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4章 都是三厘米

    “所以我想问堂哥你一下,这事该如何处理?”王梓露出两排洁白整齐的牙齿补充说道,“我想以堂哥的手段是容忍不下这么一个侮辱上官家族的人吧?”

    “呃……”上官阳额头上的冷汗下来了,王梓这是在将他的军啊,在让他搬石头砸自己脚,更准确的说是借用他的手砍掉他的爪子,偏偏给的理由却又如此的合情合理,让他不得不执行。

    “当然了,毕竟我是弟弟,所以一切还是听堂哥你的,我就是有个小小的要求……通常侮辱我母亲的,我都是断对方一条腿的,所以我的要求是,堂哥帮我要他的一条腿就行了,其他的要断手要砍头的小弟也就不过问了。”

    上官阳看着王梓那一脸邪邪的笑容,额头冒冷汗的同时,只觉得自己的脊梁骨也暗暗发凉的,他玩玩没想到这个看起来很是无害的家伙竟然也有这么狠的时候。

    “那就麻烦堂哥了!”没等上官阳开口,王梓微微一笑再次说道,“我还有事,就先走了,哪天等堂哥你有空的时候咱们好好聚聚!”说着很干脆的转身离开了,留下了一脸凌乱的上官阳。

    当然了,上官阳没看到的是,王梓转身离开的那一瞬间,两颗细微的沙子从他的手指间弹出,直射趴在地上的小王,把他身上的穴道解开了——方才,王梓不仅让他身体动弹不了,而且把他听觉的穴道也封住了,所以王梓跟上官阳的谈话小王愣是一点都不知道。、

    感觉自己能用之后,小王这才一脸痛苦的样子捂着脸站了起来,环顾了一圈,现场看热闹的人倒是不少,但是那个出租车司机还有那个给他一巴掌的小王八蛋早就不见,只剩下一脸铁青的上官阳一动不动的站在那边不知道在想些啥。

    “阳少,他们……”

    “啪!”上官阳很干脆的一巴掌把小王的话扇回肚子里,然后在他发懵为什么被打的时候,上官阳却是回到奔驰车跟前,重重的拉开了车门,奔驰车很快的就离开了,很干脆的把一脸愕然的小王留在那里。

    五分钟后,走在路旁,嘴里暗暗咒骂着却又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上官阳要扇他那一巴掌的小王,被三个黑衣人拦了下……那三个黑衣人像是经常干那样的事情似的,短短的十秒不到,没等小王惊呼出来,已然卸掉了小王的一条腿还有一只胳膊,然后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奔驰车里,上官阳一脸憋屈的把电话挂了之后,却是用力的抓着手机,好像跟那手机有多大的愁一样。

    “怎么,你不甘心?”这时,坐在上官阳的旁边的萧晴一脸淡淡的笑意说道。

    自始自终,萧晴一直在奔驰车里看着发面发生的那一切,由于两辆车都已经挨在一起了,外加车门没关,以及两人说话的声音都不小,所以王梓跟上官阳的对话,萧晴七七八八都听到了……对于上官阳被王梓当作刀子使了,萧晴只能暗骂上官阳是傻逼了。

    “是的,小姨!”上官阳一脸阴森的说道,“我都恨不得他立马去死!”

    萧晴轻轻一笑点了点头说道:“貌似希望他死的人不少吧?魏家的魏帝跟魏博兄弟,赵家的赵廷玉,还有上海市那几股势力,比如说燕江集团的燕青书……甚至有人已经暗中动手了,都觉得他已经必死无疑了,可是每次都却都能逆转,活得好好的,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因为他有个好干爹……”上官阳撇了撇嘴说道,“如果不是因为上官道泽的缘故,我早就玩死他了!”

    “你真是那么认为的?”萧晴有些好笑的询问道。由于上官阳虽然有着光鲜亮丽的外表,但是萧晴却知道这个家伙身体里就是一团草包,只适合靠着上官家这颗大树做个纨绔子弟的,是成就不了大事的,所以很多事情,上官阳完全都不知情。

    “是的,小姨,这个家伙也不知道怎么拍马屁的,竟然会骗上官道泽做他的干爹的。”上官阳说着已然一脸不屑了。

    萧晴暗暗的摇了摇头,微微一笑却是说道:“小阳,听小姨一声劝,以后见到他就躲,千万别正面跟他冲突,他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的!”

    “为什么?小姨。”上官阳一脸愤愤不平的表情,“我好歹也算是他堂哥吧,凭什么我要躲着他?”

