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6章 二爷

    看着王梓在那边动作是如此轻柔的帮自己的姐姐擦拭脸的,却是鸟都不鸟自己一下的,东方幽语心里这个郁闷的,当下咳嗽了几声的。

    “东方幽语同学,你感冒了?”王梓回头问道。

    东方幽语仰起自己那张脸然后说道:“我也还没洗脸呢?”

    “哦,洗手间在那里,自己去吧。”王梓指了指洗手间说道。心想这个脑子果然跟胸部是一体的,不然怎么会有胸大无脑这种说法呢?不然怎么会东方幽语伤的明明是胸部的却是脑子也跟着不好使呢?

    我也还没洗脸?没洗脸去洗啊,你告诉我作甚?

    “王老师……”东方幽语咬牙切齿,“你帮我……”

    “凭什么?”王梓反问,“你姐可是我的救命恩人,所以我帮她是理所当然的,你呢?”

    东方幽语肚子头的火气更甚了:“我也是因为你才受伤的!”

    “那是因为你笨。”

    “混蛋,你敢说我笨?王……”

    王梓立即化作一道残影,瞬间出现在东方幽语跟前,一把捂住了她的嘴不让她继续出声,然后哭丧着脸说道:“东方幽语同学,老师应该有教过你要懂得尊老爱幼对不对?你别动不动的就麻烦王爷爷好不好?王爷爷年纪大了需要多休息……”

    东方幽语眼睛睁得大大的,眼神不善的盯着王梓看。

    “我帮你擦脸好不好?”王梓松开她的嘴,一脸讨好的说道,“我本来就想着要帮你擦脸的。”

    “贱人!”东方幽语咬了咬牙没好气的说道。

    侍候好东方家族两姐妹吃完早餐后,王梓简单的收拾了下,这才离开病房。

    “姐,你说……他到底喜不喜欢我?”东方幽语目光从天花板上移开落在东方幽月的身上问道。

    “喜欢。”东方幽月轻声说道。

    “真的?”东方幽语问道,她有些不太相信东方幽月的话。那个混蛋要是喜欢她的话为什么总是让她郁闷得死去活来的呢?

    “真的。”东方幽月语气肯定的说道,“不喜欢他就不会故意气你了,他是那种不喜欢你连看都懒得看你一眼的人……”

    “谁稀罕他喜欢了?”东方幽语撇了撇嘴很是心虚的说道。

    东方幽月轻笑出声的,没有接东方幽语的话,而是目光落在窗户外面,眼神柔和的,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王梓没有离开医院,而是乘坐电梯径直来到了十五楼,走到了上官青木所处的病房跟前。

    上官青木最开始的时候并不是被安排在这个病房的,只不过由于萧蓉撞破了玻璃然后进行了一番自由落体运动的,那病房自然而然的也就在也住不了了,因为换了另外一个同样豪华的病房。

    上官青木的贴身保镖青龙就好像一杆笔直的标枪似的,直挺挺的站在那里,见王梓走过来之后,微微的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了。

    王梓朝他点头致意的,就要推开走进病房的时候,却是止步然后看着青龙问道:“可否问你几个问题?”

    “三少爷请说。”青龙点头说道。

    “平时保护着老爷子除了你应该还有其他人吧?”王梓问道。

    “还有我的一些手下。”青龙说道,“不过他们平时都是躲在暗处进行保护的,有什么突发状况的时候才会出现。”

    王梓点了点头说道:“在老爷子被送到医院后,你的那些手下应该还有几个留在四合院里头吧?”

    “是。”青龙说道,他有些不太理解王梓问这个问题到底想干么。

    “那麻烦你帮我询问下,那天晚上在老爷子被送出书房的之后,四合院里头有谁进入书房了。”想了想王梓说道。

    青龙看着王梓眉头微微一皱的,然后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了,三少爷,我这就联系他们询问此时。”

    “对了,这件事情保密,别声张。”王梓嘱咐道,这才推开门进入了病房里头。

    青龙呆立了几秒之后,然后从兜里掏出一个电话,小声的通起话来了。

    “哥,你来了?”上官明月见走进来的是王梓,当下站起身来,她的眼睛微微的有些发红浮肿的,表情有些哀伤,可想而知刚刚哭过。

    “三婶昨天晚上看护了一晚上,早上我过来的时候让她回去休息了,晚上我妈过来换我。”上官明月说道。

    王梓扫了病床上就干瘦的就好像一根木头疙瘩似的的上官青木一眼,点了点头说道:“明月,你哭了?”

    “没有哭,就是……”上官明月表情有些伤感的说着然后看着上官青木说道,“哥,你说爷爷能好起来吗?”

