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3章 又一枚平安扣

    王梓虽然心里早就做好心里准备了,但是当听到这番话之后,脸色却也大变,甚至有了一种措手不及的感觉了,而且还被司徒空的这种如此狠辣的心思给吓到了。

    而地上的司徒门,眼神则有些贪婪的看着司徒若水,就好像想把她深深的印在脑海里似的,然后缓缓的闭上了眼睛……他死了,没有遗憾的死了,而且脸上带着极为满足的笑意!

    王梓轻轻的叹了口气的,然后解开司徒若水的穴道的瞬间把她紧紧的搂入了怀里,他怕她接受不了这一切以至于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出来了,虽然司徒若水看起来不像是那种能够做出什么过激举动出来的人。

    司徒若水还真的没有什么过激的举动,她静得有些诡异的被王梓搂着,目光都有些呆滞了,嘴里喃喃自语:“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

    “想哭就好好哭一场吧。”王梓看她如此,莫名的心疼。

    司徒若水摇了摇头,她想告诉王梓,她不是不想哭,而是不知道该为谁哭泣!然后她突然觉得头晕目眩的,很快的就失去知觉了……

    ……

    “姐夫,若水姐姐她能好起来吗?”看着病床上的司徒若水,杨梦溪只觉得自己的心被狠狠的揪了下,莫名的心疼!

    已经五天过去了,司徒若水不嗔不怒不喜不悲不言不语,就静静的躺在病床上,目光极为呆滞的看着天花板,至于周围其他的一切,全部被她忽略了。

    而在这五天里,王梓也无时无刻的在她身边守着,他怕司徒若水一个冲动的,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出来,当然这完全是无言的陪伴,换句话说,司徒若水一句话都没说,而王梓也不知道该说些啥,索性也闭嘴了。

    到饭点了,王梓就用勺子整点饭然后递到她嘴旁,起初司徒若水一点反应都没有,后来可能是饿了,也能吃上几口了。

    而看到她嘴唇干了,王梓就赶紧把水送过去,虽然每次也就喝个一两口,但是王梓却是乐此不疲。

    至于上洗手间……司徒若水会像行尸走肉似的自己走进洗手间,王梓每次都想跟进去,但是想一想又没好意思的,所以也就作罢了,只能在门口守着,一旦听到什么异常的动静的,就立即冲进去。

    而别墅里的那些女人,也纷纷的过来看望她……她们早就把司徒若水当作王梓的女人了,当作她们的姐妹了,特别是苗静静,曾小柔,苏日娜以及杨梦梦这几个跟司徒若水有过接触的人。

    “放心吧,能好起来的。”王梓轻轻的叹了叹气说道,“她可是司徒若水,很聪明很要强的女孩子,她会跨过那道坎的。”

    他声音不算太大,但是足以让司徒若水听到,虽然司徒若水一副什么都没听到的样子,但是王梓却是知道,她已经听到他说的这些话了。

    是啊,她可是司徒弱水,是那个喂了他毒药之后结果还能死皮赖脸缠着他的司徒若水,是那个被曾经深爱的人一脚踢开然后很快就恢复过来并且打算找新的一段恋情的司徒若水……从她的所作所为中你认为她阴险狡诈,或者往难听说的说叫“不要脸”,但是反过来说这不也间接能证明她内心的那种强大以及执着?一旦认定的事情就不会改变!

    所以王梓不认为她从此就这么沉寂下去,给她点时间,她一定会很快的恢复如初的。

    “对了,梦梦,你那个大楼的设计图设计得怎么样了?”王梓问道。

    “呃……姐夫,在设计当中呢,还没完全设计好,不过大概的轮廓已经出来了。”杨梦梦一脸不好意思的说道,“很着急?着急的话我这两天就好好努力下。”

    “不着急。”王梓微微一笑说道,“等你什么时候觉得可以了,在拿给我就行了,而且现在建大楼的地也还没找到呢。”

    “我知道了,姐夫。”杨梦梦点了点头说道。

    “你先回去吧,这里有我就行了。”王梓看了就好象一具行尸走肉似的司徒若水说道。

    杨梦梦同样看了一眼司徒若水,然后轻轻一声叹气的点了点头说道:“那姐夫,你好好照顾若水姐姐哦,那先回去了,尽快把设计稿整出来了。”

    “别太累。”王梓捏了捏杨梦梦的鼻子说道。

    送走杨梦梦之后,王梓从杨梦梦送来的那堆水果中拿起了一个苹果,洗了下,削起皮来,然后切了一小块送到了司徒若水的嘴旁。

    司徒若水没有张开口咬,而是突然抬起头来看着王梓,然后轻声说道:“我想喝咖啡。”