    萧晴微微一笑说道:“跟小姨还来这一套?你真有把他当成堂弟?反过来说他什么时候又将你当成是堂哥了?小姨这样跟你说是为你好,也别说我打击你,即便你哥出马,都不一定能百分之百把他抹杀掉,就更别说是你了……你跟他完全不是一个层面上的人。”

    “小姨,他有那么厉害?”上官阳一愣。

    “你说呢?”萧晴说着,将目光看向车窗外那灯红酒绿,沉默了会儿这才接着说道,“他身上似乎有很多诡异的地方,我也看不透他……”

    与此同时,王梓已然从一家商场里出来了,手里还拎着一袋子东西,接着又拦了一辆出租车,很快的,出租车在一家中规中矩的快捷酒店门口停下了。

    付了车钱之后,王梓下了车走进了快捷酒店要了一个房间,又交了押金向酒店租了一台笔记本电脑,这才在服务员的带领下,来到了那个房间里。

    简单的收拾一番后,王梓在椅子上坐下,打开从商场拎出来的那袋子东西,从中拿出了一把尺子还有一把放大镜以及一个黑色垫板,还有一个小记录本,以及一根签字笔。将这些都放在桌面上后,又打开了放在一旁的笔记本电脑,这才小心翼翼的从口袋里掏出那把新买的手机以及他的钱包。

    当下王梓打开钱包后,小心翼翼的打开第一个夹层,很快的从中拿出了三根肉眼都快看不见的银白色的头发,以及一根黑色头发,将其整齐的排放在了黑色的垫板上……这是从蒋刚的后脑勺那里拔下来的;接着王梓又打开了钱包的第二个夹层,很快又从里面取出了三根同样银白色的头发,还有一根黑色头发一一整齐的排列在黑色的垫板上,毫无疑问,这几根是从那公猪的后脑勺处拔的。

    看着在垫板上静静躺着的六根白头发,还有两根黑头发,王梓却是大气都不敢出的,他怕自己一个用力呼吸的,把这几根毛刮跑了,然后找不到了,他可就欲哭无泪了。

    当然了,王梓依旧不清楚这几个白头发到底意味着什么,只是在验证蒋刚的尸体的时候,心里莫名的涌起一个感觉,那就是检查蒋刚的后脑勺,会有收获的……王梓知道那是蓝色平安扣又在像他提示什么了,便很认真的检查起后脑勺来了,结果发现了这三根像是鹤立鸡群的白头发。

    当然了,在一个人身上发现有白头发,的确说明不了什么问题,说不定就这就是巧合!但是这样的事情却又发生在公猪的身上,这就不得不让人怀疑了,这两个人的死是不是有什么关联的,这三根白头发又能说明什么问题?

    当下,王梓拿起一旁的萧记录本还有笔,在上面写到了几行字:“蒋刚的三根白头发:”;空了几行之后又写到:“公猪的三根白头发:”,写完之后,这才拿起尺子,像很无聊似的,小心翼翼的量起那六根白色的头发来了。

    量玩蒋刚的第一根头发后,王梓便记录了下长度,正好是三厘米,然后是第二根,只不过量完之后,眉头已然微皱了,当量完第三根后,眉头却是更皱了!然后是从公猪身上的拔下来的那三根。

    等一一量完之后,王梓已然一脸骇然的表情了,无论是蒋刚头上的三根白发,又或者是公猪身上的三根白发,长短无一例外竟然都是三厘米,一点不多一点不少的。

    “这……见鬼了?”王梓看着面前这六根长短一模一样的白头发,一脸不可思议的喃喃自语了句后,又量起那两根黑头发的长度,一根四厘米,一根五厘米,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当下便在记录本上写了下来。

    接着又拿起放大镜,一一观察起那六根白头发来了,最后得到的结论是,看了等于白看!除了知道长短一模一样以外,再也得不到其他的任何信息了。

    不过王梓也不气馁,反而心情异常的不错,毕竟能发现这六根白头发,并且知道长度都是三厘米,这算是一个重要的突破了,虽然不排除有巧合的可能性存在,但是那可能性可以说是微乎其微的,是完全都可以忽略不计的。

    也就是说现在得到的结论是,蒋刚的死因跟公猪的死因极有可能是一样的,都是出自同一个人的手笔!

    当下王梓又打开了那台从酒店租来的笔记本电脑,查询起有关“三根白头发”的资料来了,王梓觉得可能他们都中了某种检验不出来的毒的,而这种毒的中毒迹象就是会出现三根白头发……只不过查询了半天,却是没有任何这方面的资料,当下只能作罢了。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