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4章 更好玩

    “接下来你自己审吧,我就在外面,有事叫我!”贱人说道。

    一会儿要上演的无非就是一些上刑的手段,关键对象还是两个小姑娘,虽然贱人明确的感觉到了这两个小姑娘的气势一下子变了,给人一种危险的感觉到,但是他还是觉得自己不忍心看她们受刑的……谁让自己有着一颗善良的心呢?

    王梓微微一笑点了点头。等贱人出去后,王梓把门便把铁门关好了……按照他的估计,这个门一关,即便这两个女的一会儿把喉咙给喊破了,外面也是听不着任何声音的,何况能不能喊出来还是一回事呢!

    “你们还有什么话好说的?”王梓解开了她们身上的穴道后,手里拿着那两颗毒胶囊笑着问道。

    贝思琪跟张贝都都觉得自己能开口说话了,但是很是默契的都不说话,只是眼神不善的盯着秦洛。

    “你们恨我?”王梓笑着问道,“没理由啊,我才是受害者吧?”说着王梓指了指贝思琪,“你杀死了蒋刚,却将那脏水泼在我身上……还有你……”王梓又指了指张贝,“你杀死了那个指证我的公猪,其目的就是让他无法跟我对峙吧?你们知道这两天我受了多少苦吗?而你们,现在受了一点儿委屈,就不乐意了?”

    “你想怎样?”张贝已然完全不是方才那副像是等待狼来吃她的小羔羊了,而是一脸的不屑,当下冷冷一笑说道。

    “我不想怎样!”王梓淡淡的说道,“我只是很讨厌背黑锅,如此而已……”

    贝思琪却是一脸天然萌的表情打断了王梓的言语:“黑锅?神经病,你再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呢?你就是个小白脸,哪里黑了?”

    “你不怕我杀了你?”王梓眯了眯眼睛。

    “就凭你?”贝思琪冷笑了起来,“有种就把我身上的铁链撤了,老娘一只手就可以把你这个小白脸拍成猪头脸了。”

    “哈哈……”王梓笑了,笑得很诡异。

    “你笑什么?”贝思琪怒道。

    “我笑你到这会儿了还垂死挣扎,或者说是自作聪明!”王梓的说道,“这样说吧,你们完全没想到,我这么快就能从那十三个人里把你们两个给揪出来,也没想到我如此目无王法的就把你门两个给绑了,最没想到的是,我竟然知道你们牙缝里有毒胶囊……所以……你们怕了,觉得我挺厉害的,这才故意企图要激怒我,让我恼羞成怒的,其目的就是想我尽快把你们杀了!”

    “你倒是挺会往自己的脸上贴金的!”贝思琪鄙夷道,“真不要脸!”

    王梓纠正了他的言语:“要不要脸,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还有这不是贴金,而是事实!另外,把你们放了跟我单挑……呵呵,那只是你们的借口罢了,你们最主要的目的恐怕就是启动安装在你们体内的炸弹吧?”

    贝思琪跟张贝瞬间色变。

    “你到底是谁?”张贝脸色十分不好的说道,“为什么知道这么多?”说话的同时,心里涌起一种十分不好的预感,这回恐怕是碰到钉子了。

    “怕了?”王梓微微一笑说道,“我是谁?我不就是你们处心积虑要泼脏水的那个人?而且先别急着怕,我的话还没说完呢?你们应该是来自一个叫做‘小影门’的组织吧……你不叫贝思琪,应该是叫什么影来着,你也一样,不叫张贝……我说得没错吧?”

    张贝跟贝思琪的脸色更加难看了,她们没想到王梓竟然把她们的老底都给捅出来了。

    “说吧,谁派你们来的!”王梓冷冷的说道,“不说的话,就别怪我做出那些不是一个男人应该干的事情了,当然了,我可不会把你们当作是女人的,而且也不怕你们知道,死在我手里的小影门的人也有几个,像那个什么幻影,亦影的。”

    “有本事就杀了我!”贝思琪脸色已然回复如初的,很是鄙夷的说道,“休想从我们嘴里得到任何信息。”

    “就是,你要是是个男的就痛快一点,给我们一个痛快,要是眉头皱一下的,我就不叫贝影!”张贝紧跟着说道。

    “你觉得可能吗?”王梓微微摇头说道,“你们让我很不痛快,所以我也不会让你们痛快的。”说着王梓的手里多了一把刀子,一把在灯光照耀下明晃晃的刀子!

    这刀子是方才找贱人要的,而且按照贱人的说话,这刀子的主人是幽。幽是个用刀高手,而且你不知道她那娇小的身躯里到底藏着多少把刀子……而这一把就是他无意中“得罪”幽之后,幽用来射他的!