    “呃……是你在说话吗?”王梓的表情微微的有些发愣,司徒若水的突然开口让他有了一种措手不及的感觉,旋即心里激动不已,她总算愿意开口说话了。

    “不是。”司徒若水摇了摇头说道,“我在跟你后面的那个人说话。”

    “呃……我后面的人?”饶是王梓胆子很大的,现在莫名的也有了一种脊背发凉的感觉,他后面有人?他怎么不知道?他怎么可能不知道?除非……

    “若水,你……你别跟我开玩笑……”王梓很想回头,但是一点勇气都没有,与此同时,那煞白的脸上已然可以很清楚的看到汗珠了……

    “其实你不用这样的。”司徒若水看着他说道,“你明知道我在开玩笑,却又如此,你不用这样配合我的。”

    王梓不说话,不说话就表示他还会这样。

    “你知道吗?我很讨厌你。”司徒若水说道,“甚至,我还恨你!”

    王梓苦笑:“若水……”

    “王梓,你为什么不骗骗我?”司徒若水的眼睛直视着王梓,“你把我控制住的时候明明可以不让我听到我……司徒……他最后说的那话的,你为什么要让我听见?你可以把我打晕了然后编造一个谎言来忽悠我的。”

    “因为……你是司徒若水,很聪明的那个司徒若水。”王梓微微苦笑了下说道,“我要是编造一个谎言来忽悠你,只会被你看穿,只会让你更讨厌我……虽然事实很残酷,但是我知道,你能跨过去的!”

    “你又不是我,你怎么知道我能跨过去?”司徒若水的声音带着哭腔,然后很是霸道的扑进了王梓的怀里,死死的贴在他胸口上。

    “想不想喝猫屎咖啡?”王梓轻轻的拍了拍她的后背问道。念在司徒若水现在正处于特殊时期的份上,对于她这种明目张胆吃豆腐的行为,王梓决定不计较那么多了,就当作被猪拱了下。

    “想。”司徒若水说道。

    “好吧,你已经跨过去了。”王梓说道。

    “……”

    半个小时候,王梓已然带着司徒若水离开了医院,来到一家咖啡馆,并且帮司徒若水要了一杯猫拉的粑粑做成咖啡,自己则要了一杯在他看来很有情调的蓝色的山生产的咖啡。

    “那个……你没事吧?”王梓看了一眼正端着咖啡,极为优雅的喝着的司徒若水,有些担心的问道。

    “你看我像是有事的人吗?”司徒若水像是看白痴一样看了王梓一眼反问道。

    王梓摇了摇头,很想说就是因为你看起来像是没事的人似的,我才担心啊,虽然他知道司徒若水内心极为强大,但是这恢复得也太快了,给了他一种极为不真实的感觉。

    “他们呢?”司徒若水一脸平静的问道,“我想看看他们。”

    王梓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说道:“在殡仪馆。”

    由于那天司徒若水由于受不了那种打击,被王梓搂在怀里之后,很快的就晕过去了,王梓一边将司徒若水送到医院一边给了魏耀扬电话,让他帮忙把这尸体先送去殡仪馆下,并且让人把这这个四合院保护好,因为司徒若水清醒过来之后一定会想在见一见这两具尸体的,并且会回到这四合院里寻找一些有关事实真相的蛛丝马迹的。

    而且就在王梓抱着司徒若水即将离开的时候,心里猛然涌起了一种极为强烈的感觉,那种感觉让他将司徒若水轻轻放在地上的后然后走到司徒空的尸体旁,然后很快的,瞳孔已然睁大得滚圆了。

    平安扣!在司徒空的身体旁边竟然多出一枚平安扣,一枚纯青色的大小以及形状跟他胸口上的那枚白色平安扣一模一样的平安扣!换句话说,第五枚平安扣就这样被他找到了!

    至于这枚平安扣,王梓自然是不敢让司徒若水知道的,毕竟这种东西越少人知道越好,这跟信不信任毫无关系,有些时候,知道太多反而会带来更多的伤害。

    而且虽然心里痒痒的很想知道它到底有着怎样的逆天神力,但是王梓却不敢轻易去尝试它到底能融入身体的哪个部位,因为从赵老爷子的话里可以得知,这平安扣可是进入那古墓的钥匙啊,而且王梓觉得自己迟早有一天是要进入那古墓看看的,而现在其中的三枚平安扣已然融入他的身体里头了,王梓还在头疼到时应该怎样拿出来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