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5章 梨

    “交给你们?”保镖冷笑,“哦,上帝,你知道你在说些什么呢?他可不是你们所想象的那么简单,你以为就凭借你们这十几个人以及手里的枪就能杀死他了?”

    面对保镖的冷嘲热讽,男子脸上并没有任何的愠色的,而是恭敬的说道:“我们有我们的杀人方式,还请您回去休息。”

    “随便你们。”保镖冷笑,然后站起身来,手揉了揉自己的胸口,身形一闪的,很快的就消失在那里了。

    等保镖离开后,男子走出了菩提庙对他的那十几个手下大声说道:“有个凶徒把大小姐劫走了,情况十分的危急,就在山上,李猛,马上联系上面,请求支援,其他人小心的守在山下,记住了,对方是一个高手,正面对上的话能逃就逃……”

    ……

    东方家族那宽大的老宅的最尽头有着一栋独立的看起来有些破旧的小楼,这小楼是东方龙居住的地方,平时如果没有什么重大的事情或者说东方龙没有开**代让谁过去见他的话,是没有人敢靠近这栋小楼打扰东方龙的清静的。

    而现在这栋小楼里却是失去了往日的那种清静,而且整栋小楼被一种肃杀的气氛笼罩着,小楼里头的人个个脸上是如此难看的。

    “长河,你说幽月出事了?”躺在那宽大舒适躺椅上的东方龙微微睁开他那浑浊的眼珠子问道,声音虚弱无力,但是吐字倒是很清晰。

    他原本就得了极为严重的病,这段时间病情加重,加上年纪太大了,身体也一天比一天差了,这段时间负责他的身体健康的是东方白石,但是东方白石偷偷的找东方长河谈过了,让大伙先做好心里准备,老太爷的日子恐怕是不多了。

    东方幽月是东方龙最喜欢的一个孙女,看到她出嫁有个好归宿对东方龙来说算是一桩很大心事,没想到的是,婚礼在即,上官家族的上官炎竟然出事了,而是还是了不得的大事,于是东方家族为了不受其牵连的赶紧毁了这桩婚姻。

    更没想到的是,这婚一毁的,更大的事情发生了,东方幽月去菩提寺替老太爷祈福求平安的时候被劫走了。

    “是的,父亲。”东方长河点了点头一脸凝重的说道,“幽月带过去的那些保镖受到袭击,无一幸免……有一个保镖临死之前把这消息传回来了,他看到了对方劫走了幽月,逃窜到菩提寺后面那山上去了。”

    “什么时候的事?”东方龙问道。

    “十分钟前的事。”东方长河说道,“我已经让人急速出发了,用最快的速度赶到菩提寺,务必将那座山团团的围了起来,一定会把幽月解救出来的。”

    “我不希望看到她出事。”东方龙说道,那浑浊的眼珠子瞬间爆射出一丝精光。

    “我不会让她出事的,父亲。”东方长河保证似的的说道,“那我先出去了,一有什么情况,我会立即过来汇报给父亲知道的。”

    东方龙缓缓的把眼睛闭上,摆了摆手,示意他可以出去了。

    而随着东方长河一离开的,东方不群,东方无极以及那些小辈也纷纷离开了,很快的,小楼又回到了之前的那种清净的,只是空气中那种肃杀的气氛仍在。

    “东方重。”东方龙出声唤道。

    “老太爷。”就好像凭空出现似的,东方重那粗狂的身体出现在东方龙面前,脸上已然没有那种木讷的神色,而是一副极为恭敬的样子。

    “我还是有些不放心啊,你说他们会不会痛下杀手?”东方龙问道。

    “会。”东方重毫不犹豫的说道。

    东方龙一声重重的叹息的:“是啊,他们会,他们可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啊,如果不是证据摆放在面前的,我还真是不敢相信他们会做出那种事情……一群笨蛋,他们想毁掉东方家族不成?”