    虽然张贝的话比贝思琪的话少,但是王梓觉得她的话似乎比贝思琪的分量重一点……当然了,这仅仅只是感觉,并没有任何依据……而这会儿王梓也才知道,原来张贝名字叫贝影,那么贝思琪应该叫……琪影?

    贝思琪跟张贝的脸色瞬间又极为难看了,她们发现她们碰到的是一个完全不理会任何挑衅跟刺激的甚至完全不懂怜香惜玉的男人……这样的男人还算是男人吗?

    而且现在这个男人目光肆无忌惮在在她们身上瞄来瞄去的,手里还把玩着一把刀子……这样的场景像极了杀猪场了的屠夫,正在为到底先为那一头猪放血而犹豫不决着。

    于是贝思琪跟张贝脸上更是难看了,因为王梓那像是在看一头即将被宰的猪的眼神落在她们身上之后,给了她们极其愤怒和屈辱的感觉。要知道,整个小影门里包括她贝思琪跟张贝在内个个都是高手,而高手的自尊心都是极强的,就算是被掳了,但是高手就是高手……

    而且与其贝这样的目光看着,贝思琪跟张贝都希望哪怕王梓的目光贪婪一点那也是可以的,至少临死前风流一把那也是可以考虑的,毕竟王梓长得也不算太难看……可现在……

    “杀……了……我!”贝思琪再也受不了王梓那眼神了,很想吐血的尖声吼道。

    “不用着急,我会满足你们的要求的。”王梓笑着说道,“不过在此之前,你们要回答我几个问题,如果不回答的话,我会一直让你们活着。”

    “呸。”张贝往王梓的身上吐了一口口水,旋即大笑了起来说道,“你以为就凭你几下子就能让我们屈服吗?”

    王梓也不介意,像是没有看到似的,走到张贝跟前笑着说道:“我从来都不会干这中白痴一般的事情,因为你什么时候见过有一个高手用口水就把对手给打败了?至于我的手段……你很快就会知道了……”说着王梓一脸诡异的笑容,却是拿着刀子,在她的脸上轻轻的划过。

    瞬间,张贝眼珠子死死的瞪着那刀锋,只觉得自己身上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不用怕,我还不会无耻到干出那种拿刀子划花别人的脸那种事情来,我有更好玩的,不知道你想不想玩玩?不想玩的话就赶紧告诉我,到底是谁派你们来陷害我的吧?”王梓一脸诡异的笑容,不过却也把刀子移开了。

    “我呸!”张贝又是一口口水的,直对王梓的眉头。

    王梓却是刀子往上一举的,张贝的口水直接落在了刀背上。

    下一秒,王梓像是没事的人似的,将刀背上的口水在张贝的脸上擦一擦之后说道:“你的东西还你。”

    张贝嘴角一抽的差点没气晕,这个家伙还是不是男人?怎么行事如此不按常理出牌呢?不过方才他拿刀背接那口水……张贝已然看出来了,这个家伙绝对是个高手!

    “还有,对你,我已经没信心的……”说着,王梓手伸向了张贝,在她的肚子上按了几下。

    “你……你干么……唔……啊……”下一秒,张贝的瞳孔瞬间睁大的同时,撕心裂肺的尖叫了起来,她突然觉得有一股说不出的**难忍的感觉瞬间传遍了她的全身,就犹如几万只蚂蚁在咬她的心肝脾肺肾一样的,让她有一种想来回打滚的感觉,于是她嘶吼着的同时拼命的挣扎着,使手上脚上的铁链哗哗作响。

    “啊……你……你对我……对……做……了什么……杀了我……杀了我……啊……”一分钟不到,张贝已然难受得话都说不清了,脸色甚是煞白,豆大的汗不停的从额头上冒了出来,紧咬着的牙齿直打颤,显然承受着巨大的痛苦,而看向王梓的目光,已然不像原先那样鄙视的神情了,而是恐慌!

    她终于知道王梓所说的“更好玩”这三个字的含义了,相比于此,她更愿意王梓干脆划花她的脸得了。

    王梓却仿佛没听到似的,走到已然有些傻眼的贝思琪跟前冷冷的说道:“不想跟她一样活受罪的话,我劝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我的问题。”

    “啊……杀……了我……”

    张贝那像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声音依旧在这刑室里缭绕着,贝思琪猛然浑身一颤的,下一秒看着王梓的眼神倒是平静下来了,当下冷冷的说道:“你以为这样就能让我们屈服?也太小看我们了,我们什么没经历过?”

    本书首发来自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