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8章 篡位

    嗯。

    马疯子的话一出口,包括阿进在内众人不禁一怔,均是将目光投向了他,其中阿进微微挑眉,齐恒面带怒意,而其他人则是一脸若有所思的样子

    “诸位兄弟认为我这个提议怎么样,”眼看自己一下成为会议室的焦点,马疯子脸上沒有丝毫紧张,而是一脸悠闲地将目光依次从阿进以及齐恒之外的那些各条街道的主要负责人扫过。

    “我同意马哥的提议,”

    “我也同意,”

    ……

    随着马疯子再次开口,除了阿进跟齐恒之外的其他人全部开口附和。

    “你们想干什么,”一直以來,齐恒的身份虽然是军师和掌控财政大全,但也以火爆性子著称,此时看到这一幕,当下火了,“进哥都还沒说话,你们瞎囔囔啥,什么给你们解释,解释什么,我怎么不知道,”

    “齐恒,齐大哥,最近发生的一件事情关系到咱们兄弟的生死存亡,进哥沒有在征求我们意见便做出了决定,我们想听一下进哥的解释,不算过分吧,”马疯子坐直了身子,停止把玩瑞士军刀,语气依旧轻描淡写,却带着几分强势。

    再次听到马疯子的话,阿进眉头皱得更紧,沉声问道:“马疯子,不知道我决定啥事关系到咱们兄弟的生死存亡了,我阿进怎么不知道呢,”

    马疯子毫不畏惧地迎上阿进的目光,一字一句说道:“这几个月以來,总有小弟被打得断手断脚的,从一开始浴场里的以红毛为首的六个打手,按照进哥您的要求去找一个叫王梓的麻烦,结果被打残了;后來,还是进哥您的要求,我跟麻子又去找那个王梓麻烦,结果,我的右手掌废了;然后我的表弟小马,在小吃一条街无意中得罪了那个王梓,结果又被他打了,打还不说,回來又被你进哥狠狠的毒打了一顿;轮渡那边,我的小弟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结果还是被这个王梓给破坏了,几个兄弟被打残了;还有前天,孙大海兄弟,在他看的场子唱响ktv里,也是被这个王梓给直接踩断双腿的……”

    “马疯子,你想说明什么,”阿进脸一沉,直接打断他的言语。

    “呵呵,我想说明的是,我们这些小弟按照进哥您吩咐的,去找那小子麻烦,虽然被废了,但是我们却沒有任何怨言,可是那个小子欺负上门來了,你进哥却沒有帮我们这些小弟报仇也就算了,还百般去讨好他,这貌似让弟兄们很心寒吧,”马疯子嗤笑了一下说道。

    “你们也想听我解释这事情,”阿进闻言,目光投向其他几人。

    “是的,进哥,”感受着阿进目光中的压迫,其他几人均是不敢与阿进对视,但纷纷表态支持马疯子。

    “既然如此,那我就向大家解释一下,”阿进见状,眉头死死拧在一起,语气变得低沉了几分,“其实,今天我召集大伙过來,想跟大家说的事情也和那王梓有关,我希望,大家回去以后,跟你们的小弟也说一下,让他们务必把王少以及他身边的一些人给认清楚了,以后别再去招惹了,否则,就别怪我阿进不客气了,”

    “哈哈……好个王少,进哥,你果然已经变成那王梓的走狗,太让兄弟们寒心了,”马疯子冷笑着,一脸轻蔑的看着阿进说道。

    “马疯子,难道你不知道进哥这样做是为了大家好吗,当初你也不主张别去招惹王少的,”齐恒怒气冲冲的朝马疯子吼道,那副架子似乎恨不得一口把马疯子生吞了似的。

    马疯子犹如在看白痴一样看着齐恒,淡淡的说道:“齐老大,你也说了,那是当初,还有你当我们是白痴啊,这叫对我们好,你知道我们有多少兄弟被他给废了,此仇不共戴天啊,”

    阿进目光如刀一般盯着马疯子沉声说道:“各位,听我说完,你们就知道我为啥要提出这事情了,首先,那王梓的背景不简单,身手也强悍,跟他硬碰硬,你们行吗,其次,我们能够在凤凰市彻底站稳脚跟,全部都是王少的功劳,,城东娱乐城的豹哥是他杀的,居于以上两点,你们觉得我们还能找他麻烦吗,”做出解释后,阿进的目光再次从众人身上扫过,“还有异议吗,”

    “进哥,我们不敢得王梓,难道就敢得罪杨副市长,要知道,虽然杨副市长一直是我们的保护伞來着,但是想要灭掉我们,也是一句话的事情,”有人提出异议。

    “这关杨副市长什么事情,”阿进心里一咯噔,脸一沉问道。

    “进哥,我们可是知道前段时间杨少的那个视频就是那个王梓整出來的,而且进哥您貌似有参与在里面,这要是让杨副市长知道了,对于咱们來说,可是灭顶之灾啊,”有人附和。

    阿进脸色一变,虽然不知道众人今天为何如此反常,但他多少有些怒了,特别是有关那视频是事情竟然被抖露出來了,当下他目光如刀一般盯着开口的两人,一字一句道:“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小说祸从口出,坏了规矩,就别怪我翻脸了,”

    “呵呵……难道你们还沒听出來么,”听到阿进的话,马疯子忍不住摇头嗤笑了起來,“说一千道一万,他阿进就是不知道收了那王梓什么好处,根本就存在私心,以个人利益为主,完全把我们这群兄弟往火坑里推,”

    “啪,”原本齐恒今天就对马疯子极为不爽,此时见马疯子直呼阿进的名字不说,还出言讽刺了,顿时怒拍会议桌,站起身來,低声吼道:“他妈的,马疯子你是想造反是吧,”

    “姓齐的,嗓门大就能吼死人是吧,”马疯子说着冷冷地盯着齐恒,就仿佛在看一个死人。

    察觉到马疯子那冰冷的目光,齐恒顿时只觉得自己仿佛掉入了冰窖一般,浑身上下泛起一阵冰凉,然而短暂的恐惧过后,齐恒军猛然惊醒,想到自己刚才被马疯子一句话吓到,气得暴跳如雷吼道:“我草你妈的,你说啥,”

    马疯子眼神一冷,沒有回答,但手里的瑞士军刀却脱手而出,直逼齐恒的喉咙……

    银光一闪而过,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