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茫然之心

    第七十一章 茫然之心

    尹齐月被他一问,不由得愣住了,她怎么想?她能怎么想?她不是一直当他是弟弟吗?怎么会突然有点犹豫?但是——

    “我能怎么想?让我跟当了十几年弟弟的人谈恋爱?想想都挺惊悚的。”她加快了脚步,把梁至琛甩在后头,以免他看到自己此时有些纠结的神情。

    她的语调倒是挺正常的,似乎为此还挺烦恼,梁至琛有点放心,可也不敢完全放心。

    追上来说道,“事情都已经这样了,要不你让竞然搬出去住吧,这样至少也可以表明你的立场。”

    “他今天早上就搬走了。”尹齐月语气有点淡,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对于梁至琛再明显不过的意图也没发现什么。

    “嗯?是吗?”脸上扩大一个笑容,心情愉悦地送母子俩上楼。

    爱情本就是一个自私的东西,但每个人却又都要公平,可是当天秤放到人心上时,便就永远都没有公平,有时候有些人有些感情,或许早在冥冥中注定——

    ……………………………………

    尹齐月的心其实是复杂的,但是她理不清这杂乱的线团,别人都道她人生是多舛的,幼时单亲,少时失去父母,以十三岁的幼龄抚养幼弟,没办法有正常的家庭,没办法上学,没有更好的学历,而嫁人后居然又遭遇丈夫背叛,这些事说起来好像她的命运真的挺糟糕的。

    但是她却并未觉得自己真的那么残命,她幼时单亲,但母亲给的爱并不少,少时失去父母,那时的害怕与伤心没办法抹灭,可是那些年父母却给了她一个温暖正常的家庭,抚养幼弟在她来讲并不是什么遭遇,而是一种幸福,正是因为有他的陪伴,自己才能坚强地走过来,如果没有他,她未必会让自己变得如此坚强,至于上学什么的,那更不是什么所谓的遭遇,因为她本就不喜欢读书。

    而温海——直到发现他背叛的时候,她才发现,自己可能并没有爱上这个男人,或许至始至终,她都只是被小时候的那个梦境左右了,既然不爱,所谓的背叛又何来伤害?

    更何况,一路走来,她身边那么多的朋友陪伴,让她根本无暇自怜自己那所谓的多舛命运。

    所以,她一直觉得自己挺幸福的,可是事到如今,她的幸福大神好像有点讨厌她了,正把她曾以为的幸福一点点从她的身边抽离。

    弟弟不再是弟弟,朋友不再是朋友,如果这两个人换成另外的人,或许她还会沾沾自喜一下,虽然大家伙叫她女汉子,可是女人的心态她还是有的,只不过这两个人——同时对她说样‘爱’这样的字眼,她没办法安然去接受,曾经认定的平淡幸福,她一点都不想打破啊。

    尹齐月抱着睡在身边的儿子,有些茫然不知所措,她摸着儿子天使般的睡颜,轻道,“小凛,你说妈妈该怎么办呢?”

    小娃子在妈妈的怀里翻了个身,小手指放在小嘴里,睡得那叫一个香甜幸福,尹齐月突然想起自己的童年,五岁那年,第一次看到然然,那时他和现在的小凛差不多大吧?可是却安静得好像不存在,看着人时也如小兔子一般,哪像她这个儿子,只要一撒走就像个拖缰的野马一般。

    想到这,尹齐月又不自觉地笑了起来,如果此时有个镜子让她照着,她会发现自己嘴角的笑容有多幸福,而那幸福正是因为她想起某个人而来的。

    敲门声这时轻轻响起,并不十分突兀,只是在这静悄悄地夜里,尹齐月听得清楚,她愣了一下,敲门声是从卧室的房门上传来的,那么就是人现在在客厅里,一下子她想到了是谁。

    正想到,人就出现了,尹齐月轻笑了一下,完全忘了,那个人今天早上已经被她赶出了家门。

    轻轻下床,把门打开,门外果然站着她想到的人,只是身体斜斜地靠着墙边,颊着带着淡红,细长的眼睛微眯着,含着几分朦胧的水意,这张脸本就精致如妖,此时看着更是华美到让人心跳加速。

    尹齐月自认自己早已经习惯了这张脸,可是看到此时此景,还是心脏紧了一下,然后才装作若无其事地上前,扶住他,“你喝酒了?”

