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3章 用刑

    王梓却是一脸淡淡笑意的,仿佛没听到似的,很是自来熟的在他们对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而且还翘起二郎腿来了,当然了,有一句他很想说——本少爷就是来旅游的!

    两头猪见王梓如此,脸瞬间绿了,眼神也愈发的阴狠。

    这小子不会不知道这里是哪里吧?因为还真没有人到了魔窟还能如此镇定的,而且这小子的表现已经不能用镇定来形容了,而是直接升级到嚣张这程度了!

    狐狸眼眯了眯眼睛笑着说道:“行了,狼牙特种部队的廖冰都没给他戴手铐的,我们却给戴了,那不是显得我们魔窟很胆小?在说了,到了魔窟,他还能跑了?除非他长着一双翅膀,能飞出去。”

    王梓暗暗撇了撇嘴,很想说自己虽然没有翅膀,但是还真的能飞?虽然这围墙死高死高的,上面又是钢刺的,又是高压线电的,但是他还真不放在眼里,他有把握一蹬墙壁的,然后在不碰到刚刺以及高压线的飞出去。

    不过让王梓有些不可思议的是,虽然这两头猪还有这一只狐狸看起来都不是好人的,但是却还是挺牛逼的,至少,自己完全窥探不到他们中任何一个的内心想法……

    只是到底是谁陷害自己呢?王梓开始浮想翩翩了……那个赵廷玉?好像有这个可能,毕竟赵家在燕京的能量绝对不是盖的;还有就是魏帝跟魏博的,那更有可能了,因为相比于赵廷玉的,他们哥俩更了解自己的底细,仇恨也更大!还有就是那个萧蓉了,可能性也不小,王梓可不会天真到她萧蓉真会痛哭流涕的抱着他,然后说道:侄儿,我想你了……

    只是那个叫蒋刚的怎么就死了?自己明明没有下死手的……如果说有人暗中动了手脚了,但是那些特种兵可不是盖的,能不发现吗?

    “那就赶紧开始吧,审完了还要回去睡觉。”母猪催促着说道,一副着急的样子,接着她翻开面前桌子上的一个文件夹,问道:“叫什么名字?”

    王梓翘着二郎腿,眼睛却是看着黑乎乎的天花板,静静的想着自己事情,很干脆的把母猪的话给过滤掉了。

    “说你呢,叫什么名字?”母猪脸一沉,喝道。

    王梓依旧无动于衷的,当然了,他还真不是故意的,他不是不想理会这头母猪的,而是却是想事情想入神了……要知道,一旦他认真起来,精力是很集中的。

    母猪的脸一下子就绿了,很绿很绿的那种!自从她进入魔窟的那一天起,不但她的长相让人无法忽略的,就连同她说的话,也没有人敢当作没听到的,可是眼前这个小屁孩竟然如此测底的把她给忽略了?

    公猪的脸色也不是很好看,但是比母猪强一点,毕竟王梓开刷的对象不是他。

    只有狐狸眼,眼睛微眯着,一脸是笑非笑的表情,你根本就看不出来,他生气与否!

    “砰!”的一声巨响,母猪重重的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同时动作很是灵巧的站起身来,努力的伸长她那已然看不见的脖子,指着王梓怒骂道:“小子,你是在逼我动手是吧?”

    “嗯?”王梓回过神来一脸愕然的看着这头已然脸红脖子粗的母猪,这是闹哪样?难道自己这个大帅哥没对她抛媚眼的,所以她心里不舒服了?真是那样的话,王梓觉得自己干脆变成一个瞎子得了。

    看着王梓竟然一脸无辜的表情,母猪更是怒火中烧了,作势要离开座位,给王梓一个深刻的教训。

    狐狸却是一把拉住了她,这才眼睛眯着对着王梓说道:“我劝你还是乖乖配合,你那细皮嫩头的……我是脾气好,但是我的搭档可没那么好说话。”

    “呃……”敢情是他们方才问自己什么了,自己却犹如想出神了,所以没听到……当下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那个sorry哈,你们问吧,我会乖乖配合的。”

    母猪强忍着揍死他的冲动,一屁股在椅子上坐下了,瞬间椅子再次发出“咯吱”的惨叫声的,使得王梓都快听不下去了,寻思要不要再一次为那把椅子默哀个三分钟。

    “姓名?”母猪语气不善的说道。

    “王梓。”王梓微微一笑说道。

    明明就是个小白脸也好意思叫什么王梓的?母猪无论从那个角度看都觉得王梓很是讨厌的,当下诽谤着继续问道:“哪里人?”

    “三分之一凤凰市人,三分之一江州人,三分之一燕京人!”