    上官家族的这一代的男丁很旺,女孩子偏少,因此上官明月在家族里头很受上官青木的疼爱,是属于那种含在嘴里怕化,捧在手心怕摔的那种,可以说几个小辈里头上官明月跟上官青木的关系是最亲密的也是最没有心机的,是很单纯的爷孙之间的那种亲情。

    虽然上官青木跟萧蓉的事情让上官明月觉得心里微微的有些发寒的,但是每次见上官青木躺在那里就如同一具干尸似的,心里仍然免不了的难受,在王梓进来之前,她已然抹了好几次眼泪了。

    “很难。”王梓摇头苦笑,他不想在这种事情上欺骗上官明月,而且就算他想欺骗,以上官明月的智商,也决计骗不了她。

    上官明月的鼻子以酸的,一颗眼泪又在眼眶里头打滚了,当下赶紧伸手把眼泪擦拭掉的,她不能在王梓面前哭,谁知道他会不会笑话自己的。

    王梓抽出了一张纸巾递给了她,然后示意她坐下这才在另外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眼神有些深邃的看着上官青木说道:“对爷爷来说,或许昏迷不醒反而是最好的一种结果,这样他也就不用为家族现在所发生的那些事情烦心了,更是看不到别人对他的那种玩味厌恶鄙视的眼神,也听不到别人对他的那种冷嘈热讽的……那件事情,爷爷的确是错了,已然沦为笑柄了,是无法被原谅的。”

    上官明月沉默,她知道王梓说的是对的,上官青木如果现在是清醒着的话,事情只怕会更糟糕,这种时候,大伙说不定还会看在上官青木已然如此一番惨状的份上,然后留点口德的。

    “别想太多了。”王梓伸手轻拍了拍上官明月的肩膀安慰道,“你这样的话,小莫那家伙该心疼了。”

    “哥……”一提起陈小莫的时候,上官明月扭捏了下,表情已然浮起了一抹羞涩。

    “看来,小莫在军区里头没少联系你。”王梓说道。

    “哪有……”上官明月说道,“我让他别分心,好好学习呢。”

    王梓点了点头,陈小莫的事情是他安排的,所以他的情况他自然是了若指掌的,他先是在江老虎那里狠狠的训练了一段时间的,紧接着被送到了燕京军事学院学习一些军师方面的知识,往全能型军人的方面发展,而且有了军事学校的资历,也帮他打开了之后无限上升的通道。

    “他会变成一个很优秀的军人的。”王梓笑道。

    上官明月的嘴角微微翘起,没有接话。

    “行了,你赶紧去洗一下脸吧,你看你哭的,脸都花了。”王梓指着她那张脸笑道。

    “哥,你好讨厌,竟然笑话我。”上官明月脸一红嗔怒道,却是起身往洗手间小跑了过去。

    美女对于自己的那张脸总是很在意的,上官明月也不例外。

    看着上官明月跑进洗手间并且关上门之后,王梓目光回到上官青木身上,却是微微一声叹气的,然后手伸了过去,手指轻轻的搭在了上官青木的脉搏上,脉搏虚弱无力的,就好像随时都会停止跳跃似的。

    当下王梓的手从他的脉搏处移开然后伸入他的口袋掏出了一盒银针,从中抽出一根针轻轻的在上官青木的大拇指那里扎了下,然后将针拿开,手轻轻的在他的大拇指处一捏的,很快的,针孔处凝聚了一滴小血珠。

    当下王梓又拿出一个装有一小块棉球的玻璃瓶,从中将那棉球取出来,将上官青木手指处的血珠擦拭掉,然后将棉球小心翼翼的放回玻璃瓶里头,这才将玻璃瓶放回口袋里,然后像是什么事都没有似的坐在那里。

    等上官明月洗完脸出来后,王梓站起身来说道:“明月,那我先回去了。”

    “哥,你忙你的去,我会照顾好爷爷的。”上官明月点了点头说道。

    当下王梓拉开病房的门离开了病房,轻轻的将门拉上的后这才看着青龙说道:“有消息了?”

    “是的,三少爷。”青龙点了点头说道。

    “是?”

    “二爷。”青龙说道

    王梓点了点头,这是一个意料当中却又让王梓有些想不懂的答案。

    “在我们前脚把老爷子抬出书房的时候二爷后脚就跟着进去了,不过很快的又出来了。”青龙说道,“有问题?”

    “哦,没什么问题。”王梓说道,“这个问题就当我没问……不过,我不会让老爷子受到不应该受的伤害的。”

    青龙眼神有些灼热的看着王梓,然后语气决绝的说道:“我知道了,三少爷。”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