    “呵呵……应酬怎么可能不喝酒?”靠在墙边的人改靠在她的肩头,声音沉哑着带着疲惫。

    面对这样软弱的尹竞然,尹齐月没办法再去严厉,似乎已经忘了他已经不住这里,直接扶着他进房间,然后语带薄责地说道,“以前你的应酬少了?就没见你喝醉过。”

    “因为那时你没有丢下我,和别的男人走了。”他的脸埋在她的劲间,语气中尽是委屈。

    尹齐月身体轻颤了一下,心跳也慢跳了一拍,最后叹了一口气,什么都没有说,直接开门进了房间。

    将人放到床上,盖上被子,她准备离去,手腕却被床上的人抓住,她回过头看他,“晚了,睡吧。”

    “姐,对不起!”他半睁着眼睛看着她,眼角含水,朦胧梦幻,像是闪烁在薄雾之后的星子。

    尹齐月无语,她不知道他道的是哪门子的歉。

    “是我差点害了小凛,我知道姐心中是怪我的。”他继续说,眼睛却闭上了,似乎有些累了,有些困了。

    “我……没怪你。”她说的是真的,不管他对她的想法是怎么样,但她却从来不会怀疑他对自己的好,是真心真意的好。

    “我啊……最恨的就是伤害姐的人,姐那么好,为了我吃了那么多苦,才十几岁就要赚钱养我,我不可以让她受一点点伤,不管谁是谁,只要让她难过了,我都不会放过。”他闭着眼睛,唇角挂着笑,含着淡淡的幸福,“姐的心里一定怪我是小心眼,因为她那个人啊,不管谁对她怎么不好,时间一久就会忘了,可是我不行,我永远都忘不了,十一岁那年的晚上,她怀里抱着我,被一群比她大的男生围攻的情景,那时我就发誓,长大以后一定要好好保护姐,让她不再受任何伤害。”

    他突然睁开了眼睛,瞳孔却没有焦距,只是盯着棚顶,眼里有痛苦之色闪过,“可是……可是她不给不机会啊,她把我送到国外,我再也看不到她,她嫁给了别的男人,我无能为力,她被别的男人伤害,我给不了她安慰,因为我还没有那个资格……好想……保护她……”似乎已经到了极限,他缓缓睁上了眼睛,在敛起眼皮的瞬间,眼角有一滴泪顺着眼角落到了枕头上,白色的枕套颜色加深,同时尹齐月心里的那块痕迹,也加深了——

    ……………………

    尹齐月清早醒来的时候,就闻到了饭菜的香气,她一向习惯吃中式早餐,什么白粥小咸菜,什么豆浆油条,包子馅饼什么的,可是自从尹竞然回来后,他们的早点偶尔会变成西式的,最多的就是面包,尹齐月觉得这样根本吃不饱,最后还是顺了她的意,但尹竞然总是有办法把简单的东西弄得华丽又美味。

    尹齐月坐在餐桌前,突然有点感慨,他已经搬出去了,搞不好这是自己最后的美味早餐了,不知不觉就叹口气,感叹人心不古,如果眼前的人不是自己的弟弟该有多好啊。

    “姐……我想了一想,我还是搬回来吧。”坐在她对面的人突然说道。

    她愣了一下,昨天早上两个人还剑拔弩张的,这会儿怎么感觉又很平静似的?

