    不自觉地又想要那双手落在自己肌肤上的感觉,脸蓦地一红——特么的,这是疯了吗?

    捂着脸,尹齐月蹲到路边,她自己这是怎么了?明明不是已经确定了吗?那是弟弟,只是弟弟,可是为什么,为什么面对着心跳会加快,为什么拥抱会让她全身发热,为什么会为他的话心疼,甚至好想抱他,好想抹去他脸上的悲伤——

    为什么——

    风冷了,人心却还在热,选择永远是最难的,为什么他可以说得那么笃定?为什么就那么肯定那是爱情?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