    “你给我老实一点!”母猪再次拍了下桌子,怒气冲冲的说道。

    “我很老实了,信不信由你!”王梓撇了撇嘴说道。

    “呼……”母猪阴着一张脸,再次站了起来,狠狠的呼出一口气,瞬间王梓有种想呕吐的冲动了,我去,这个家伙到底有几天没刷牙了?

    狐狸眼却是摆了摆手示意母猪稍安勿躁的。

    很显然,狐狸眼在这三个人里面的地位是最高的,所以母猪即便很想立马过去把王梓撕碎的,但是一见到狐狸眼的手势手,又做回位置上了,却是狠狠的瞪了王梓一眼。

    王梓顿时有一种反胃的冲动了,为什么同样都是女滴,瞪起人来的效果差别那么大呢,林诗瞪起人来是如此可爱的,这个家伙倒好……王梓只能庆幸自己没吃晚饭还真对了。

    “你的职业是啥?”母猪不在开口了,这回换公猪审问。

    “学生。”

    “你认识蒋刚吗?”

    “不认识。”王梓说道,“直到方才,我才知道有蒋刚这么一号人,当然了,对于他的死,我表示歉意!”

    “歉意?”公猪嘴角划过一抹冷笑,这个家伙自己承认了?当下说道,“这么说,你承认你杀死他了?”

    “有吗?”王梓却是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是不是觉得我处于你们的地盘,你们就可以往我身上泼脏水了?”

    “你不是表示歉意吗?”公猪脸色一沉,被这家伙耍了?

    “你语文是体育老师教的?”王梓一脸无语的说道,“不然怎么会有如此差的言语理解能力?算了……”

    “呃……”公猪虽然脾气好一点,但是却也被王梓整的有想图学的冲动了。

    “咳咳……”狐狸眼干咳了几声了接过王梓的言语说道:“根据现场的监控录像,还有周围目击者提供的证词,蒋刚是被你活活打死的,对此,你有什么意见?”

    “我打他的时候他没死。”王梓笑了笑,“所以你说他是我打死的,这点有点过了吧?我可承担不起杀人的责任的。”

    “这么说,你是不愿意坦白了?”狐狸眼眼睛眯成一条线,这小白脸还真是一块难啃的骨头啊!

    “我已经坦白了。”王梓摆了摆手。

    “放屁!”母猪气势爆棚的拍案而起,一脸愤怒的指着王梓怒喝道。

    王梓却完全把她当成空气,连看都不看她一眼的,却是看着狐狸眼说道:“看得出来,你不是傻逼,同样的,我也不傻!”王梓很是时候的往自己脸上贴金,“所以咱们也就不用玩那套虚的,我知道有人要对付我,所以……”

    “用刑,给这个家伙用刑!”母猪脸都绿了,指着王梓怒骂道:“不给他吃点苦头的,他是不会说实话的。”

    王梓无奈一笑,什么叫实话?自己说的每一句不都是吗?只是他们不信,所以自己的实话也就变成假话了。

    狐狸眼跟公猪对视了一眼,然后狐狸眼点了点头,却是拍了两下手掌说道:“用刑!”

    话音刚落,一直守在房间门口的四名军人立即冲了进来,两两一左一右的朝王梓扑去!

    ……

    “爷爷,你快救救臭王梓!”

    燕京张家所在的四合院里,张萌萌一脸着急的拉着他爷爷——张家家主张云龙的手臂使劲的摇晃了起来。

    “萌萌,你轻点,爷爷的这把老骨头禁不起你这样摇晃的,都快散架了。”一向一脸威严的张云龙此时却是一脸祥和微笑,那是对面张萌萌时,才会出现的一张脸。

    “你不救臭王梓的话,散就散了吧!”张萌萌气呼呼的说道。

    “呃……”张云龙一脸哭笑不得的表情,换做是旁人跟他如此说话,早就一拐杖过去,然后拖出去毙了,不过面对张萌萌,这个被他视为心头肉的孙女,他却是一点生不起气来,即便张萌萌有当小三的嫌疑,张云龙却不管那套事,反正自己的孙女喜欢就行。

    相反的,如果张萌萌喜欢一个人,但是对方却不喜欢张萌萌的,张云龙一定会让人把对方的眼睛的挖出来的……我孙女这么好看的你竟然还不要?那你长眼睛干么?挖掉得了!

    “萌萌啊,爷爷不是跟你说了吗?爷爷虽然不知道那小子到底是因为什么事情被军人抓走了,但是那小子一定会没事的!”张云龙讨好般的解释道。

    “当真?”

    “爷爷还能骗你不成?”张云龙说道,“你也不想想,那小子好歹也是上官道泽的干儿子,上官道泽还有上官青木那个疯子在部队的影响力可不是你能想象的。”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