    东方重没有话说,这是东方家族内部的事情,不是他所能够插嘴去评价的。他的处事准则是,在东方家族里头,只听老太爷,在外面的时候,只要是东方家族子弟的事情,都是他的事情。

    这也是为什么当东方不败让他杀死王梓的时候,东方重明明知道那是不可为的,也想杀死王梓。

    “我相信他,我相信他能处理好,但是我还是有些不放心。”东方龙轻声说道,“东方重,你去吧,从今天开始,他的话就是我的话,你对他忠心就等于对我忠心。”

    “是,老太爷。”东方重一脸郑重的说道,然后身形一闪的,再次消失在那里。

    一声无尽的叹息在小楼里轻轻的回荡着……

    王梓躺在草地上,嘴里还叼着一根狗尾巴草,眼睛看着天上那朵朵白云的,正愣愣的想些啥。

    东方东方幽月就趴在他旁边,这个柔软又坚硬的女孩子,现在已经伤得躺在地上昏迷不醒了。

    她后背上的子弹已然被王梓成功的取出来了,而且枪眼上还被王梓涂抹上厚厚的草药。

    当然了,涂抹前王梓自然而然的把草药放入嘴里嚼烂了这才小心的敷在上面的,并且还在撕扯下一块布小心翼翼的盖在了草药上,然后又扯了快长布条的绑住了那盖着草药的布,进行了一个简单的包扎。

    这一连串的包扎过程的,自然而然的免不了看到了一些不该看的,摸到一些不该摸的,对于此,王梓只能在心里默默的表示大不了我对你负责就是了。

    而等包扎完之后,王梓也脱下自己的外套,小心翼翼的将东方幽月那娇躯包裹起来了,总不能让她光着身体吧……于是王梓很是痛恨为什么自己是个君子的?让她光着身体多好啊!竟然敢咬自己的大腿的,那是你能咬的吗?

    不过她为什么要救自己?喜欢上自己了?嗯,这是非常有可能的……不对,只有这种可能!想不到才见过两次面的她就对自己如此倾倒的,甚至不惜丢掉自己的性命也替自己挡子弹的,自己……实在是太他妈的优秀了!

    想着,王梓侧身,眼神却是跟着一双神焕散无神的眼珠子相对,谢天谢地的,她总算清醒过来了。

    从王梓帮她包扎完伤口并且脱下自己的衣服帮她穿上到现在,她已经昏迷了整整一个小时了,而在这一个小时的时间里,王梓除了警惕周边的那随时可能出现的危险外,还摘来了点生长在这半山腰上的梨。

    当然了,王梓还真不知道这梨树是野生的还是庙里的人种植的。

    “你醒了?”王梓大喜,“觉得好点了吗?”

    “水……”东方幽月张了张嘴,发出了极为虚弱的声音。

    看着东方幽月这病怏怏一副我见犹怜的样子,王梓又心痛得不行了,心里大骂那个该死的保镖的同时连忙说道:“虽然没有水,但是我找来了几颗梨,你喝点梨汁……”

    说着王梓赶紧拿起一颗梨的,想了想张开大嘴咬了一大口,嚼了嚼,然后低头,他看到了东方幽月正努力的睁大眼珠子看着他。

    王梓做了一个吞咽的动作的,很是干脆的那口梨吞下了。

    于是东方幽月的眼珠子睁得更大了。

    “我不是不给你梨吃了,我也不是要吃梨,因为我已经吃过了。”王梓解释道。

    “……”

    “但是我得先跟你解释下,免得你认为我趁机占你便宜不是。”

    “……”如果可以的话东方幽月都想把这个不要脸的家伙拍死了,敢情你把我的衣服扒了,把我的内衣脱了,把不该看的都看了,不该摸的也都摸了,这些都不是占便宜?

    虽然司徒若水晕过去所以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但是自己内衣不见了,自己现在穿着他的衣服……她不是笨蛋,她能想象到一些事情的。

    “你现在伤得如此重的,肯定咬不了梨对不对?”王梓说道,“把梨汁挤出来,又没有榨汁工具的,所以我就先用帮你嚼碎在喂你……放心吧,看在你帮我挡一枪的份上,我不会嫌麻烦的……”

    “……”

    于是无视东方幽月那睁得很大的眼睛,再次咬了一大口梨的,嚼了嚼,小心翼翼的不让里头的那些汁液流入自己的肚子里,觉得差不多了的时候,脸探了下去,顶着对方的目光,嘴唇堵住了东方幽月的嘴。

    她的嘴唇是甜的,是若软的,唯一不足的是紧紧的闭着。

    于是王梓很是郁闷,你嘴唇紧紧的闭着,我这满嘴的梨汁如何进入你的嘴里的?都已经受如此重的伤了还如此调皮的!于是王梓不得不出动的自己舌头,很是霸道的把她的嘴唇撬开了,更是侵入了对方的嘴里,然后让子自己嘴里的梨汁一点一点的进入到了对方的嘴里。

    直到自己的嘴里就剩下一些渣了,王梓这才松开了东方幽月的嘴唇,然后看着她那已然有些神采的大眼睛说道:“还要不要?”

    东方幽月一脸煞气的摇了摇头的,她不会在让这个家伙占她的便宜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