    却没想到尹竞然冲着她突然就咧嘴一笑,阴森森的,“我觉得我还是就近看守比较好,免得被有心人登堂入室。”

    一露出这笑容,尹齐月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马上进入备战状态,“不行。”

    “呵呵……姐,我继续住在这里呢,不管怎么,我们之间还有一份姐弟的名义在那里,我也不会轻易对你做出些什么,但是……如果我搬出去的话……”尹竞然眉眼儿轻轻一挑,笑得那叫一个妖媚动人,“我们之间的姐弟关系就是彻底结束,呵……那么我可就真可以对你为所欲为了呢!”

    那笑多美,那眼神儿——真特么邪恶。

    尹齐月觉得自己这么多年都特么养了只白眼儿狼,瞧瞧这是干什么?在威胁她吧?是吧?是吧?

    最特么让人呕血的是,她居然受了威胁,因为她真害怕他会做出点什么,那一晚的意外,她可以当成是意外,刻意压在心底,如果再发生什么的话,她就真的只能以死谢罪了——

    别说她以前有多嚣张,现在怎么这么孬,等你看清那双眼睛眼底的神情时,你也会识时务的,特么的,她以前就是个瞎眼的,怎么没注意这双眼睛那么的可怕。

    “如果你想留下来住,那就只能是我弟弟。”虽然觉得自己被逼得步步直退,但也不能完全受制于人,那才不是她的风格。

    “呵呵……可以。”尹竞然挑着唇笑了,是弟弟就弟弟呗,她以为弟弟就不可以爬姐姐的床了?

    “不可以再对我搂搂抱抱,你根本就不讨厌女人,更不是同性恋。”她再次提出要求。

    “我尽量!”只要你别引诱我就好,至于引诱的定义他来定。

    答案不甚满意,但也算可以了。

    尹齐月觉得自己还不算彻底的丧权辱国。

    “姐,是不是该我提出些意见了?”放下手里的汤匙,他笑着看她,看她不满意的皱眉,他道,“我的意见不多,就一条……只要你别和梁至琛那家伙太过亲密就好,我想姐你也不是傻的,他喜欢你的,如果你要是和他走太近,会让人误会哦?或者说,你也喜欢他?”说着,他眼珠的颜色转深,透出危险。

    尹齐月被他的话说得一愣,低下头,似乎在认真思索这个问题,最后她仰起头,笑道,“这是你姐我的私人事情,轮不到你来管,吃完赶紧滚去上班。”

    说完,她端着碗进了厨房,虽然她知道他说得对,但是她不能答应他,答应他,好像就像是认可了他管自己的感情私事似的,他们是姐弟,不可以发生这样的事情。

    也意料到她不会同意了,但尹竞然还是觉得不舒服,他现在思索着,要怎么让梁至琛那家伙没功夫来找她麻烦,让他忙一点应该可以吧?

    呵呵——

    笑容逐渐变得黑暗妖魅——

    ……………………………………………………

    其实尹齐月一直在计划着一件事,一件自从和尹竞然发现那一夜意外之后就在密图的事情。

    今天,她终于付诸行动了,她找了苗小英出来,自从知道尹竞然的心思之后,她觉得自己似乎一直挺对不起她的,所以一直也没联系,而苗小英也是,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没有联系她,两人之间的联系简直比她在国外时还疏远。

    两人坐在常去的咖啡饮馆里,尹齐月说出要苗小英帮忙的事情,苗小英愣了一下,看了她好一会儿,才问道,“你真要这么做?”

    “是啊,怎么了?”尹齐月奇怪地看着她若有所思的脸,不明白她在想什么。

    “你不怕竞然生气?”苗小英看着她。

    尹齐月眼睛闪了一下,随却低下头喝咖啡,“他虽然是我弟,但这和他并没关系。”

    她的反应让苗小英陷入了短暂的沉思,过了一会儿,她才说道,“齐月,你答应帮我的忙不会忘了吧?”

    “嗯?”尹齐月愣了一下,但随即恍然大悟,“不,怎么会忘,只是最近有点忙。”

    “嗯,我知道。还是你够姐妹儿,放心,将来你这大姑姐我会好好供着的。”苗小英这时露出了一抹豪爽的笑,一如当年她们的年少时一样。

    尹齐月也咧开嘴大笑,只是心里的某个缺口好人抽了一下,她忽略了——

    尹齐月和苗小英分开后,没想到又遇到了杨蓝蓝,还是在自家的门口,请进屋之后,杨蓝蓝往桌子上甩了一张请贴,打开一看,上面是一个年轻女人和一个中年男人的结婚照,年轻女人长得挺漂亮,看着有些眼熟悉,中年男人虽然年到中年,但看起来也不错,有那么点男人味儿,至少没地中海秃顶,看了一眼请贴上的名字,尹齐月知道是谁的了。

    合上请贴,她笑道,“我没想到她居然还会请我?我记得她不是一直挺记恨中学发生的事情吗?好像我真的划花她的脸似的。”

    “其实你不去也无所谓,她不过就是想要显摆一下,特别你和她那会儿有些不对盘,又听说你离婚了,就想……”杨蓝蓝说着的时候有些难堪,有这么一个妹妹,她还真觉得丢人,但那也没办法。

    “我勒个去,都眼瞅着三十的人了,她还这么幼稚,我有时候真怀疑你们是不是一个妈生的。”尹齐月抚额,对于杨青青的目的,她还真是无言以对。

    “所以……你别去了。”杨蓝蓝瞅了一眼请贴,说道。

    “干么不去啊?不去就好像我现在真那么怂,在躲着她似的,你觉得我是那种人吗?”尹齐月挑眉,一脸的斗志昂扬,好像有找回青春少年时的感觉似的。

    杨蓝蓝翻翻白眼,“还说她幼稚,我看你也没成熟哪去,行了,想去就去吧,我其实不介意你大闹一场的,这段时间我妈和青青有点过了,不就是一个香港的富商吗?至于吗?”

    尹齐月对于好对母亲与妹妹的意见不予置评,只是笑,那个杨青青都这么多年了,还记着她吓唬她的仇,还真是小心眼儿啊。

    …………………………………………………………

    于是,在结婚当天,尹齐月穿着不算特贵的衣服,把儿子又拜托给了沈家,独自去参加婚礼了,本来是想带着儿子一起去混吃的,可是想一想,这一场婚礼可能会崩发出什么意外的情况,就算了。

    办婚宴的地方是市最高档的五星级酒店,尹齐月下出租车时,有不少人也下车,但都是私家车,看起来应该都是来参加婚宴的。

    在这群十分高档次的人群中,尹齐月好像成了沧海一栗,把请贴给门卫看了之后,她便进了宴会厅,这回和前几次不一样,以前有梁至琛,有尹竞然,这回她唯一的熟人就是杨蓝蓝,可是她现在正忙着,和她打过招呼之后,就去帮父母招呼客人去了。

    尹齐月来到角落,看着会场里一干人等,三五和群地聊着,不久新娘新郎就来了,看了一眼多年不见的杨青青,她也没多大感觉,却正好被杨青青捕捉到了她的视线,一看到她,杨青青的脖子就仰了起来,眼里带着睥睨的得意,然后就见她扯了扯身边的中年男人,朝着她走了过来。

    既然被发现,尹齐月也没什么好躲的,就站在原地等着她走了过来。

    一身新娘礼服的她看起来的确很漂亮,她身边的男人虽然据说大了她十五岁,但确实也保养不错,自有一番成熟男人的气质。

    “老公,这是我初中时的同学,尹齐月。”

    “这是我老公,香港连鹏集团董理长,叶连鹏。”

    “你好。”男人朝着尹齐月有礼的握了下手。

    “你好。”尹齐月轻轻回握一下,随即松开。

    杨青青带着鄙视的笑,手里挽着老公,看起来好像对好这个老同学十分热情,甚至还关心地问道,“齐月,听说你嫁了一个小提琴家,今天你老公怎么没来啊?”

    尹齐月黑线,这就开始了啊?

    “啊,我离婚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